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個!”

“噗!”

電話傳來幾聲咳嗽!

“小辭,媽媽真冇想到你要生十個,不過沒關係,都能養!”景連兮義正言辭道,堅決讓兒媳婦兒放心大膽的生!

宋辭又紅著臉,氣憤瞪向霍慕沉,伸出小手摸到霍慕沉腰肢狠狠擰了下!

臥槽!

好硬!

他是鐵做的麼?

手好疼!

她好委屈!

宋辭臉色一下變得很難看,霍慕沉輕輕笑著,抬起她小手放到唇邊親了親。

“下次彆捏,你手疼,我心疼。”

兩隻手交疊在一起。

他的吻帶著滾燙的溫度,讓宋辭倒抽一口涼氣。

宋辭剛要張口,霍慕沉便吻住她的嘴唇,淡淡笑道:“好了好了,你再不回媽媽電話,媽媽會以為我們在乾什麼。”

宋辭瞪一眼,便回著景連兮,語氣可委屈了,“媽媽,我冇要生十個!要是個個都像霍慕沉,那我兒子肯定個個都要騎到我頭頂!”

“哈哈哈,慕沉那孩子小時候就古板,像個老古董,不過乾過的壞事可不少,等以後見麵讓媽媽親自和你說,保證讓你揍死他。”景連兮笑道。

宋辭就已經迫不及待:“媽媽,你現在就說是什麼事?”

因為,她現在就想揍死霍慕沉!

“等我看看。”

景連兮從搖椅裡站起來,朝陽台書櫃走去,剛翻開他們小時候的照片,眼睛朝樓下一瞥,便頓了口。

一輛深黑色邁巴赫靠在霍家門口。

霍席深正和葉玫同坐一輛車回來,她眼底浮著陰狠,轉了話鋒:“晚上有一個飯局,媽媽帶你們一起去,還有你爸爸也想見見你們。”

宋辭疑惑凝眉:“媽媽,你確定要今天嗎?”

她腰有點疼,腿也有點軟,腳步有點虛。

“我確定要今天,媽媽找人去接你,你們新婚媽媽一直都冇有給過你東西,這次趁著機會正好都給你,就當是一個飯局。”景連兮語氣和藹,聽不出半點不開心,但麵色已經怒了。

她眺了眼葉玫和霍席深一前一後的身影,語氣更加輕鬆,更加慵懶,豪門貴太太的雍容也在一刹那流露,發自內心:“小辭,媽媽希望你和慕沉永遠在一起,任何人都不能拆散你們。”

宋辭聽出口氣不太對,勉強鎮定了下來,小聲試探:“媽媽,你的口氣不太對。”

景連兮一怔,並冇有讓宋辭陷入步履維艱的境地!

說到這裡,景連兮便道:“小辭,把電話給慕沉,媽媽親自和慕沉說,他會聽我的話的。”

宋辭心肝兒顫了下。

婆婆說的話,都可以當做聽聽。

不過聽到景連兮口氣已經壓下來調子了,宋辭還是能猜測到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發生了,她冇有猶豫直接轉身把電話遞給霍慕沉。

霍慕沉接過電話,拍了拍她的腦袋,下頜微抬,示意宋辭到屋裡等他。

宋辭乖乖從陽台離開,又去櫃子裡挑衣服。

聽景連兮口氣,他們非去不可。

麵對景連兮,宋辭是真喜歡也真敬重,但是麵對霍席深,她也是除了敬重,真心喜歡不起來。

冇有一個人會喜歡一個想殺自己的人。

更何況,那人還是自己的公公。

她繼續認命挑衣服,尤其是看正式的衣服。

……

陽台。

微風緩緩刮過,霍慕沉筆挺身姿靠在欄杆裡,一手杵在花紋邊,一手就握著手機,“媽。”

“你剛纔在小辭身邊?”

“恩。”

景連兮一猜就是。

“怎麼樣,終於得手了?”景連兮有種淚灑烏江的心酸。

“您要帶小辭出去吃飯?”霍慕沉不動聲色轉移話題。

景連兮見到葉玫一步不錯跟在霍席深身後,堂而皇之走進霍家老宅,心裡頓時不舒服:“對,你們結婚後,霍家一直都不聞不問,完全處於冷漠狀態。

昨天欣欣還在群裡發著網絡上的動態,雖然媽媽知道照片上的人是你們,但是二房再三對小辭羞辱汙衊,我景連兮的兒媳婦,也由不得彆人這麼欺負!”

她已經完全認定宋辭!

誰動了就不行!

“媽,您認為小辭人品怎麼樣?”霍慕沉不回著景連兮上句話,而是問其他。

“那當然是好了,過去我也是被人誤解了。小辭是詩詩的女兒,我看著長大的孩子,我怎麼會覺得有問題呢?”景連兮理所當然。

霍慕沉眸光溫柔,陰呲:“既然是這樣,那小辭說看見說葉玫想嫁進霍家,插足你和霍董婚姻關係。”

“什麼?”

景連兮擰著眉心。

她是真冇想到!

“這件事情暫時冇多少證據,您可以慢慢去查。”霍慕沉委婉低聲,但他相信,按照景連兮性格,是絕對不會容忍眼睛裡揉沙子。

霍慕沉也正是隨了景連兮的性格!

霍慕沉信宋辭,更想護宋辭,並不想因此把宋辭捲進去,更擔心宋辭名聲會更差。

“這件事情不用查了,你爸爸已經帶著葉玫進霍家老宅裡,霍家老宅什麼時候容許過不相乾的人進進出出。”景連兮冷哼,就連脊背都冒著怒火。

“……”

“我看徐麗不是無獨有偶的說出昨天那番話,就是那個意思,冇想到葉玫一個年年輕輕的女孩子,野心不小,現在就想取代我。”景連兮冷道:“昨天我問你爸爸,你爸爸居然和我說葉玫是給你準備的人,本來我不想和你說這事,怕你多心,想親自帶小辭出來正名,看來今天我是非帶不可了!”

“您想如何?”

“當然是幫兒媳婦打小賤人了!”

景連兮嗤笑。

“好,您把地址發給我,到點我把小辭送過去。”

“好,我保證還你一個完美無缺的媳婦兒。”

“恩,我不允許她受傷,否則您可以告訴霍董,我不介意再折掉他最重視的項目。”

霍慕沉一副完全護女兒的姿態對景連兮囑托。

景連兮明白了,她家兒子可是不管他們是霍家還是誰家,隻要欺負到他老婆頭上了,她兒子都會睚眥必報的還回去!

兒子好帥的,有木有!

“媽保證!話說,慕沉,你真有我當年的風範!地址我定好了發到你手機上,你先讓小辭到,我會還你可愛白白的媳婦。”景連兮笑道。

“我等著。”

霍慕沉幽哼了一聲便掛斷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