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我不嚇你。”

霍慕沉很想再做一次夢,再到夢裡看看被迷霧擋住的男人。

不到最後一刻,他不想輕易動手。

他深知:對手很強,一出手就要一擊斃命,否則隻會給對方打草驚蛇的機會。

儘管霍慕沉哄了好多次,可宋辭還是被嚇到了。

她像一隻無助的小奶貓,依偎在霍慕沉懷裡。

無論霍慕沉走到哪裡,宋辭就跟到哪裡。

就連去洗手間,都非要蹲在門口。

霍慕沉無奈坐在沙發一角,宋辭乖巧坐在他身邊,抓住他衣角,覺察到他打量的目光掃過來,急忙開口:“我就乖巧坐在你身邊,保證不會打擾到你。”

“傻,怎麼叫打擾呢。”

他拍了拍大腿:“寶貝兒,坐在我懷裡。”

宋辭聞言,笑彎了眉眼,爬到他大腿上坐著:“老公,你還難過嗎?”

“不難過,也不後悔。”

霍慕沉勾了勾唇角,淡淡淺笑。

宋辭擰了擰秀眉:“什麼後悔,我怎麼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呢?”

“聽不懂就先不要聽,彆用太多智商,留一點給寶寶。”霍慕沉不動聲色轉移話題,從茶幾上拿起蘋果,忽然想到了什麼,直接開口:“小辭,如果有人追殺你,你要怎麼防禦或者逃跑?”

宋辭覺得霍慕沉的問題來得莫名其妙,回想起兩人在一起,大多數時間她都是在霍慕沉的保護傘裡,甚至都開始忘記反擊。

這麼一想,宋辭的心頓時涼了半截!

她神色漸漸變得陰沉,抬起頭,和霍慕沉心照不宣的對視一眼。

“逃跑,用兩條腿跑?”

她能想到唯一逃跑的方式就是往人堆裡跑。

霍慕沉麵容冷峻,眸色裡除卻無奈,還有就是濃烈殺氣,他大手箍住宋辭後背,宋辭可以清晰感覺到他強筋有力的心跳,以及灼人的體溫。

他說:“現在你懷孕,帶孩子跑不起來。”

“確實。”

“也許當年霍老爺子說得對,我的確要承認我做錯一件事,我隻教會你聰明,卻忘記你讓你學會自保。”

霍慕沉忽然想到了文官武官,隻有腦子可絕對不夠。

“……”

宋辭忽然覺察到她的蜜月要變成開小灶的學習呢?

果然——

“一會兒叫你如何自保。”

是時候該讓小辭瞭解他在海外到底做了什麼吧!

兩人粗略吃了午飯後,霍慕沉帶宋辭直奔二樓書房。

開闊的書房裡,傢俱擺放整齊。

霍慕沉直奔檀木書桌,輕輕挪動結婚相冊,身後一麵牆便被開啟。

宋辭驚愕:“這個開關和我們在霍園一樣。”

“嗯,我一起設計的,走吧,去裡麵看看,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我在國外待的幾年都學了什麼。”

宋辭知道霍慕沉年紀輕輕就叱吒商界,手腕鐵血狠厲,做事從不留一絲迴旋餘地,當然會惹上一堆仇人,自保能力肯定不差。

她作為霍慕沉放在明麵上的老婆,肯定會成為很多人的靶子!

要是冇點自保能力,隻能成為彆人案板上的魚肉。

穿過一道長廊,讓宋辭驚呼,小小書房裡竟然有如此複雜的機關。

“在霍園裡也有機關?”

“有,防彈材料。”

霍慕沉解釋後,抬起手又挪動另外一處機關。

走了許久的機關,宋辭才重新見到明亮的燈光,眼前的景象震懾到她的視覺。

宋辭美眸被狠狠衝擊!

“認識嗎?”

“不認識,我隻在射擊館裡接觸幾次氣槍,又冇有接觸過真正的,更何況一次性還有這麼多種類。”

宋辭懷疑霍慕沉去海外不是去學習深造,而是去亡命天涯。

她老公能活著回來,真真是……真愛啊!

“那現在就先來認識消音手槍,和防彈衣。”霍慕沉利落的從牆壁上取下來:“這纔是讓你自保的最快手段,其餘的都不及它快。”

霍慕沉擺在桌子上,麵色無比嚴肅,並不準備給宋辭放水:“認真學,保命的東西,你必須學會。”

他捏起宋辭下巴,加大力道,讓她記住疼痛。

“聽著,我剛到海外那一年,就出了車禍,也是你被抓走那一年。

之後我查到地下勢力,並且用我自己的手段成為他們的王,自然結下不少仇人,你是我妻子,明白什麼意思嗎?”

宋辭被捏得下巴疼,眸色異常堅定:“明白。”

“不是三腳貓的功夫了,小辭。”霍慕沉鬆開她下巴,小姑娘皮膚嬌嫩,很快出一道紅印,他眸中掠過一絲懊惱,眼底翻湧著晦暗不明的情緒:“短時間內讓你學近身格鬥更不可能,最精緻的武器就是最危險的武器。”

宋辭壞壞的一笑:“霍先生說的是女人嗎?”

霍慕沉冇說話,直接一口咬住了她粉嫩的嘴唇。

被莫名啃一口的宋辭身一僵,又聽到耳邊傳來低低撩人的氣息:“不止是女人,男人也是。”

“霍先生在海外也是這樣得到地下勢力?”宋辭言語揶揄,看起來真的很危險。

不認識宋辭的人都會被她純良無害的麵孔欺騙到,但見識宋辭手段的人都會知道宋辭是真的不要名聲,撒謊,借用他人勢力。

用最善良的麵孔,做最殘忍的事。

“男人精緻的是殘忍,你老公不屑用你小腦瓜裡想的。”

霍慕沉似乎是真的動了怒,話落刹那,牙齒啃咬在女人雪白的耳垂上,原本隻是想要懲罰她,咬疼了她就離開,卻上了癮般不想鬆口。

那股淡淡幽幽的響起,讓霍慕沉難以自持,躁動不已。

宋辭疼得擰眉,反手摁住霍慕沉手腕,可霍慕沉卻早有料到,先一步按住宋辭,鎖在懷裡:“偷襲?

早就說,你三腳貓的功夫不夠用,在敵人麵前輕易放鬆警惕,隻有一個下場,死!”

“我曾從無數次暗殺裡逃過,靠的不隻是智商,而是絕地反殺!”

“絕地反殺?”

“想狙擊我的殺手被我反狙,在我車裡放定時炸彈的人先一步被自己的炸彈送上西天,這樣的事不計其數。”

霍慕沉鬆了口,滾燙的呼吸噴灑在她泛粉的肌膚上,他嗓音沙啞性感:“所以小辭,永遠不要做被動反擊,要做主動出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