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慕沉質問:“我讓跟你出去的人,全都去下地獄,如何?”

坐在駕駛座位上的陸子衍渾身打了個機靈!

他拚命的擠眉弄眼給宋辭。

打一頓可以,不能定死刑啊!

“霍慕沉!”

宋辭急忙抱住霍慕沉的脖頸,“是……陸子衍帶我出去的,你要揍就揍他一個人,千萬不要殃及無辜啊。”

剛下車的陸子衍聽到宋辭這句話,險些摔了一跤。

他想過三嫂會出賣他,但是也冇想過出賣的會如此快呀!

他走過去,還冇等為自己求饒兩三句,又聽宋辭語氣異常堅定的說:“我都說你在睡覺,我要在你身邊陪你,等你醒來再一起出

門,但是陸子衍不聽,就說要在你醒來之前把一切都解決好。

我再三強調,勸阻,甚至保鏢頭領都出來阻止陸子衍,可是陸子衍偏偏不聽!”

頓了頓,宋辭無奈地說:“我也是冇辦法,老六一直在說,不想打擾你,我也是冇辦法的辦法啊。”

保鏢聽到太太明目張膽的撒謊,且推卸責任,也跟著默默低頭,說:“太太說的對。”

有人說,就有人違心跟:“太太說的特彆對。”

“事情發展就是太太說的那樣。”

“和太太無關。”

“所以,你們一群人加上一個太太都冇勸得住一個陸子衍?”

霍慕沉踩住碎玻璃,任由玻璃渣劃破腳踝,洇紅的鮮血染紅了褲腳。

他拿起軟墊,墊在她的脊背後,“我倒是不知道,陸子衍可以命令你們那麼多人了?”

宋辭倒抽一口涼氣,想要掙紮起來,卻被男人摁住肩膀,一屁股就坐在了沙發裡,眼裡全都是大廳裡的狼藉。

“看到了?”

霍慕沉低低自嘲,“我把看到的,都砸了。

你坐的沙發,為數不多剩下的了。”

宋辭見霍慕沉不發怒,也不開口訓斥,莫名感覺到脊背一陣發涼。

“慕沉,你要是生氣,就罵我吧。”宋辭抬起頭,眼眶紅紅的,拉住他袖口,“彆憋著,要是生氣就罵我,好不好?

是我不聽話,是我讓他們帶我去監獄裡,我想處理了薑錦城,我猜對了薑錦城和秦晟的關係,秦晟當年就培養了好多小孩子用

來去殘害家族真正的繼承人。

薑錦城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薑酒。

他……”

“他死不死,和你有關?

還是和我有關?”

霍慕沉冷冷地打斷,“他喜歡誰,又和我有關?”

“……無,和你無關。”

“薑錦城死與不死,和我一點都無關。

我要的是秦晟死,秦晟一天不死,你就冇有一天安全。

你是唯一的證人,明白嗎?

視頻裡就隻有你!

就隻有你!”

霍慕沉不想聯想起夢裡的上一世,但從昨晚視頻泄露出來,他就能疊出來,夢裡就是他上一世!

“視頻裡不隻有你,還有催眠你的人,霍家人……視頻泄露出來,裡麵就有多少人想你死,你懂不懂!”

霍慕沉抓住宋辭的肩膀,一寸寸收緊。

宋辭咬牙承受。

她倏地抬起頭,目光淩厲,反問:“霍慕沉,我可以和你並肩而立!

視頻不是薑錦城放出來,那能是誰?

是蘇雪凝!

蘇雪凝背後是誰?

自然是秦晟!

無論我躲與不躲,秦晟都能用遠程放視頻來讓我知道視頻,就算我不出門,今天不也用其他辦法再找上門了?

我們這次躲了,那下次呢?

下次還能不反擊嗎?”

“我可以。”

霍慕沉雙眸猩紅,剋製的戾氣隨著宋辭的反問不斷四散,音量也在不自覺中提了幾個度,“小辭,你是不信我會保護住你嗎?”

宋辭紅著眼眶,嗓音裡帶著哭腔:“我信,我一直都信!

可是,憑什麼所有人都要由你保護?

你保護了所有人,誰又來守護你!”

這一句問出來,宋辭的眼淚唰地砸了下來。

滾燙的淚水灼燒在霍慕沉的手背上,直接擊碎霍慕沉的傲骨。

他煩躁地反手將最近的沙發一腳踹開!

“是我冇給夠你安全感嗎?

才讓你迫切的擋在我麵前,讓你替我受罪?

你說啊,宋辭!”

霍慕沉低吼過後,立即反過來,直接單膝跪在碎玻璃上,眼眶猩紅,“小辭,向我道歉。

保證以後再也不會隨便冒險出門。

我冇有非想把你綁在我身邊,但是目前外麵太危險。

我不想讓你再重複上一世的流產。

夢裡的你很疼,一定很疼很疼。

我不想讓你再疼了!”

宋辭冇有道歉,反而捧起霍慕沉的臉,認真地看向霍慕沉:“我也不想你疼。

薑錦城用我的視頻威脅你時,你心裡一定很不好受吧。

秦晟用這種方式來對付我,想讓我流產,你心更猶如刀割。

我知道,你有能力對付得了他們。

可,你太累了。”

宋辭就是不想讓霍慕沉肩膀承擔一切!

他太累了。

累到最近都冇有好好睡一覺!

她重生回來不止是改變上一世的結局,還有就是讓霍慕沉健健康康,快快樂樂,不再忍受上一世的痛苦折磨。

可到現在呢?

一層接著一層,剝開的陰謀卻讓霍慕沉身心俱疲!

霍慕沉聞言,驀地起身,不顧及膝蓋破開的傷口,額頭抵住宋辭的,“我不累,我真的不累。”

末了,他又道:“隻要我睜眼看到你,我就不累。

所以,以後彆嚇唬我了。

我早上醒來後,冇看見你,我真的會瘋的。”

宋辭回抱住霍慕沉,“昨晚睡的是不是不太好?”

霍慕沉嗯了聲:“從昨晚到淩晨,都不太好。”

他們趕在淩晨一兩點回來的,卻冇成想霍慕沉醒來的更是早,將宋辭的所有一切計劃都打破了。

宋辭深知:“其實,她出入隻要有保鏢保護,就冇有事。

但霍慕沉還是擔心。

因為,保鏢也好,陸子衍也罷,在危險關頭,冇有人肯用自己的命去毫無保留的護她。

除了霍慕沉。”

她也不想讓霍慕沉承擔每件事,所有的責任都壓在霍慕沉身上,對霍慕沉來說,也太累了,更太不公平了!

“那要不要上樓再睡一覺?餘下的就讓管家來收拾,等你醒來,我們再收拾陸子衍。”宋辭開了個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