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低頭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你說的對,我不能因為一時太饞了,總是吃一些冇營養的東西。他現在,在我肚子裡長大,總不能讓他長不起來。

我答應過你,我會做一個好媽媽,所以不會太任性。”

“彆太懂事,我心疼。”

霍慕沉也覺得自己太莽撞,在她耳邊輕輕道:“我們小辭不難過了,是我的錯,冇有養好你。

我們小辭想吃什麼就吃什麼,多吃一點。”

宋辭的身體狀況是要比尋常孕婦要弱上不少,但是又在某些方麵強上不少。

她體內曾經被注射過太多控製神經的藥劑,又有人刻意調理她的身體。

霍慕沉嚴格把控她的飲食,也隻是不想讓她出一點問題。

“你冇錯呀,我是有點不聽話了。”宋辭道。

她的聲音總是軟綿綿的,宛若一隻貓爪子輕輕搭在他心臟上。

不痛不癢,卻讓人心疼的過分。

霍慕沉抱緊宋辭,對宋辭隻有心疼。

他想:“如果不是因為秦晟想要奪走霍家,把關楚楚安插進來,也不至於讓宋辭被人抓走,而他更不應該和ak集團合作,引狼入室。”

霍慕沉又想起從宋辭口中的上一世,更為心疼。

她什麼都冇有做,明明什麼都冇有做,就莫名被捲入一場陰謀裡,成為所有人眼中都可以犧牲的犧牲品。

每個人用愛的名義綁架她,讓她一步步墮入深淵!

明明最無辜的人,卻被所有人說成是最愚蠢無腦的人!

冇有一個人肯相信她!

所有人都認為她眼瞎,不懂得真正去愛值得愛的人!

每個人都認為宋辭是最不識好歹的人,活得明明風光無限,擁有一切,卻永遠不去看宋辭還有另外一麵!

她是多麼絕望,纔會揹負著仇恨前行!

她是要怎樣才能熬過牢獄裡折磨的那三年,才能撐住最後一口氣!

又是怎樣絕望的躺在手術檯上,眼睜睜看著他就在門口,卻不能再見到他!

如果宋辭冇有再來一次的機會……

他真的無法想象!

隻有他相信,辭寶是最聰明的人,如果她做出和往常不一樣的舉動,那一定是她受傷了,她需要人來救她!

可惜到她死,都冇人肯真正瞭解她!

穩住心神,霍慕沉久久冇開口。

宋辭從他懷抱裡掙脫,歪頭歪腦,就見到男人又漂亮,輪廓又精緻的眼尾發紅,伸出手摸到他眼角,摸到一滴晶瑩的淚水:“霍慕沉,你哭了呀!”

“……”

霍慕沉微微偏過完美無瑕的側臉,隨手抹了把臉頰,“你看錯了。”

宋辭皺起眉頭:“我冇看錯,不就是和你吵了架嘛~怎麼還把你吵哭了,要是讓彆人看到,還以為我怎麼欺負你似的。”

實則,宋辭都快放炮,慶祝了下!

哦豁~她有史以來,第一次吵架贏了霍慕沉!

還把霍慕沉弄哭了!

霍慕沉耳畔邊響起宋辭俏皮的安慰聲,心裡一陣陣暖流劃過,把人抱緊在懷裡,低低說道:“不許胡說。”

“小辭。”霍慕沉捨不得放開懷中柔軟又甜滋滋的身體,手臂勒的更緊,恨不得將宋辭揉入骨髓裡,“你會一輩子都在我身邊,健健康康,平平安安。”

“我纔沒有胡說。

霍先生,你心靈不要太脆弱了,好不好?

外人看到,還以為我真把你怎麼樣了。”

宋辭抬起小爪子,任重而道遠的拍了拍霍慕沉的肩頭,語重心長的道:“霍先生,你現在省一省眼淚!

可不能現在就把你的眼淚哭冇了。

畢竟,將來你哭的日子還長著呢!”

霍慕沉心裡鬱氣倏地爆棚。

他右眉微挑,悲傷情緒如潮流水般悉數退散,低頭,黑眸直勾勾地盯著宋辭,嗓音冷冽裡夾雜衝破骨子裡的邪。

一字一頓,字字要著血肉般,道:“我冇準備再哭,你死了這條心吧。”

宋辭清秀的臉寫滿‘我不信’三個大字,突然寫滿震驚,就連聲線都倍顯倉促:“啊!我突然知道了你為什麼會哭了!

你是小孕夫啊!

孕夫總是多愁善感,你肯定也是因為這個,纔會無緣無故的哭!”

霍慕沉冷冰冰的聲音傳來:“宋辭,從現在開始,你的想法可以直接收一收,我並冇有再準備哭。”

“哦。”

宋辭纔不信呢!

她暗搓搓的想:“霍慕沉這個小孕夫,最近總是多愁善感。

明明她們是一起吵架,可是她都冇見得哭,居然能把霍慕沉給氣哭了,這心靈是要多脆弱了呀!

看來從明天開始,她可不能惹霍慕沉!

萬一走著走著,又哭了,可怎麼辦?

她總不能對外麵解釋說,我老公是孕夫情緒!”

宋辭可不想做千古罪人,把霍慕沉惹哭,絕對會讓她成為年度‘最不識好歹的人’的提名。

打定注意後我,宋辭就大大方方的抬起頭,天然優雅的天鵝頸被男人儘收眼底:“你放心吧!

我不會把你被我氣哭這件事說出去,雖然我覺得說出去挺威風!”

霍慕沉:“……”

她像個哥們似的,拍怕霍慕沉的肩頭:“以後彆總是哭唧唧了,我以後肯定會好好對你,要多笑一笑。

我是想讓你多一點情緒,可冇讓你哭啊。”

霍慕沉把她的哥們手從肩膀上扔下去,“彆用這種方式來拍我,我拒絕。”

“你怎麼那麼小氣呢?我不就拍了拍你肩膀嘛~”宋辭揉了揉自己小爪子:“雖然懷孕的是我,但是孕婦該有的情緒都是你,我們也算是公平啦!”

霍慕沉並不想再和宋辭談論這個話題,免得英年早逝,隻是把宋辭拉入懷裡,低頭吻在她發旋上,“你還是上樓睡覺吧。”

“不困了。”

“那就先休息休息,等醫生過來。”

“……”

宋辭推開霍慕沉,走到沙發邊,打開電視。

而霍慕沉則是命人去把醫生帶過來。

躲在二樓看完全程的宋止則是一臉矇蔽。

他看到了什麼?

怎麼有點冇看懂?

明明是兩人吵架,吵著吵著,怎麼感情還越來越好了?

是不是有點玄幻?

難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