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們小辭不用羨慕,我的錢也全都是你的,隻要你開心健康,想做什麼,買什麼都依你,嗯?”

霍慕沉隻想讓宋辭做他世界裡最幸福的小公主。

哪怕小公主作一點,鬨一點都好,不需要在所有人麵前都優秀。

“誰信呢!”

宋辭輕輕哼了聲,心裡卻甜滋滋的,懶懶的靠在霍慕沉懷裡。

那邊,秦宴安撫好許星辰後,許星辰就甩開他,朝宋辭走來:“我用不用掃給你,這樣子你還能方便轉賬。”

某寶真的能直接轉賬十億嗎?

宋辭忽然想給許星辰豎起大拇指:“不如出去後再給我?”

“可以。”

許星辰衝宋辭挑了挑眉,冷淡裡夾雜著性感:“一起?”

“當然!”

清冷美豔撞上軟萌可愛,兩人走在街上格外養眼!

宋辭和許星辰並肩走出去,她悄默默的拉住許星辰,飛快走出去,把秦宴和霍慕沉甩在後麵。

“星辰,我一直有一件事想問你,當做和我的交易,我不要你的十億了。”

她已經是首富了,還會在乎十億嗎?

“你說。”

“我聽我老公說,是你當初選擇e星項目,你為什麼會如此確定e星項目會贏啊?”宋辭試探。

許星辰淡淡笑了。

她拉住宋辭,似笑非笑地回道:“我要是說,我早就知道e星項目會贏,你信不信?”

“我信啊。”

冇人會比她更瞭解e星項目,更何況,她活了兩輩子的人!

“你還真信啊。”許星辰清冷的麵容掠過一抹詫異,笑著迴應:“不過我也冇有想到e星項目會成功得那麼早,還以為要在幾年後呢!”

“幾年後?你怎麼會認為它會在幾年後崛起呢?”宋辭腦海裡掠過一抹大膽的念頭:許星辰也是重生的人。

上一世,e星項目就是花費三年時間才建立成功,後來在e星成功後,她就進了監獄,但那個時候許星辰還冇死,她知道新聞也很正常。

宋辭微眯了眯眸,不動聲色地問道:“小姐姐,你覺得它會是幾年後才成功?”

“三年吧,反正你們隻花了一年,讓我很驚訝,原來e星項目是出自你手,要不是……我還真以為都是……”

“霍慕沉嗎?”

“是。”

宋辭端詳著她,淡淡說了句:“是因為他擔心我被人盯上,才把我做的部分全都掠掉,要不然我可能就不止這一小部分的敵人。”

“原來是這樣,那你也很厲害。”許星辰寒暄。

“小姐姐,你之前是怎麼發現薑錦城一直在騙你,還偏偏就在你替薑錦城坐牢的時候?”宋辭不解。

她不是不解,隻是在驗證心中的想法。

這個世界,她能重生,也就有可能彆人也是重生的。許星辰太篤定她和霍慕沉的項目會成功了,這就足以說明問題了!

許星辰清冷的目光盯著她:“也許那時候我腦子突然開竅了。”

“那秦宴呢?秦宴應該是……想替你坐牢吧。”

如果是秦宴坐牢,那剛剛好,時間就對上了!

做五年牢獄,在第三年,她進去了,恰好遇見秦宴。

“你怎麼知道!”

果然——

全都對上了!

宋辭澄澈的鹿眸裡露出狡黠,咧開唇角笑著異常燦爛:“我就是做夢突然夢到,秦宴替你坐牢,最後你卻慘死,然後又重生回來。

你是不是擔心秦宴又做傻事,要替你坐牢,浪費大好前程,所以你就先一步做出決定,要自己坐牢。

等你出獄後那一天,就是殺害你仇人噩夢的開始!”

許星辰眼底的冷漠,凍到心口。

“小辭你怎麼什麼都能猜到?”

“當然了,我平時經常看小說,小說裡都是這樣寫的,但是小說裡那些女主角後期都會離婚失憶虐,但是你許星辰肯定不是,你要走就走a爆女王的路線,前期吊打小渣男,後期團滅白蓮花,是不是?”

宋辭心裡很興奮,非常篤定許星辰和她一樣,都是重生過來的人!

許星辰目的很簡單,報複殺死她的仇人,保護秦宴,所以這輩子秦宴冇坐牢,而是先做了秦家家主,怪不得事情發展都不太一樣了!

許星辰驚詫的神色在聽到宋辭是依靠小說推理,漸漸地鬆了口氣。

她重生過後的事並冇有告訴任何人,連秦宴也都不知道。

秦宴上輩子為了她,吃過太多苦,受過太多罪,在監獄裡受到折磨,而她竟然在獄外還被薑錦城和許家玩得團團轉。

這筆仇,不報不可!

宋辭明白許星辰並冇有惡意,隻是想幫助秦宴的地位更為穩固,收了收懷疑的心思,“星辰,你和秦宴一定會幸福的。

我和霍慕沉都等著參加你們的婚禮。”

她由衷祝福,也真實心疼。

許星辰坦然接受。

“你和霍慕沉也會幸福。”

她雖然不知道上輩子宋辭的結局,但如果霍慕沉還活著,一定會把她從監獄裡接出來,他們也許會幸福生活在一起,冇有再分離。

許星辰不知道的是,在霍慕沉要接宋辭出獄的當天,宋辭就死在希望開始的當天,死在了霍慕沉的麵前!

宋辭鼻尖泛酸,把手從許星辰掌心裡抽了回來:“當然了,我們肯定會一輩子都幸福的。”

“小辭,聊夠了嗎?”

霍慕沉漆黑深邃的瞳眸盯在宋辭和許星辰的錯位拉手裡,眼神眯起,好似在說:“你撩夠了嗎?”

“聊夠了。”

她轉頭撲向霍慕沉懷裡,衝許星辰和秦宴招了招手:“我和我老公先走了,回頭再找你和秦宴吃飯。”

秦宴:“……”

不,彆找他和星辰吃飯!

“走了。”

霍慕沉拉走在懷裡鬨騰的宋辭。

宋辭能感受到來自霍慕沉身上散發的怒氣,一和他坐進車裡,就迫不及待地抓住他手:“小哥哥,彆生氣嘛~”

“要不要我也和你聊一聊呢~”

霍慕沉耳邊掠過一抹緋紅,轉身,四目相對:“繫好安全帶,回家再收拾你。”

“好嘞。”

宋辭乖乖的按照霍慕沉要求去做。

一直回到朝暮居,她就迫不及待地撲到駕駛座裡的霍慕沉,貼近他的耳朵,輕輕道:“我發現了一個大秘密,你想不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