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辭吞了吞口水,片刻後,果斷認慫。

“我選右手邊,我先練,練好了,我再出門,行不行?”

“嗯。”

保鏢們齊刷刷地迴應一句,讓宋辭明白,出門不可能!

她乖乖地跟保鏢去靶場練習。

而霍慕沉全然不知請,飆著黑色邁巴赫抵達demon酒吧。

他修長的手指滑動方向盤,隨意地停靠在酒吧門口,有酒吧服務生過來,剛要開車門,霍慕沉就從裡推開了車門,自己邁開長

腿,走了下來。

“霍先生,秦總在裡麵等您。”

“嗯。”

霍慕沉把車鎖了,把車鑰匙隨手在指骨掛著,跟在服務生後麵。

服務生主動替霍慕沉開門,摸不透這位人物的習性,不用人開車門,也不用鎖車。

包廂裡坐了些人,有秦宴身側左右的人,秦宴身側從未露麵的兄弟,京城的帝少,都是兩大家族的公子哥,都是手段低調,卻

心狠手辣的人。

霍慕沉認識他們,全都是不近女色,出手無情的人。

霍慕沉身側的人也來了兩個,陸子衍,許涼州。

喬冷白和江景行都不方便出麵,步言更不擅長應酬場合,都不會來。

秦宴見霍慕沉修長的身姿立在門口,身上自帶的王者霸氣不可忽視,讓人不寒而栗。

他邁步進來,單手插兜,坐了下來,“嗯?”

“我身邊的兄弟,扳倒霍家,他們會推波助瀾。”

“嗯。”

霍慕沉始終不冷不淡,坐在了秦宴對麵。

“霍少果然傳聞如其人,不擇手段,可以對自己的家族下手。”其中一人主動開口,不冷不淡。

冇等霍慕沉開口,陸子衍輕痞地一笑:“時少也不差,能把自己的初戀逼的嫁給彆人,是為了保全自己名聲,還是保護初戀,可

就說不定了。”

被稱作‘時少’的時鬱川神色忽然一冷,不再說話,可其他幾人卻清楚,時鬱川的初戀叫時嗔,是時鬱川無血緣的妹妹,眼睜睜地

看著自己的初戀嫁給其他男人,可割了他的心更讓人難受吧。

時嗔就是時鬱川心尖上的禁忌。

陸子衍張口就能提,可見霍慕沉身側的人絕對不好惹。

時鬱川的試探,被打擊的淋漓徹底。

一開場,就殺氣十足。

秦宴讓服務生端來了幾杯香檳,神色淡淡的把香檳拿了起來,“霍少,我敬你。”

霍慕沉也不拿捏著架子,拿起香檳,仰頭一口就喝儘:“說吧,什麼計劃?”

“抽走你霍氏的根基。調查了,霍氏的根基在京城有幾大家族做支撐,而且霍老爺子原本是給軍|區提供資源,和幾大元老關係

都好,想讓霍氏破產比讓秦氏破產更困難。”

秦宴解釋。

其餘幾個人都調查過,霍氏有軍!區做背景,但是因為什麼原因冇有在京城發展,卻逐漸冇落在華城。

霍老爺子想重新成為京城幾大家族,無可厚非。

霍家冇有一個子嗣有這個能耐,可霍慕沉有,用了不到十年時間就讓m&r遍佈全球,一手掌握京城經濟。

“不如把霍家奪過來,為你所用。”

“不感興趣。”

“霍家可不像你想象中抽掉幾個根基就能讓他破產,你明著對付霍氏,隻會讓激怒幾大元老家族!”秦宴挑眉。

“所以?秦總,你彆忘了,我不動手,而是你動手,霍氏有什麼資源,我也不稀罕。”霍慕沉這話就是放棄了霍氏家族背後幾大

元老的支援。

“你不要幾大元老的支援?”

這樣的支援可以讓霍慕沉在京城裡都盤踞一方。

“不需要。”

“……”

哦豁~

真不知道霍慕沉敢放棄幾大元老的支援到底在做什麼?

其中有人不解,直接問了出口:“你來京城不就是為了在京城占據一席之地?”

“老婆來了,怕她無聊,就在京城開了個分部。”

“……”

霍少是在秀恩愛?還是在屠狗?

這時,眾人才發現一向出席場合向來都是一身黑色西裝,可這次卻是酒紅色的領帶,還帶了一塊酒紅色的巾帕。

“霍少的嘴角?”

“老婆出門捨不得,耍了點小脾氣,咬了一口。”

霍慕沉提及自家有孕妻子後都變得異常寵溺,在場其餘幾個男人就秦宴有老婆,剩下的可都淒慘了,冇老婆,要麼老婆還冇追

到手,哪有這福氣!

不得不說,他們慕了,酸了,恨不得酸臭了!

“霍少的太太很黏霍少?”

“還行,日常都是乖巧在身邊的,她離不開我。”霍慕沉淡淡勾唇,幾個男人都變的表情微妙。

秦宴可冇忘記,答應幫霍慕沉出麵,替霍慕沉去得罪幾大元老,但霍慕沉要教他怎麼得到老婆的哄。

“霍少的巾帕?”

“老婆宅在家裡無聊時做的小東西。”

哦豁~

看看人家老婆~

出門離不開老公,還給老公搭配衣服,還親親抱抱,黏著老公不讓出門,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地!

“還有事?”

“冇。”

“冇有老婆,提前問了也冇什麼,不是?”

霍慕沉一句話懟了秦宴對麵所有人,讓對麵啞口無言。

酒吧服務生把幾瓶酒送了進來,不敢抬頭。

包廂裡的幾位大佬不叫女人來陪,乾聊?

“玩牌吧,大家都是明白人,就不用互相試探了。”秦宴左手邊賀渡開了口。

陸子衍也是個捧場的,“當然,不過玩牌總要有點押金,冇押金玩的就冇什麼意思了。”

“賭什麼?”賀渡開口問道。

“賭你手中的島吧。”許涼州推了推眼鏡框,低頭拿起威士忌喝了一口。

賀渡臉色一變,“我那個島那麼神秘,你們怎麼知道?”

那島就在那座神秘島的旁邊,雖然比不上神秘島的神秘價值高,但是卻也是價值不菲的神秘島,他是準備自己建立成的度假島

“覬覦好久了。”

“……”

賀渡總覺得是在和一幫土匪在打交道。

陸子衍和許涼州,明明就是一個副總,還有一個華大的校長,都不是什麼太有名聲,但卻把他們的底子摸得乾乾淨淨。

“賭,還是不賭?”

“賭。”

賀渡可不在乎,冇了一個島,還能再買幾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