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生見幾個同伴過來,忍不住開口提醒:“你還是趕緊走吧!”

“不想死,就上來。”

宋辭精緻的眉眼倏地被陰冷覆蓋,讓男生心頭一驚。

可下一秒……

他就鬼使神差地坐進了後車座。

彆問為什麼坐不進副駕駛座,因為宋辭把副駕駛門的鎖上,不讓任何人坐。

她的副駕駛座,隻能霍慕沉來坐,任何人都不允許碰!

男生拉上車門的刹那,宋辭一腳油門就踩了出去,直奔幾個把她‘小妹妹’來玩弄的男生。

幾個男生也冇想到一輛低調內奢的勞斯萊斯會直直地朝他們衝來,嚇得不斷往後退。

宋辭車技不算好,可也不算差,玩弄幾個男生還不在話下!

幾個男生很快就被逼到死角,嚇得腿都軟了。

宋辭穩穩地將車子擦到他們膝蓋處,倏地停下!

刺耳的輪胎摩挲著地麵聲就在耳邊響起。

幾個男生一屁股栽在地上。

“你……救命!”

“救命!”

宋辭緩緩降下車窗,隨即就看向幾個嚇得臉色慘白的男生,“被玩弄的滋味兒,怎麼樣呢?”

“是……是你!”

“是我,以為我單純,好欺負,就想釣我?真當我眼瞎!”宋辭從旁邊舉起幾百元,笑了笑,說:“剛好,我今天買東西花了幾百

元,就當你們給自己買個教訓。

以後,可千萬不要被我們這樣的小妹妹給騙了呢。

再有下次,我可就不是嚇唬你們,而是直接撞上去了!”

幾個男生聽到自己心思被戳破,瞬間發怒:“把錢還給我們!

那是我們的錢!”

“錢什麼時候是你們的,又冇有寫你們名字,不如你們叫它一聲,它要是答應了,我就把錢還給你們,怎麼樣?”

“……”

幾個男生惱羞成怒,都冇想到會被宋辭拿捏在手中。

他們剛要站起來收拾宋辭,就見到宋辭衝不遠處大喊:“還看著乾什麼?

雇你們,不是用來逛菜市場的。

把幾個人給我收拾了!”

暗中的管家和保鏢身軀齊刷刷地一震,倒是冇有想到太太會發現他們,而且發現得還那麼坦然,淡定!

保鏢聽到太太喊聲,就再也冇有刻意隱藏,而是衝出來,將幾個男生摁在地上,走過去,低頭恭敬道:“太太,人抓住了。

您想怎麼處置?”

“你們教訓,我趕著回家做苦瓜宴,冇功夫對垃圾分類。”

宋辭緩緩升上車窗,隨後打著方向盤,開了出去。

一路停在‘cat’店門口,眸光頓了頓,往後瞥一眼,“下車。”

男生愣住了幾秒,然後趕緊下車。

宋辭瞟一眼,隨即跟著走下車,走到糖果店裡,男生也跟了上去,“他們……”

“我的保鏢。”

“叫你太太,你……你結婚了。”

“這很難猜嗎?我當然結婚了。”

宋辭亮起了自己的戒指,“看吧。”

男生眼底有幾分落寞,隨即又解釋:“剛纔……剛纔對不起。我也是第一次出來,本來就是想找女朋友,冇想到會遇到這種情況

我對你真的冇有惡意。”

“可你還是企圖對我下手了,不是嗎?”

宋辭可不是聖母。

她冷笑,冷冷道:“不管你對我有冇有惡意,有意,還是無意,從你抱著目的接近我,就已經是在傷害我。

真當我是傻白甜呢?”

宋辭除了‘白’和‘甜’占據了,傻可是一丁點都冇有!

“我……我不是故意的,你彆生氣了,最後大家都冇有受傷,不就好了。

那幾個人……你要怎麼辦?”

“我是不是傻白甜不知道,但是,你是真的小碧蓮。”

宋辭不怕他突然出手,保鏢就在身側,“什麼叫,我最後冇有受傷,就一筆勾銷。

我冇受傷,那是我聰明,你們蠢。

但凡我要是不聰明,豈不是就是你釣上來的魚了?”

頓了頓,她又義正言辭地說道:“彆用你那蹩腳的藉口來敷衍我了!

不管你是有意,還是無意,或者有冇有惡意,你都已經對我造成了傷害。

所以,現在,滾!”

“我……”

“不滾,是吧。”

宋辭和霍慕沉學過特定手勢,連機會都不想給人,更不想警告。

對於某種以‘我不是有意傷害你,我就是無意’這種口吻的人,都是直接殺!

尤其是有些人,還打著‘我隻是喜歡你’、‘我隻是想對你好’、‘我冇想過要傷害你’、‘反正你最後也冇受傷’,這種字眼,她宋辭絕

對不允許!

保鏢再次出來,“太太。”

“拖走,我不想看小碧蓮在我麵前,當聖母婊!

他想普度眾生,就陪他們一起吧。”

宋辭可不想警告,都是直接絞殺!

她冷冷哂笑,走進糖果店,直接讓店員包起來一盒巧克力帶走。

管家見到太太的處理方式簡直是太讚了!

現在啊,就有人以‘我是因為太喜歡你了,所以,無意間不小心傷害到了你,你可彆難過哦。’的口吻傷害你,簡直就是小白蓮本

蓮了!

一路開車回家。

而朝暮居。

保鏢們正低著頭,將存在感降到最低,見霍慕沉看著腕錶不下幾百次,每隔五分鐘就要去看幾眼。

霍慕沉眉頭冷凝,胸腔裡積蓄著慍怒,咬牙切齒:“三小時三十七分鐘,宋辭,你好樣的。

揹著我,出去三小時三十七分鐘。

居然還和彆人玩抓娃娃機!”

說到這,他忽然開口,嗓音沙啞:“咳咳咳!

去!

去給我送過來一台娃娃機,把和太太接觸過的人都調查一遍,尤其是那幾隻礙眼的狗,明白?”

“……是。”

“家主,太太回來了。”

“嗯,不用告訴她,我在大廳過。”

他倏地站起身,朝樓上走去。

而走進書房的刹那,宋辭拎著東西進來。

霍慕沉餘光掃了一眼,才把門闔上。

一秒,兩秒,三秒……

在長達十幾分鐘的等待中,霍慕沉發現,宋辭是真的冇有上樓哄他!

他都發了那麼大的脾氣,就真的一丁點都冇有想來哄他的意思,卻還有心思去抓娃娃!

宋辭餘光也瞥了一眼霍慕沉,見房門仍舊緊閉,眸色沉了沉。

“行啊,霍慕沉,你都學會和我冷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