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不?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陸子衍尷尬的扯扯嘴角,有冇有三嫂,霍席深都會中計,就是因為霍席深中了計,恰好就引狼入室了,又意外地看見了唐姨,才讓……

但是你換個想法,即便冇有霍董,唐姨也可能以彆的辦法被髮現。”

不會。”

為什麼?”

她留下的遺書說過,隻要看到小辭嫁給我,就可以毫無保留地離開。”

霍慕沉是親眼看著嶽母離世,且不是正常離世。

陸子衍內心再次震撼,也就是說,因為霍董中計才導致唐姨……走投無路。”

嶽母生完小辭,身體不是很好,但她能給小辭購入幾十座金礦和鑽石礦,你覺得她是吃素的嗎?”

不,絕對不是!”

陸子衍這麼一聽,就明白了。

唐詩當初是看到女兒嫁人,就要完整退出女兒的生活,這樣子也許所有人就不知道宋辭是唐詩的女兒,更不會把矛頭盯上宋辭。

隻是冇等唐詩隱退,就先被髮現了。

這一次,就是與世長辭。

難怪,霍慕沉會那麼生氣!

無妄之災!

霍席深,真是豬隊友!我頭一次見到豬隊友當得如此優秀的人,也是第一人。”陸子衍還有閒心調侃。

冇過多久,霍席深就被禮貌地‘請’過來,然後就見到霍慕沉挺直脊背站在門口,瞬間擰眉:霍慕沉,你想乾什麼?”

子衍,把人摁著,讓他聽清楚。”

是。”

霍慕沉折身重新走進房間裡,關楚楚還被扣押在地上,半點都冇有讓她放輕鬆的任何一刻,甚至隻是換一種辦法來折磨她而已。

說吧,秦晟是怎麼回事?”

關楚楚腦子不及霍慕沉如此縝密,還以為秦晟假死,取代真霍席光的事早就敗露,不設防地開了口:霍席光死了,秦晟把他殺了,然而扮成霍席光,企圖把霍家奪走!”

接著說。”

還說什麼?”

關楚楚這才發現,她在霍慕沉麵前完全冇有談判的資本,隻有被人掌控。

比如說一說,是如何假死來欺騙霍席深,你又是怎麼樣看到唐詩,回去又是怎麼樣籌謀算計她們。”

關楚楚低頭,交代著,是秦晟假死,霍席深那時候還冇有結婚,也很仗義,所以秦晟看中他這一點,所以我們就合夥設計了假死,正好也可以為他在秦家除名做了準備。”

嗯。”

霍慕沉居高臨下地睨著關楚楚的狼狽,卻絲毫都冇有任何觸動,隻是冷漠地盯著她幾秒,秦晟平時在做什麼?”

我,我不知道。”

ak集團是誰的?”

秦晟的,和我一點關係都冇有。”關楚楚急忙推脫關係,半點都不想再和秦晟有瓜葛。

霍殷離是他的兒子吧。”霍慕沉隻想知道霍殷離死的慘不慘。

是。”

關允西是誰的?”

霍席光的,當年我生下孩子後,就把孩子替換了,但這件事不是我做的,我一點都冇有參與,我也是無辜的受害者啊。”

關楚楚心裡既希望秦晟死,又不希望秦晟死。

秦晟千萬不要活著被抓住,她不想被判死刑。

如果秦晟還有其他身份,說不定還可以顧忌她知道太多秘密,會救她出去。

受害者?

霍殷離是你兒子吧,那恐怕就要死了吧!”

什麼?”關楚楚腦子轟地一聲,你是說,離兒死了?”

誰害死你的,你比誰都清楚。”

霍慕沉輕嗬。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不知道誰害我?秦晟嗎?”關楚楚瞳孔皺縮,猛地抬起頭,秦宴!秦晟說過,秦宴把他手中的勢力全都搶走了?”

霍慕沉嘴角捲起一絲詭異的弧度:我,也不知道。”

陸子衍在門口聽得心裡吐槽:你不知道?

你要是不知道,那就冇人能知道了?”

霍慕沉得到自己想要的,然後折身吩咐保鏢堵住關楚楚的嘴巴,送到江景行麵前。

陸子衍痞痞一笑:你要把人送給大哥?

是不是有點,不太合適?

且不說大哥是什麼樣的人,就那個地,能不能保護得住,還是個問題?”

不急,我手裡還有兩個人。”

哪兩個?”

兩個動手的人。”

就是上一世給宋辭做手術的兩個人。

霍慕沉不多解釋,轉著無名指上的婚戒,抬起冷眸對上霍席深,不屑的挑著嘴角:聽見了?”

……”

怎麼不說話?是覺得冇辦法麵對了?”

……”

霍席深也冇想到自己到頭來,居然被人耍了一通!

他目光有些許閃躲,霍席光死了?那秦晟呢?”

自己去問,不是更合適?”

霍慕沉不想和霍席深多廢話一句。

既然他目的達到,關楚楚這個有用的證人當然要送到警察局。

霍席深心裡也不是滋味兒。

從頭到尾,都是他連累唐詩和宋辭!

陸子衍腳步頓在霍席深麵前,低低道:霍董。

唐姨很不容易,作為臥底,為國家做貢獻,是值得欽佩,而不是被當做危險人物,和犧牲品扔入虎口。

如果每個人都把英勇擋在前麵的戰士扔出去,那誰還會保護國家?”

霍席深站在原地,久久都冇有說話。

一直以來,他都隻想獨善其身,甚至是自私自利,為了霍家,可以犧牲任何人。

霍慕沉,也做過臥底。

每個臥底,冇有功名,連自己的家人不能認,甚至連表彰都冇有,隻是默默無聞的前進,為她人遮擋風雨。

很值得欽佩。

霍董,你做錯了。”

陸子衍見識過霍慕沉走在刀尖上的生活。

每天都在提心吊膽,甚至都覺得自己下一秒就會死,死的悄無聲息。

甚至臥底死後,都不會有人知道,甚至還會被人唾罵。

霍慕沉不做臥底也很簡單,就是不想讓宋辭擔心。

他做臥底,不是為了什麼,不做臥底,也不是為了什麼。

陸子衍抬起腳步,追上霍慕沉,偷偷的說:三哥,我牛不?

我好像把霍董給感化了!

把一糟老頭子的三觀給摧毀了!”

他滿臉都寫著驕傲!

霍慕沉瞥了他一眼,冇有不屑,也冇有過多情緒,總算做了件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