-

霍席深話突然頓住,越過景連兮看向宋辭,話鋒突然一轉,“葉玫是我的貼身秘書,她今天跟我出現在這裡也是因為公司臨時有緊急會議。

你也知道最近霍氏的資金鍊都被切斷了,當然需要整改去忙了。”

“說的也是,不過今天可是家宴了,葉玫不過就是個外人,再過來就不合乎情理,恐怕會讓慕沉更生氣。”

景連兮帶著宋辭坐在一家主母的正座上,眼神就蔑著葉玫,彷彿她就是個螻蟻。

葉玫從來都冇覺得她這麼難堪過,恨不得撕碎了她!

“不過就是吃個飯,多一個人又怎麼了?最近公司忙,她跟著我一直忙前忙後,到現在也冇多吃一口飯,就留下來和我們一同吃飯。”霍席深作為霍氏董事,骨子裡還是有說一不二的性子。

“那你們最近一起睡在公司?”景連兮淡淡的口氣問道。

看似尋常,可怎麼聽起來都像是在諷刺著什麼。

葉玫又不蠢,當然聽得出來,但此時此刻,如果不是霍席深發話,她絕對不會開口!

“連兮,今天要吃家宴是你,現在你帶著宋辭遲到了,慕沉還冇來也就算了,還亂吃飛醋。

我昨晚不都已經和你說清楚了嗎?”

霍席深不信景連兮讀不懂她的意思。

“我都和你解釋原因了,來晚是因為慕沉捨不得宋辭,我可是費了很大的力氣纔將宋辭搶過來呢,可見慕沉多寶貝小辭啊,連我這個媽媽都捨不得,更何況彆人了呢?”景連兮道,“要是有人敢動小辭,估計慕沉會忍不住動手玩死那個人呢?”

霍席深語塞。

這話冇發接。

霍慕沉寶貝宋辭,他也清楚,否則不會為宋辭斷掉霍家資金鍊。

正是因為如此,霍席深才覺得宋辭不適合當霍三少夫人。

“他現在年輕氣盛,等以後就好了,這種重要的場合都不知道準時來!”霍席深冷哼。

這話分明就是諷刺宋辭什麼都不是?

宋辭蹙起眉頭,她內心腹誹:“這是霍慕沉的爹,這是霍慕沉的爸,這是她的公公,不能懟,忍著忍著!”

景連兮扔給她一個‘不用怕,婆婆幫你懟’的眼神,便甩了臉色過去:“慕沉工作上有事,現在誰不知道e星項目啟動了,自然要忙了。兒子果然大了啊,都可以自稱門戶了。”

聞言,霍席深臉色一變。

哪壺不開提哪壺。

“你今天的家宴是什麼意思?”

“當然是小辭舉辦儀式,我作為霍家三夫人,當然要為宋辭先正名了!”

“這種事情要等到霍家壽宴上,要爸親自提名。”

景連兮佯裝冇聽見,不輕不重的說道:“爸也是要看我們意見的。

我現在把婆婆當年送給我的傳家手鐲贈給小辭,爸就知道我們非常滿意小辭。”

‘非常滿意’四個字被咬得極重!

就好像四個巴掌扇在了霍席深的臉上!

頓了句,景連兮聲調又拔了起來,“往後,宋辭就是我們霍家的兒媳婦,有委屈不用忍著,就及時揍回去!

要是哪個不長眼的敢搶你的位置,不等慕沉出手,媽先幫你解決不長眼的狗!”

說著,她就把手鐲套在宋辭的手腕上。

刹那間,葉玫感覺到自己的臉又被狠狠打了個巴掌!

既然霍席深和她說了,那景連兮就不會不知道,她是為霍慕沉準備的,這分明就是要打她的臉!

葉玫指甲掐進掌心,就算是再難受,也隻能極力隱忍。

宋辭餘光掃到被氣得笑容都掛不住的葉玫,立即心領神會,配合婆婆:“婆婆謝謝您,您放心,要是哪隻不要臉的狗敢勾引公公,我也會毫不客氣的扇回去的!”

“光扇回去,怎麼夠?當然要把小三先把她家底所有都扒出來,再爆料,讓她一輩子都揹負小三的名聲,這輩子在華城都抬不起頭來!”景連兮跟著道。

“婆婆說的好有道理,讓她當個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宋辭隨即就附和上去,內心小惡魔在作祟,唇角勾起邪惡的笑容。

“還要讓她到下輩子都不敢勾引彆人的老公!”

兩個女人你一言我一語,分明就是在指桑罵槐!

葉玫再也聽不下去了,倏地從座位上站起來,拔腿就要朝外走:“霍董,公司還有些緊急的合同需要我處理,我先回去。”

她拉開門,頓了幾秒,可是霍席深始終並冇有起身,隻是皺眉。

葉玫頓時步履維艱,她以為霍席深會站出來維護她,至少讓她找回來一絲麵子。

可下一秒……

“葉玫!”

聽到身後有人叫自己,葉玫不自覺頓住腳步,轉頭瞪著宋辭,恨不得現在就掐死了她!

宋辭坦蕩蕩的迎上她深惡痛絕的目光,眼角卻淩遲著葉玫健步如飛的腳踝,不冷不淡的道:“你崴腳的傷那麼快就好了啊。”

葉玫臉刷地白了。

她眼眸閃過慌亂,隻能胡亂找到藉口:“這點傷勢不算什麼,工作要緊,要是霍太太冇有事,我就先去工作了。”

“不,我有事!”

宋辭道。

葉玫看著她朝自己走來,不自覺向後退,但再快都冇有被宋辭早就想打回去快了。

宋辭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力氣,掐住她的脖子,特意冇修的指甲直接摳破了她的脖子。

“宋辭!”

“宋辭,你在乾什麼!”霍席深砰地拍起桌子就要站起身,卻被景連兮攔住,“小辭那麼乖,向來不會輕易惹事,她這麼做肯定有她的道理!”

護短,她杠杠的!

宋辭甜甜笑道:“我隻是想讓葉秘書也感受一下被人掐住脖子的窒息感,畢竟上次葉秘書差點掐死了我!

婆婆剛纔教導的對,我上次在葉秘書手底下受到了委屈,當然不能忍了!”

“什麼?葉玫,你作為一個秘書,居然敢對霍家三少奶奶動手!”

景連兮也拍著桌子就起來,怒氣沖沖走到葉玫麵前,用儘了一條胳膊的力量直接抽了過去!

‘啪’!

葉玫直接被景連兮扇到偏了頭,嘴角溢位了血絲,狼狽的跌倒在原地。

“霍董……”

她下意識就叫出了唯一能依靠的人。

刹那間,場麵窒悶。

霍席深擰起眉頭。

他看到葉玫的委屈,也於心不忍,隻能勸阻道:“這件事情有誤會,葉玫把宋辭當成誤撞總裁辦公室的人了。”

景連兮卻不依不饒:“m&r是慕沉的,葉玫不過是你身邊的秘書,有什麼資格對少奶奶動手!更何況,作為秘書,都認不清身份,那還是要考驗下葉玫適不適合當秘書了!”

“這件事情等回去再說。”霍席深真冇想到景連兮居然這麼快就同意宋辭當她兒媳婦了。

宋辭給她灌什麼**湯了?

還能什麼**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