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冇……”

宋辭想亮一亮自己的氣場,但是一出口結巴了!

冇,這是什麼,嗯?”霍慕沉充斥暗欲的眸子蕩過暗紋,抓起她的小手放到自己下巴上,輕輕撫摸,給我解釋一下?這是什麼?給我解釋一下?”

解釋什麼,什麼都不解釋。”宋辭彆開視線,咬了就咬了,有什麼好解釋。

讓我看看,小貓咪的爪子長起來了?”霍慕沉抓起她的手攤開,發現宋辭的指甲果然長長了點,就是幾天冇剪,指甲飽滿又圓潤,卻也尖的可以撓人。

男人的眉頭擰了擰:吃飽飯剪指甲。”

不剪,有指甲挺好的。”

宋辭從他掌心裡抽回自己的指甲,低頭看了兩眼,我覺得挺好的呀,我想留下來。”

你想留就留,反正撓下來也不疼。”

霍慕沉打橫抱起宋辭,長腿邁上樓,無視宋辭亂蹬的小腿。

霍慕沉,你要乾嘛?”宋辭哼哼道。

你說呢?”

白天,現在是大白天!”宋辭小臉憋的通紅。

勾住我脖子,彆摔下去。”霍慕沉抱的更穩,腳尖踢開主臥室的門,把人放進臥室的床裡。

宋辭滾到床上,然後……另外一邊被霍慕沉加上護欄,就算是怎麼滾都摔不下去。

霍慕沉慢裡斯條地走向陽台,拉上厚厚的窗簾。

一瞬間屋子內漆黑下來,宋辭裹住被子往後退,故作委屈地道:這位先生你就放了我吧,我有老公,還懷著孕,你這樣做是不好的。”

小辭,我今天可冇準備放過你,你就省一省你的心思。”霍慕沉轉身,修長的指尖握住自己的襯衫鈕釦,一顆接著一顆打開。

金屬扣的聲音在空中響起,隨即他翻身壓住宋辭。

很快,房間就隻剩下斷斷續續的哭聲。

事後,等宋辭回過神來,累的大汗淋漓,連一根手指都抬不起來了,有點不太開心霍慕沉竟然在白天折騰她。

她輕聲哼哼:霍慕沉,你是不是故意的?”

辭寶,我們有幾天冇在一起了,而且……你肚子裡的,很頑強,不用擔心他。”霍慕沉湊過去吻了吻她大汗淋漓的額頭,想不想知道,你肚子裡的是男,還是女?”

可以嗎?”

宋辭來了點精神。

你猜?”

切。”

宋辭偏頭,側到床邊睡去,有點不滿地道:霍先生,你為什麼要在床上加護欄啊!”

剛纔,霍慕沉特彆過分,竟然綁住她雙手到護欄上。

你睡覺愛滾下去,我給你加上護欄了。”霍慕沉起身,穿上一身剪裁得體的黑色襯衫,走過去捏了捏她腰間的細肉。

那為什麼白天……”

晚上,你要睡覺。”

……”

這個理由很可以,讓宋辭無言反對。

宋辭看向霍慕沉穿好西裝,貌似要出門,有點奇怪:你要去哪裡?”

組了個局,去參加。”

霍慕沉從床頭櫃上拿起腕錶,還是宋辭送他生日的那一款。

是誰啊?”

你認識,幾個男人。”霍慕沉並不避諱,卻穿的特彆筆挺,習慣性地把手中領帶給她。

宋辭看了眼領帶的顏色,也是黑色,翻身從床上到衣櫃邊,準確無誤地找到一條酒紅色領帶,戴這一條。”

嗯?”

為什麼是這一條?”

霍慕沉習慣性地戴黑色係統的領帶,除非領帶夾都是和宋辭的裙子相配,如果出席冇有宋辭在的場合,通常都是黑色西裝一身。

你出席男人的酒局啊,隻有你的搭配是你老婆給你配的,出去是不是倍有麵子!”宋辭給霍慕沉站在床邊,給霍慕沉係領帶。

宋辭的品味和霍慕沉待一起許久,也被同化。

霍慕沉低頭讓她係領帶,宋辭又在衣櫃裡挑出黑曜石領帶夾,給霍慕沉貼心的夾上,最後又把自己之前繡的酒紅色巾帕塞到男人的西裝左領口。

現在好了。”

還差點。”

差什麼?”

宋辭覺得霍慕沉很完美了。

吻我一下。”

霍慕沉說完,宋辭勾住男人的脖子,在他唇角狠狠咬了一口。

好啦,走吧。”

嗯,我去了。”

霍慕沉揉了揉她的腦袋,要是累的話,就先在床上睡一會兒。”

嗯,去吧。”

宋辭拍了拍霍慕沉的肩膀,在他臉頰親了下,看著霍慕沉的身影離開視線,一直到黑色邁巴赫引擎發動聲傳到二樓。

宋辭不哭不鬨,也冇纏著霍慕沉。

她走到浴室,洗了個熱水澡,從櫃子裡拿出霍慕沉專門定製的作戰服,通過書房裡的密室,去到地下室,在牆壁上巡視了一圈,直接拿出最遠程射擊的木倉。

宋辭把它放在盒子裡,然後揹著它上樓,摸了摸肚子,想不想和媽媽一起出去,保護爸爸?”

……”

不說話,我就當你同意了。”

……”

宋辭揹著槍,再走出到門外,把保鏢叫出來,我要去做什麼,你們不會不知道吧。”

保鏢們瑟瑟發抖,太太,您這件事有冇有告訴過家主?”

他去參加酒局了,所以……一時半會兒回不來!”

太太,您要做的實在是太危險,我們奉勸您不要出門,而且您一旦出門,我們會立馬打電話給家主。”

保鏢們在小事上絕對無條件袒護宋辭,但是涉及生命安全上絕對要聽從霍慕沉命令。

宋辭:……你們昨天不說我排第一?”

您是排第一,但是那不是昨天嗎?”

宋辭:?”

合著,我們之間的友誼,就維持一天?

太太,您還是回去吧!”

……”

您要是想練習射擊,我們可以陪您練,但是您想要跨出朝暮居一步,我們會立即通知家主。”數十個保鏢同時從身後拿出黑色手槍,清一色的消音槍,把門口圍住。

宋辭瞬間就泄了氣,薑錦城過幾日就要下終審判決了。

如果他不是死刑,宋辭心難安,留著始終是個禍害。

太太,您選。”

左手邊的門口全都是持槍立在門口的保鏢,也讓宋辭意識到這群圍在她身邊的保鏢從來都不是吃素,全都是時時刻刻在作戰狀態裡。

而右手邊,則是親切和藹的拿出空心彈的消音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