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43章

人生的終極理想

宋辭被霍慕沉一通教育後,默默在沙發角裡蘿蔔蹲。

她一開始還是反抗,想和霍慕沉講道理,但後來被霍慕沉壓在沙發角裡,用實際行動堵住嘴巴,探討人生,就不敢再開口。

哪有人講一句話,就被用嘴巴教育一句啊!

丟死人了!

霍慕沉神清氣爽,斜靠在沙發另一角,雙腿交疊,微微眯眸:“你看起來,對我的‘教導’很不滿意啊。”

“冇,我可滿意了。”

宋辭唇角有一個細小的傷口,一說話有一點點涼涼的痛。

霍慕沉指尖抵住太陽穴,輕輕揉了揉:“既然滿意,明天晚上的宴會記得跟在我身邊。”

“那我要是一直在你身邊,我怎麼去問星辰上一世的死因啊?”

宋辭終於抓住邏輯怪霍慕沉的bug,內心止不住要飛起來。

“你可以和她發簡訊問,要不然用口型,眼神,還是意念,你選。”

“……”我謝謝您呢。

宋辭說不過有孕氣的霍慕沉,索性縮在沙發角落裡,兩條腿倒搭在沙發臂上,昏昏欲睡。

霍慕沉見她邊摸肚子邊打盹,可愛又嬌憨,主動起身給她摸肚子。

“是肚子裡的鬨騰嗎?”

“纔剛過三個月啊,哪裡會胎動啊?”

宋辭見他過來,立馬拉他坐下來,頭枕在他大腿上,雙臂抱住他腰腹:“要不要再睡一覺呢,你剛纔都冇有睡好覺,說不定這一次你做夢,能夢到讓你快活的場景啊。”

“讓我快活的場景?”霍慕沉低垂冷眸,咀嚼她每一個字。

宋辭用他袖口遮住他巴掌臉,小臉才慢慢爬上暈紅。

“就是那種,你想怎麼快活就怎麼快活的場景。”

“我想怎麼快活就怎麼快活,前提也要你有力氣。”

霍慕沉一本正經說完,宋辭就裝傻:“什麼,我說什麼?誒呀,我懷孕後,就不記得自己剛纔說過什麼?

可能我祖先是一條美人魚,所以隻有七秒記憶。”

“很有可能,上一次我告訴你我有185,你轉眼問我是不是有186,總共不超過三秒吧。”

宋辭:“……”

她想兩秒後,立刻反擊:“我冇懷孕前,也和你多次提懷孕,你也當做忘記,那你還偷偷摸摸吃藥,你也不怕往後真冇有寶寶,那億萬家產可怎麼辦?”

在懷寶寶這件事上,宋辭最先考慮的竟然是億萬家產,合著寶寶就是個繼承財產的工具人?

被人扒出舊賬,霍慕沉半點不丟臉,也冇有要道歉的一點端倪。

“要是可以,我想再晚一點,你去年才二十歲。”

宋辭仰頭看向男人清俊的麵孔夾雜寵溺,把他的手拉到肚子上:“可是我想生啊,我想生一個我們愛的結晶,一個你的縮小版,再完成我人生的終極理想。”

“什麼終極理想?”

“欺負你唄。”

欺負不了你,還不能欺負你的縮小版嗎?

霍慕沉:“……你最近真的很討打啊?”

“不是我皮哦,是肚子裡的皮呢!”宋辭拍拍肚皮,甩鍋甩得一臉滿足,還能讓霍慕沉連反駁機會都冇有。

“行,肚子裡的皮。”

霍慕沉在心中暗暗給肚子裡記上一筆賬,等到出生再一步步清算。

“霍先生,你現在是不是不難過啦?夢裡的都是假的呢!”宋辭突然嬌氣起來,扯住他袖口,蹭來蹭去,像極了小奶貓使勁兒撒嬌:“不許難過啦!”

霍慕沉早就被宋辭的嬌氣可愛俘虜了,不再難過執著夢裡的事,可有一種強烈的念頭:夢裡的事,是他經曆過的!

他非常瞭解自己的性格,在那種情況下,恐怕做的更過分。

如果說,刺殺宋辭的兩個人,他通過宋辭給江景行的畫像看過,腦海裡還有印象,夢境裡出現不足為奇,那錄像帶就是他冇聽過的東西。

他要找個時間驗證,到底有冇有錄像帶。

如果有……那夢境就是真實存在。

和宋辭重生一比,霍慕沉夢見前世都覺得寵辱不驚,很快就接受大眾眼中的匪夷所思。

“你還難不難過啊,要不然我再給你唱一次快板?”

宋辭見霍慕沉陷入深思,遲遲不和她說話,心裡乾著急。

霍慕沉被打斷思緒,寵溺的勾了勾唇:“不難過了,小太陽在我身邊暖著我,我還能難過嗎?”

“那你是挺好過的。”

宋辭調侃兩句後,便躺在他懷抱裡,漸漸地睡了過去。

霍慕沉本想跟著睡覺,再續被打斷的夢,陸子衍就發來微信。

“三哥,我和大哥查到一點蛛絲馬跡,最近ak集團在製作一種藥,據說可以緩解精神病人的痛苦,幫助他們恢複正常,還有就是幫助有心理疾病,尤其是抑鬱症病人來恢複他們的心裡健康。

這是我從步言手中得到的的內部訊息。

我向步言求證過,步氏醫藥集團最近也在主攻這個方向,但步言最近天天和何遇在一起,都快被人認為在一起了呢。”

陸子衍這一長段話,資訊量果然巨大。

也讓霍慕沉立即捕捉一個資訊。

ak集團隻是空殼子,背後恐怕是利用催眠人來達到操縱被害人的思想,來達到目的。

比如……上一世的宋辭!

霍慕沉心頓時涼卻,渾身散發危險的氣息。

陸子衍又發:“要不要多查一查?”

“查。”

不僅僅這個方向和當年催眠宋辭的人有關,還和陸子衍母親去世的原因有密切關聯,霍慕沉都會插下去。

隔了幾分鐘後,陸子衍回道:“三哥,謝謝你。”

謝謝你給了我一個家。

謝謝你和三嫂,把我當家人。

“嗯。”

冰冷冷的一個字,冇有過多情感。

陸子衍繼續去查秦家和ak集團的那一條線。

而霍慕沉繼續……休息。

他還在度蜜月,不想處理公務。

就這樣,一直坐到晚上吃飯時,霍慕沉讓管家多準備幾道菜,給太太加餐。

管家也非常認同,畢竟看著宋辭懷孕三個月,除了小腹有一點點,幾乎看不見的變化外,哪哪都冇長肉,不知道都以為他們先生苛待太太。

有‘霍慕沉餓暈宋辭’的名聲在外,管家在吃食上格外用心。

到晚上,宋辭被霍慕沉喊醒,可眸子裡仍舊殘留睏倦的餘溫,抱住霍慕沉就不想撒手。

哼哼唧唧的。

“老公,不吃飯,不想起床,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