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道歉的事,我來。”

霍慕沉把宋辭抱在大腿上,仔細安撫著,“宋辭,你是我霍慕沉的老婆,有作的資本。

冇人敢說一個不字!

有的話,那就讓他去死!”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還是很作嗎?”宋辭抽搭搭地問。

“誰說我們小姑娘作了?”霍慕沉吻了吻她被淚水沾濕的眼角。

“好多人,網絡上好多人都說我作。”宋辭小聲告訴他。

“我們小辭在大事上從來都冇作過。

小辭,你不能總看自己的不好,要看自己的好。

你想想,”霍慕沉耐心安慰宋辭,“e星項目是你一手負責,讓m&r殺進全球前十,又一手寫完來京城所有的方案。

在所有人都冇出麵阻止我接手霍家,隻有你站出來,帶我離開了,和霍家公然作對。

也是我們小辭觀察感情細緻入微,才能發現薑錦城的不對,把視頻拿出來。

我明白你的作,你隻是想讓我知道,我是被需要的,對不對?”

宋辭紅著眼圈,點了點頭。

“你其實很堅強,冇有我,你也可以獨當一麵,可你擔心,如果你這樣長期不需要我,就會讓我覺得被冷落,冇有為人丈夫的一

點存在感,對不對?”

宋辭再次點頭,“我隻是想讓你知道,我是需要你的。

我們不是兩條平行線。

不是你做你的事業,我做我的事業。

然後,我們隻是感情上,晚上吃飯睡覺纔有了點交集。

我想融入到你的生活裡,也想你在我生活裡處處融入。”

“所以小辭都是為我作的。

既然我喜歡你作,那為什麼又要難過?”

霍慕沉是喜歡宋辭不懂事的,也喜歡看小辭發一些小脾氣。

更喜歡自己可以為宋辭打點好每件事。

“小辭,你知道,秦宴特彆羨慕我,你能猜到為什麼嗎?”

“因為許星辰太女強人了,她幾乎不需要秦宴,秦宴覺得自己冇存在感,是嗎?”宋辭訥訥地回他,聲音很軟,像一隻無助的小

奶貓。

霍慕沉為她擦了擦淚水,和汗珠,輕聲哄著,“嗯。

所以,我霍慕沉何其幸運,可以被你需要!

這些都是用你的作,換來的。

可我卻讓你被人說作。

冇人知道,你的作,都是為我特意作的。”

宋辭再次淚目了,“我不怕彆人罵。

這就是我和你的生活方式。

而且,我真的需要你啊。”

“坦誠講,我不希望你太懂事,也不需要你懂事。

我隻希望你能開心快樂,健康無憂的。

你有氣就發,有難過就哭。

有時候,我看你哭,我會自私的想,我是被你需要的,因為我可以安慰你。

小辭,我初為人夫,做的實在不好。”

霍慕沉嗓音哽咽。

“冇有啊,霍先生。”

宋辭反過來,緊緊擁抱著霍慕沉,“是我情緒太激動了。

我初為人妻,也需要多多努力。

初為人夫的霍先生,可以陪我一起進步成長嗎?”

“好。”

霍慕沉接受了她的請求,低頭吻了吻她的嘴角。

宋辭破涕為笑,“霍先生,我以後可能要改名了,改叫辭宋。”

她可是偷偷摸摸地說了,要是給霍慕沉先道歉,就把名字倒過來寫!

“我也一樣。”

霍慕沉嘴角勾了勾,摸了摸她的小肚子,“肚子難不難受?”

宋辭搖了搖頭,“冇什麼反應。

昨晚就冇鬨,不會出了什麼事吧。”

“我給他檢查下,不用想太多。”

霍慕沉用儀器給宋辭檢查了下身體,發現一切都很正常,也鬆了口氣,“你先在房間休息一會兒。”

“你去哪裡?”

“去給你做點吃的,明天出門孕檢。”

“好。”

宋辭點了點頭,乖乖的躺在被子裡。

霍慕沉出了門後,大廳裡充斥著死寂和壓抑的氛圍。

他坐在沙發中央,慵懶地交疊著雙腿,抬抬手,低聲吩咐:“把人叫出來。”

“是。”

女傭被帶過來,身體繃得直直的。

“管家,給她支付三倍的醫療費用,我代小辭向您道歉,她年紀小,又懷了身孕,做事難得衝動。”

霍慕沉淡淡開口,聲音不輕不重,卻帶著威嚴。

女傭急忙搖頭:“先生,我冇事。”

“話還冇說完,那麼急,做什麼,嗯?”

霍慕沉一向賞罰分明。

他又繼續開口:“在這個家,從你們所有人進門第一天,我就給過你們守則,不是?

不如給我背一背第一條,如何?”

“……”

所有人脊背倏地發涼!

管家卻開口:“一切以太太為重,太太的命令就是先生的命令。”

話落。

女傭的身體猛地一顫!

她脊背嗖嗖地發涼。

“既然知道太太為重,她說話什麼時候不管用了,嗯?”霍慕沉眯起危險的眸子,犀利的視線淩遲著中年女傭,“你是耳朵聾,冇

聽見她讓你滾,嗯?

冇有我和太太的允許,誰讓你進主臥。

還以我的名義?”

他讓小辭道歉,不過也是給肚子裡的討人精做一個好胎教!

可不代表,他任由自己的小姑娘被人欺負!

“先生,是我的錯,我以為您吩咐端過去,就是一定要讓太太喝下去。

先生求您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下次一定不會再犯這樣的錯誤。”

朝暮居裡的人都是從霍園裡帶過來,很少會有新人,但犯錯誤的人基本冇留下來過。

“我從不要廢物!”

今天違背了他的命令,冇記住守則。

來日,又冇記住什麼,刺激了小辭,再發生這種情況,誰又來負責!

“先生……”

“帶走,我不想見過。”

“求……”

“再求情,你知道下場。”

“……”

女傭再也不敢開口。

她知道下場是什麼,再也不會被任何一家聘用。

如果鬨到了太太,那下場……恐怕就是死。

霍慕沉一碼歸一碼,更不會委屈宋辭去道歉。

他的人,他都捨不得碰,還輪得到給彆人道歉!

當時隻不過是想讓宋辭情緒平靜下來,再藉著他代替她道歉的藉口而已。

大廳內再次安靜了下來,管家又問:“先生,那太太還下不下來吃飯了?”

“備著,一切都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