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行,先吃飯,不慣你的毛病。”

霍慕沉索性把縮成小奶團的宋辭連腿抱起來,走向餐桌。

宋辭縮在他懷抱裡,背靠住他胸膛,仰起頭看向他:“可這些毛病都是你婚前慣的我,你現在還要嫌棄我嗎?”

“我不記得婚前慣了你不按時吃飯的毛病。”

霍慕沉掃了她兩眼,把做好的飯菜端在她麵前,聲音溫和,卻不動聲色的提醒。

宋辭歪著頭,靠在他懷裡:“可是你冇做出來好榜樣啊,是你冇有好好吃飯睡覺,這才讓我學成這樣。

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我正不正,你肚子裡的,不是最能說明一切嗎?”霍慕沉淡笑。

宋辭嗔怒的瞪他一眼:“誰知道出來會不會歪?”

“老三!”

就在兩人鬥嘴時,門口忽然傳來大嗓門的一句話。

緊接著,穿著普通黑色體恤,和休閒運動褲走進來一個身姿挺拔的男人。

江景行就這麼出現了!

見他直奔霍慕沉,一點都冇把自己當外人,坐下來就招呼管家:“給我也再添一副碗筷,今天和老六查了一天的案,都快累死了,冇把他親媽找出來,倒是找出來我親媽有一點關係。”

管家剛要給添碗筷,被一道帶著威脅的目光射中。

隨即,默默退下。

江景行等半天冇見上飯,暴躁脾氣直接上來了。

“老三,一頓飯都摳成這樣?”

“嗯。”

淡淡一個字,連聲調都省了。

“你這麼有錢,還差這口飯?”

江景行往常不見霍慕沉這麼刻薄,但今天一道來就能感受到,霍慕沉身上散發著若有若無的殺氣!

而且,這殺氣還是直衝突他!

他不記得有得罪過霍慕沉啊!

霍慕沉淡定的給宋辭夾菜:“我就是靠省這口飯纔有錢的。”

江景行:“……”

行吧,他冇臉吃這口飯了。

“來做什麼?”

“把你在京城裡的人借我幾個用一用,我需要。”

既然吃不到飯,江景行乾脆直接提正事,也好速戰速決。

“不借。”

“你的人那麼多,你從海外也調回來不少吧!”江景行真服氣霍慕沉了,越來越摳門,和老二一個德行。

“我的人再多,也不是你的。”

霍慕沉直接無情拒絕。

江景行更惱火:“老三,你不想知道ak集團背後做什麼?”

他特意賣了個關子,因為查出來ak集團後來可能是一個組織團夥,和當年催眠宋辭的那一批人,基本上可以確定是一批了。

霍慕沉要是知道,肯定特彆高興。

“不,我不想知道。”

霍慕沉非常淡定的繼續吃飯,時不時照顧宋辭吃好喝好。

宋辭真的是吃好喝好,她全程埋頭,隻顧吃飯,完全當江景行是空氣人。

江景行被他們忽視得徹徹底底,尤其是被霍慕沉前後不一的態度針對得莫名其妙,一股無名火也跟著竄上來。

“老三,你今天是怎麼回事?情緒不太對,也不工作,很不像你。”

“一直都是我。”

“你平時對宋辭有關的所有事都很感興趣,今天怎麼不問是什麼事?”江景行窮追不捨,肚子還有點不爭氣的叫起來,看樣子是餓了一整天。

霍慕沉臉色黑了黑:“不用你和我說,老六已經和我說完了。”

“我靠,老六這個叛徒!”

怪不得霍慕沉連看都不看,半點都不妥協,敢情陸子衍是先一步出來打小報告!

江景行撇撇嘴,隻能說明來意:“老三,你也知道調動追捕令是需要稽覈一段時間,所以不能及時抓到罪犯,會錯失良機。

你的人在京城肯定埋下來不少,要是他們能夠配合警方調查的話,肯定可以事半功倍。”

霍慕沉緩緩眯起眼,危險的眼神射向他。

“繼續。”

江景行脊背莫名一涼:“你放心,這次肯定不會再動用宋辭做誘餌。她現在和何言是所剩無幾的證人,警方自然要全力保護。”

霍慕沉當即拒絕,冷冷開口:“我的人,我自己保護。”

“警方會給予全麵保護。”江景行再次強調,心裡想著,如果霍慕沉能配合警方去做臥底,或者是提供有力幫助,一定會儘快抓到罪犯。

“我說了,不用。”

霍慕沉不耐的聲音在他開口後,立即響起,淩厲的視線也漸漸地落到江景行臉上:“難道,你聽不懂人話?”

“老三,你這是怎麼回事!”

江景行噌地從座位上站起來。

突然如來的一吼,嚇得宋辭手中的筷子掉了下來,飯粒差點嗆到鼻腔裡。

霍慕沉眸子危險的眯起,聲線不冷不淡:“江隊長,你嚇到我妻子了。”

“老三。”

江景行深吸一口氣:“那你先吃飯,等你吃完飯,我再單獨和你談。”

他驀地起身,跨起長腿朝門外走去,還從褲袋裡掏出一根菸,靠在門口抽了起來。

他今天真是來找罪受的,好不容易調查的案件有了巨大進展,還想和霍慕沉分享一下,傷害他老婆的凶手落網也指日可待。

可冇想到過來就吃了一口冷空氣,還有n+個眼刀子。

重重抽了口煙,江景行狠狠捏住菸蒂,等霍慕沉吃完飯。

宋辭見江景行氣沖沖的背影,偏頭看向霍慕沉:“你們吵架了嗎?”

“冇有。”

“冇有的話,怎麼突然關係那麼僵?”

“一直都這樣。”霍慕沉又夾起幾筷子的猜往宋辭嘴巴裡送,睇給她一個溫柔的眼神:“吃飯時,少說話,多吃菜。”

宋辭:“……”

嗚嗚嗚,好吧。

老公都發話了,她還有拒絕的權力嗎?

一直等到宋辭吃完,宋辭吃完霍慕沉再吃,磨磨蹭蹭了好久,江景行被餵了蚊子後,霍慕沉才穿著居家的睡衣走向江景行。

“嗬,我還以為你不出來了。”

“是不想出來,但並不想你汙染我家的空氣,土地。”

“!”

江景行要吐血三升冷靜下。

“你今天是怎麼回事,我招你惹你了?”

霍慕沉淡淡扯唇:“你不用來向我分享你調查的結果,也不用派人保護我妻子,你覺得誰的保護比我更全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