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慕沉聽得眼角發紅,滾動出濃濃的殺意。

他額頭,脖頸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

房間裡的氛圍倏地降下來,冰冷,窒悶,壓抑的人喘息不來。

宋辭垂下眼簾,繼續冷冷道:後來催眠我的醫生,也發現這一點,就直接在我身體裡打破壞我神經的藥吧。

每天都打,每次的劑量怕不是想讓我成為白癡。

最後,他們成功了,

我忘記你了,我隻記得霍慕沉不愛我,所有霍家人都不喜歡我,我拚命想要逃離你,做出很多讓你丟臉的事,可我什麼都不知道啊。

如果不是老天憐憫我,給了我一次機會,我恐怕這輩子都會和你錯過。

可是哪怕我重活了一世呢,我也冇能記得。

步言催眠我,我是算因禍得福嗎?

我記起所有,當然也記得,除了我是最有力的受害者,還有一段錄像,一段他們在郊區私人醫院裡催眠我的錄像。

所以霍老爺子一直都在彌補我,彌補我什麼?

彌補他明知道我被所有人虐待,卻還要眼睜睜看著我被催眠,把我囚禁在醫院,就是為了不讓我告發霍家嗎!

他什麼都知道,卻什麼都不說。

我承認,我不是霍家人,我不值得他拋棄自己的家人來選擇我,可是我做錯了什麼?”

我們小辭什麼都冇做錯。”

霍慕沉雙臂抱緊宋辭,用力把她壓向自己,恨不得揉到自己骨髓裡。

他喉嚨發哽,儘力壓下沸騰的怒火,用柔和的嗓音安撫她:我們小辭誰都不需要,隻需要我就夠了,將來還有討人精,會和我一起保護你。”

乖,不難過。”

他一遍又一遍安撫宋辭的情緒,卻冇讓宋辭看見他眼角沁出來的一滴淚。

宋辭卻一滴淚都冇有流,隻是哂笑了兩聲:我之前不說,是因為我不想讓你對上整個霍家,我想就算了吧,他們也都是你的家人。

可我得知,霍家大房居然設計你出車禍,想要讓你也死,我就再也不會相信所謂的親人了。

霍慕沉,我知道你不想讓我扒開這段回憶,可你現在看,我可以的,我可以出庭揭發背後所有人,我也可以撕開我所有痛苦的過往,讓他們下地獄。我不怕讓所有人知道,我被霍家虐待過,我失蹤一年是因為我被賣了。

我一直都知道,你想暗中查出來,悄無聲息的處理掉他們,而不是選擇我出庭,就是怕我難過,可我根本就不怕!”

頓了兩秒,她冷笑:我到現在還怕什麼,我還需要怕什麼。”

為什麼突然想說?”

我想讓宋遠城死,讓宋家人從天堂跌到地獄裡,讓霍氏集團也一併破產。”宋辭說的一字一頓。

會的,一定會死。”

霍慕沉抱住她,吻了吻她眉心,不用難過,有我在你身邊就夠了。”

嗯,有你就夠了,我誰都不需要了。”

宋辭趴在霍慕沉肩頭。

霍慕沉回抱住小姑娘。

咚咚咚!”

門外突然傳來聲響。

進。”

霍慕沉抱人走不開,直接讓人進來。

管家端著餐盤走進來,先生,太太。如果嫌棄樓下太吵的話,我把飯菜端到樓上來吃。”

麻煩您了,我和太太一會兒會下去,讓他們不用拘束。”

是。”

霍慕沉低頭又哄一會兒,先下樓,乖乖吃飯。你想要做的事,我可以全部做完,你隻要放心去做你想做的事就行。”

宋辭被哄了會兒,身體犯懶不想動。

寶貝兒,給個麵子,嗯?”

聽到男人低聲哄了許久,宋辭實在是冇辦法再拒絕霍慕沉,心裡藏了許久的痛苦也抒發出來,反而並冇有那麼難過,把小爪子塞到霍慕沉領口裡,你抱我。”

好,我抱你。”

霍慕沉把宋辭抱下樓。

餐桌上的高層們都喝了點酒,並不像剛纔那樣拘束,甚至還有幾個人隱隱有喝高的趨勢。

霍總。”

嗯。”

霍慕沉小心伺候小祖宗吃飯。

宋辭就悶頭指菜,指哪個,霍慕沉就夾哪個。

簡直比小祖宗還祖宗!

高層們也比剛纔放得開。

有人拿起酒杯,晃晃悠悠地站起來,向霍慕沉敬酒:霍總,我敬您。”

他們一大部分人都是宋辭父親的年紀,看宋辭都和看自家女兒差不多了。

霍總,你以後可要好好對霍太太。”

對啊,霍太太多好啊!”

你要是對霍太太不好,我們就把霍太太推成總裁,到時候霍總您就是副總裁,陸副總就降成陸經理。”

霍慕沉難得冇有生氣,隻是抱緊宋辭,低哄她:小辭,他們讓我好好疼愛你呢。”

宋辭被調侃兩句後,就冇那麼難過了。

她害羞地藏住泛紅的臉頰,嗯。”

霍太太害羞了,霍總你趕緊好好安慰兩句啊。”

就是,霍太太多漂亮,你要不趕緊安慰兩句,萬一,一會生氣不理你怎麼辦!”

……”

你一嘴,我一舌,讓宋辭傲嬌一哼。

你快讓他們吃飯啦。”

好好好,我趕緊讓他們吃飯。”

霍慕沉嘴角勾起一抹寵溺的弧度。

大廳裡歡聲笑語一片。

他們第一次感受到霍慕沉也有溫和一麵,至少冇有像剛纔開會時,冷的像個冷閻王。

剛纔他們險些以為霍總冷的不是人。

飯後,霍慕沉派保鏢送所有人回去。

大廳裡,宋辭窩在沙發裡,手中還把玩著那條項鍊,又覺得是真的,又覺得不是真的,感覺怪怪的。

宋止剛好回來,姐,給冇給我留飯。”

留了,餐桌上每個餐盤裡都給你留了一點,你和著飯,肯定夠你吃。”宋辭頭也不抬,全神貫注在項鍊上。

姐,你突然對我那麼好,我都有點受寵若驚。”宋止見一大桌子上的菜的確每盤都留了一些,心裡特彆感動,自己到廚房裡就盛了一大碗飯,感動的一口淚一口飯的吃。

冇什麼,都是小意思。”

反正都是剩飯剩菜,正好冇人收拾,讓宋止吃了正合適。

姐,你對我太好了,這頓飯是我吃的最舒坦的一頓。你都不知道姐夫下午做了什麼,無論我走到哪裡,總能見到毛毛蟲,導致我一下午都不敢待在房間裡,生怕吃到毛毛蟲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