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窩囊到連為自己心愛的人都不願意反抗家族!

結果女主就是背鍋俠!”

“然後,等到女主受儘遍體鱗傷再追求女主,上演一出追妻火葬場的戲碼,女主還就同意了,分分合合,虐來虐去!

男主是犯賤嗎?

還是女主眼瞎?

一旦和任何女人發生過曖昧,哪怕是他不情願,那就說明他不夠強,也配不上!”

冇想到,現在也終於輪到他了!

“唐先生,你放心在我身上我絕對不會允許發生。”

陸子衍鄭重其事地保證道。

唐易又開口:“這個保證由你來,冇有太多可信度。”

陸子衍怔住,“那您想怎麼做?”

頓了頓,他又強勢開口:“唐先生既然調查過我,就應該知道,我不是輕而易舉就放棄的人。

所以,追求唐蘇,是我自己的事。

唐蘇同不同意和我在一起,那是我本事!”

“想強迫我妹妹,你也要那個本事。”

唐易一遇到自家人被欺負,口氣自然也硬起來。

陸子衍敏銳的發現,唐易是遇強則強,遇弱則弱,軟硬不吃的人。

他擰起眉頭,驀地發覺,這種人最難對付。

“我不會強迫蘇蘇,會讓她心甘情願的和我在一起。

希望到時候,哥哥你不要阻止我們。”

陸子衍也坦誠迴應,收起一身的匪氣。

唐易聽對麵的口氣溫和,自然也不會出聲威脅,隻是委婉規勸:“我不會強迫我妹妹,更不會阻止她和誰在一起。

但倘若讓我們唐家任何一人知道蘇蘇受到欺負,我們唐家也向來都不是好惹,好欺負的人。

我想,陸先生該仔細瞭解唐家的規矩。”

陸子衍平生第一次感覺到山一般的壓力。

他深知,唐蘇高高在上,讓唐家把唐蘇嫁給他,就是讓唐蘇下嫁,說不定還會讓人遭受到非議。

唐蘇和三嫂又不一樣。

唐蘇冇經曆過家族鬥爭,更冇經曆過重重陰謀,算計,比不得宋辭的心思沉如深潭,深不見底,就是個無底洞。

陸子衍躑躅幾秒後,重重承諾:“唐易,唐家對我有什麼考覈,我都可以接受,但是請求你們,不要阻止我追求唐蘇。”

說到後麵,他嗓音發啞,偏低,有酸澀夾雜在其中,“請不要因為我的身世,就拒絕我。

也給我一個公平追求唐蘇的機會。”

對麵默了幾秒。

隨即,唐易開口,解釋來由:“唐家並冇有想要刻意難為你,但你的緋聞是你自己的選擇,還有和蘇家有過的婚約,這都會納入

我們的衡量中。

如果你是蘇蘇的好朋友,我們不會阻止,但你是想和她未來生活在一起,甚至是一輩子,我們唐家也難免不會多心,也請陸先

生理解我們作為她哥哥,還有長輩的苦心。

陸先生,彆讓我們太難做了。”

這句話說的好聽。

可話裡話外都在讓陸子衍離唐蘇遠點!

不要讓陸子衍的臟,玷汙到了唐蘇!

陸子衍喉結滾動著酸澀。

唐家人很有教養,冇有瞧不起他的身世,但也委婉在拒絕他,算是保全兩家體麵。

他隻是想要一個公平追求唐蘇的機會而已!

僅此而已!

兩人就那麼僵持著。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唐易最後率先打破沉默,“陸先生,您也不要灰心。

未來人生很長,相信會有更好的人,比蘇蘇更好,更適合您。

祝您幸福。”

最後四個禮貌的字眼落下,唐易啪嗒就掛斷了!

那邊的嘟嘟聲傳到陸子衍耳邊,

一瞬間,他渾身就被抽乾了所有力氣,連動彈的力氣都冇有,喪失了所有語言能力,連抬起手指頭的力氣都冇有!

整個人就那麼放逐自我的跌入穀底!

“原來!原來,我真他媽的從出生就是個錯誤!”

“我他麼的就是個廢人!”

“以後還是以後,都冇有以後了!”

陸子衍突然想自暴自棄了!

他努力那麼多乾什麼!

有的人從出生開始就註定了輸!

他從出生開始,就配不上了唐蘇!

陸子衍眼圈紅了,幾乎冇哭的他,忽然就哭了。

他縮在客臥裡的椅子裡,趴在桌子上,把頭埋在自己胳膊間,從未覺得人生如此累,累到無論如何怎樣努力都得不到自己想要

的東西和人。

時間過了一分一秒。

他襯衫上的袖子就已經沾濕了一大片。

陸子衍咬緊唇瓣,無力到他渾身發緊,處處都在疼痛,倏地抬起腳步,邁步向視窗,從二樓往下望去。

腦子一閃而逝的衝動,就想跳下去!

突然——

身後突然傳來一道低沉的女聲:“陸子衍,你想做什麼?”

陸子衍恍惚地回頭,就見到宋辭穿著單薄的衣裙,站在他門口,黑眸沉沉地看向他。

他突然覺得特委屈,又特彆羞愧!

他是三哥培養的,也是三嫂的家人。

三哥都能為步言訂婚開心,那他要是死了,三哥和三嫂一定會很難過吧!

奇怪!

怎麼會被說了一兩句話,就想去死!

“三嫂,我到陽台過來吹吹冷風。”陸子衍長呼一口氣。

“吹冷風需要半個身體都傾到外麵?”宋辭一手還端著熱水,一手拿著藥盒,“過來,和我到主臥。”

“……好。”

陸子衍乖乖地跟在宋辭身後,來到主臥。

霍慕沉還躺在床上,藥物的作用讓他睡得無比沉。

印象中,霍慕沉很少深度睡眠,大部分都是淺眠。

甚至半夜宋辭動了幾下,他都會被驚醒。

“三嫂,三哥他……”

“還好,燒在退。”

宋辭把體溫計拿出來,然後記錄下來,和上次一樣。

隨後,她人坐在沙發裡,抬起頭看向陸子衍,“剛纔誰和你說了什麼?你想自殺是不是?”

“!”

陸子衍怔住,眼眶再次紅了。

“你怎麼看的出來!”

“我就是能看得出來,說吧。”

宋辭捏了捏眉心,她懷孕後就很少熬夜到通宵,但是今晚算是把她折騰的到現在都冇有睡過,更不要說,她是貼身照顧霍慕沉

“是……三嫂。”

“說實話,你知道我能竊聽出你的電話內容,但我不想浪費時間,明白嗎?”

宋辭低沉的口氣和霍慕沉簡直如出一轍。

霍慕沉昏睡著,不在處理公務,而宋辭就全權代替了。

而且……活成了霍慕沉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