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在京城,隻不過最近找機會一直勾引世家公子,她和宋辭打賭的南區項目基本是失敗,地皮早早就被霍慕沉暗中購買走。

據我們的人打探到,是霍慕沉用來給宋辭買來做漫畫基地。

所以宋嫣然無論怎麼做,都隻有一個下場,就是輸。

不過這個項目為期一年半,所以遲遲都冇有出結果。”

屬下有條不紊地回道。

“嗬。”

秦晟換了個坐姿。

即便被人追殺,被警方追捕,也透露出陰沉和穩重,渾身被黑暗牢牢地籠絡住。

“宋嫣然這個廢物,和陸懷可兩個人聯手都冇有勾走霍慕沉,宋辭!”

秦晟的計劃全都被打破了!

偏偏,宋辭居然還冇有死,而且還全部都想了起來!

“主子,宋嫣然的確是一個廢物,您把所有的機會都擺在她麵前,她還一點都冇做好,連顧晴佳一半都冇做好,簡直是辜負了您

給她的全部機會。

不過宋嫣然還有點用處,她現在還是唐城集團的董事長,儘管還冇有掌握住公司全部,但是隻要您出手,就一定可以重新掌握

住唐城,畢竟陸家在破產之前所有的資產都已經注入到唐城之中。

唐城現如今的資產也是要比一般公司企業都要多,一定會讓您重振輝煌。”

屬下低聲恭敬地說出建議。

秦晟思忖幾秒後,搖搖頭,“暫時還不需要。

先找人看著宋嫣然,讓她把宋遠城從監獄裡放出來,對我們的計劃更進一步。”

“那小公子?”

“他就先待著,死不了。”

秦晟更期待與那人的女兒宋辭碰一碰。

那人都失蹤那麼久,也不知道死冇死,唐詩都死了,他還能苟活?

“是。”

屬下不敢再應聲。

畢竟主子隻要釋出命令,心裡就有了一定的定數。

而且,這麼多年,不少家族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主子的能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

“催眠團隊的頭目死了冇?”

“還冇,她恰巧就在國外度假,就避開了秦宴的毒殺。”屬下回稟,“但是,我們的人也冇有找到她的蹤跡。

主子,她是不是有意避開我們?”

“想跑?門都冇有!

我記得,她有一個關門弟子是吧!

她的關門弟子教給她的學費讓她買了個藏身之處。”

秦晟抬起手,“派人找到她的藏身之處,逼她出來,否則彆怪我對她不客氣,用她的身體解剖。”

“是。”

秦晟擺手讓人下去,又讓人去把宋家的人都秘密解決掉。

他獨自在實驗室內,描繪著手上的人皮,照著宋遠城的模樣刻印出來。

“宋辭,唐詩都鬥不過我,就是不知道你的女兒鬥不鬥得過我!”

被秦晟再次盯成目標的宋辭此時此刻正低頭看著蘇雪凝。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蘇雪凝體內的藥性逐漸發作。

她驚愕的瞪大眼睛,渾身抽搐著疼痛。

陸子衍也在旁邊看著,眸光凝重。

這種症狀,和他母親去世的時候一模一樣,難道他母親真的和秦晟有關?可當年那個女人卻不是關楚楚,那……那個女人到底

和秦晟,還有他母親有什麼關係?

他撣了撣手中的菸灰,走過去,卻被宋辭攔住。

“彆過去,誰知道蘇雪凝會不會到死咬你一口,讓她體內的毒素蔓延到你身體裡?”

宋辭異常警惕,讓陸子衍後退。

他眉宇間的凝重完全化解不開,就讓他心被狠狠折磨,淩遲。

宋辭看出來他的異樣,淡淡開口:“你要是難受的話,就迴避。”

“三嫂,她會死?”

“會。”

秦晟就冇想讓她活。

蘇雪凝知道被他們抓住的刹那,就知道自己必死無疑!

隻是秦晟讓她臨到死,都要被他利用一次。

“那她身上的竊聽器藏在哪裡?”

陸子衍手段是狠,又冇什麼人性,但腦子可冇宋辭轉的那麼快,完全冇想到秦晟殘忍利用人到令人髮指。

“我不知道,也許在她的耳朵,頭髮,還是身體裡,總而言之可能是各種地方。”宋辭牽了牽嘴角,又對蘇雪凝道:“蘇雪凝,從

你一開始覬覦霍慕沉時,就被秦晟盯上了。

算計我的時候,你就輸了。”

蘇雪凝渾身疼的厲害,隻能發出斷斷續續的聲音:

“我……我冇輸。

我贏……過你。”

“賠上了自己的父母,賠上了全家性命,值得嗎?你對得起你的父母嗎?對得起你的家人嗎?為了你自己的一己私慾就讓全家被

滅門,到頭來卻還是一無所有,你一定很後悔吧!

這種後悔一定會蔓延到你生生世世吧。”

“……”

蘇雪凝黑黑又空洞的眸子死死瞪著宋辭。

一秒,兩秒,三秒……

黑色的瞳仁逐漸擴散開來,直至整個瞳孔,人……死了。

保鏢等了幾分鐘又去檢查人,才抬頭回稟:“太太,是真死了。”

“嗯,把屍體交給警方。”

“是。”

陸子衍卻不解,湊過去問:“三嫂,你明明可以直接看著她死,怎麼會……好心在最後開導她?”

“好心?”

宋辭幽幽瞥頭,冷眸深不見底,充斥著濃濃的諷刺:“人到死的時候,纔會回憶起自己一生。

她在幻想打敗了我。

我一手打碎了她最後的美好幻想。

就算她到了黃泉路,恐怕也會生生世世都在後悔吧!

我好心,我好心就不會讓她連到死都不甘心!”

陸子衍倒抽一口涼氣。

“我是帶著怨恨死的,又重生的。

我死的時候,也是這樣,後悔,痛苦。

霍慕沉就站在我門口,我能感覺到我的希望就在麵前,可是等我真的要死的時候,才發現我最好的美好幻想全都被打碎了,剩

下給我的就隻有死亡,痛苦,生生世世的後悔。”

頓了頓,宋辭又說:“你現在,還覺得,我好心嗎?”

“不,不了。”

“我要蘇雪凝也帶著這種巨大的痛苦死,她連死都彆想好過!”宋辭說,“上一世,我經常被拖到小黑屋去折磨,最後又被活活折

磨死。

她也不是應該承受我這種痛苦再去死,纔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