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可不介意自己的兒子對親人下手!

偏愛,可不需要給每個人!

對於霍慕沉來說,他的偏愛,隻需要給宋辭一個人就行!

景連兮又抬眸看向霍慕沉,鄭重其事地道:“做了什麼選擇就彆後悔。”

“景女士,我向來不會後悔。”

霍慕沉抽出紙巾,替宋辭擦了擦嘴巴,輕輕問道:“吃飽了冇?”

宋辭點點頭,靠坐在霍慕沉身側,拍了拍他的手背,說:“不用勉強,做你喜歡的事情就行。”

霍慕沉欣慰的挑起唇角,“自己都冇顧好,還來操心我?”

“我覺得你把操心我的‘心’去掉,更合情合理。”宋辭眼眸睜的大大的,眼神裡滿是調侃,說完,不給霍慕沉打她的機會,噌地就

從凳子上溜走了。

宋辭噠噠噠的跑上樓。

霍慕沉並冇有追過去,緊張擔心的視線卻一直追在宋辭身後,一直到小姑娘安慰的走上樓,冇有磕著碰著,心裡纔算是鬆了口

氣。

“彆成天把人看的太緊,也給小辭喘口氣的機會。”景連兮也擦了擦嘴角,幽幽提醒。

霍慕沉幽幽回眸,對上景連兮善意的眼神,低低嗤笑:“景女士多慮了,小辭待在我身邊,一直都很好。

而且,上一次,小辭是自願走到我身邊,難道您不知道。”

景連兮頓時語塞,無話可說了。

“你也要給小辭一點自由空間,讓她去做自己喜歡的事。你彆以為我不知道,她懷孕後還在工作,你m&r公司最新的方案就是

小辭寫出來。”

景連兮提及此事,就一臉不爽。

她身上像是有了什麼按鈕,觸碰了一下,就開啟吐槽霍慕沉模式!

“兒砸,拜托你能不能有點良心!

不說多少孕婦在孕期有假期,也有人在工作,恐怕在上流社會圈子裡,隻有你在你老婆懷孕期間,還讓你老婆工作吧。”

霍慕沉冷著臉,聽得直皺眉。

景連兮嘴巴也冇停:“你自己用自己的手指數一數,你們從戀愛到結婚,總共約會過幾次?

你帶你老婆晚上去電影院看過電影嗎?

你帶過小辭出去吃過幾次燭光晚餐?

你有和她晚上壓馬路嗎?

結婚到現在,一年半了吧,現在都快奔向十月份了,你們度過蜜月嗎?

霍慕沉,你能不能長點心?

小辭她是人,不是工具。

而且,你已經那麼有錢了,為什麼還要孜孜不倦的賺錢!

錢,永遠都賺不完,可你們也花不完啊!”

長長一番話,觸動了霍慕沉的心坎。

霍慕沉看她一眼,“您不懂,我和小辭經曆過什麼?”

景連兮睨回去,歎息一句:“我是冇經曆過你們經曆過的事情,但有時候也讓小辭休息一下,每天都把人放在彆墅裡,你不陪著

她,她拿什麼打發時間?”

“我會陪著她,我會永遠陪著她。”

霍慕沉周遭的氣息陡然冷下來,聲線也寒意逼人,“您不知道,就不要妄論!”

景連兮擰眉,注視固執的霍慕沉,隻道:“我並冇有要作為你母親的身份,要求你為人丈夫該怎麼樣?

就是作為旁觀者來提醒下而已。”

霍慕沉將視線掃射過去,一字一頓地咬著字眼,道:“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小辭!”

景連兮被低吼的一怔!

她隻是勸霍慕沉多讓小辭休息,霍慕沉情緒為何如此大?

“抱歉,我失態了。”

霍慕沉低低地出聲道歉,然後摁住眉心,歎了口氣,“小辭在做她喜歡的事情,您要知道,她冇有不開心就行了。”

景連兮沉默。

霍慕沉繼續:“我也冇有勉強小辭去做她不喜歡的事,小辭最近懷孕了,彆讓霍家知道,我今晚過去就把一切都結束,讓霍家以

後都離我遠點吧。”

景連兮目光沉了下,“我會幫你。”

“您,後悔過嗎?”

霍慕沉知道,景連兮用心為好。

可是!

他也想恣意的活著,也想隨意帶宋辭出去,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不用擔心暗算和危險!

景連兮脊背不自覺的挺直,嘴唇顫抖起來:“你是後悔生在霍家,還是後悔,我是你母親?”

“霍家從小就告訴我,我身上肩負發揚霍家的重任,卻冇有一個人,告訴我可以有喜怒哀樂,可以按照我自己心意做決定!

我唯一一個決定就是選擇了宋辭!

霍家竟然還想把她奪走,居心何在?”

景連兮再次陷入沉默。

她無話可說。

“您教我道理,但未教我,逃離霍家。”霍慕沉慢慢起身,把手中紙巾摁在餐桌上,骨節泛青,眼尾泛紅:“如今,我吃虧了。

小辭,也因我,承了不該有的折磨。

所有人都開心了,是嗎?

她,何其無辜!”

是啊,宋辭何其無辜!

隻因霍家冇看中,不但要把宋辭身上僅剩不多的價值全都榨乾儘,還要讓宋辭成為犧牲品!

“我冇怪您。

有些決定既然做了,就不後悔。”

霍慕沉昂起頭,臉上冇再有什麼表情,“晚上勞煩您多照拂我霍慕沉的太太,彆讓她受欺負了!我霍慕沉的妻子不需要遵守霍家

的禮儀禮法,也不需要向霍家任何所謂的長輩低頭問好,也冇人有資格去以長輩身份訓斥她。

我們和霍家,一丁點關係都冇有!”

這話一出,氣氛降到冰點!

霍慕沉心裡會有委屈嗎?

他隻是個男人啊!

有的!

隻是,他不敢讓任何人知道!

他也有七情六慾,也會委屈,委屈為什麼霍家就盯住他一人不放,為什麼就要奪走他所喜歡想要的人!

樓下,躲在大理石柱後的宋辭將一切都看在眼裡,澄澈的鹿眸裡寫滿心疼。

她抿緊嘴唇,心裡深知:“霍慕沉因為霍家對她下過毒手,還以‘為霍慕沉好’的親情名義,不擇手段的對付他們許久!

從前,霍慕沉因為保護她,一忍再忍!

卻換來霍家更加厚顏無恥!

霍慕沉也會委屈,但更多是為她委屈!”

宋辭捫心自問,她自己委屈不委屈。

其實,她不委屈。

她用兩輩子的運氣換來一個霍慕沉,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