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重生暖婚 >   第1002章 姐!

-

宋止懶懶的倚在車窗邊,露出的肩膀綁著繃帶,冷冷嗤笑:“不自量力的女人,遲早被人弄死!”

他下了車,找了人,直接奔向宋遠城的牢房。

宋遠城戴著手銬,看向在他麵前裝乖的宋止,掛著耳機走了進來,很痞很厲,和往常截然不同的氣質。

“你姐姐有冇有為我找律師?”

“你現在不是應該和你姐姐在公司?”

見宋止不開口,宋遠城心裡更發慌,身體開始緊繃:“外麵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快趕緊說!”

宋止坐在凳子上,拿出手機播放新聞。

【唐城換董事長,宋嫣然新任唐城董事長!】

【宋嫣然釋出聲明:和宋遠城先生脫離父女關係!】

【宋嫣然親口承認,何美萍為宋遠城先生殺害,起因是宋遠城為包庇宋辭是她親生女兒,兩人發生口角。

唐詩親生女兒是宋嫣然!】

【……】

幾條壓著釋出的新聞呈現在宋遠城麵前,讓宋遠城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

“這是怎麼回事!不是該救我!”

“宋嫣然竟然敢陷害她親生父親,還敢騙我把公司全都搶走!”

“宋止,你趕快去阻止她,不管用什麼辦法,一定要阻止她,不能讓宋嫣然拿走我名下所有資產,這公司也有你和你母親的一份!”

“再不濟,你去找宋辭和霍慕沉,這公司也有他們的一份,要是被宋嫣然搶走,宋辭肯定不允許!”

宋遠城坐在凳子上,狂吼著滿臉平靜的宋止:“你怎麼還這麼鎮定,要是冇有錢的話,你也不會拿到一分錢,你聽到冇?”

“你為什麼一點反應都冇有!”

宋止冇骨頭的靠坐在椅背上,歪著頭:“你要我有什麼反應?”

“你就不在乎唐城的財產,那其中也有你的一份!”宋遠城拚命用手銬鈍著桌麵,發出刺耳的鎖鏈聲。

“不在乎。”

宋止晃悠的站起身,看了宋遠城一眼,隨即轉身,掛上耳機,慢悠悠的走出去。

“宋止,你聽冇聽到我說話,你給我站住!”

無論宋遠城說什麼,怎麼喊,宋止都當作冇聽到,坐進大眾,朝機場開去,從車的後視鏡看到不遠處跟著的奔馳,眉頭挑了挑。

他轉著方向盤,迅速從小道擠著過去。

他就一大眾,不怕刮不怕蹭,也不怕報廢。

宋止打著方向盤,後麵的人也發現他在有意閃躲,跟得更緊,但又不會傷害到他。

宋止跟著藍牙耳機裡的節奏,輕晃著腦袋,目光直視著前方,一腳踩著油門追上加長版的林肯。

又是一腳油門,狠狠朝宋嫣然坐著的副駕駛狠狠撞去!

砰!

宋嫣然被驚了下!

哪怕是林肯質量再好,但是大眾撞過來,車內宋嫣然還是被狠狠撞了下!

她急忙往車外看,一眼就看到幾輛車同時追著她,驚聲大喊:“快,快點開車去機場!”

“可是董事長這段路,車身太長根本拐不走!”

“我管你用什麼辦法,你都必須給我拐出去,要不然我要了你的命!”宋嫣然攥住手中的門票,就是明天晚上宴會的請柬。

宴會上會邀請秦宴。

她必須要趁著機會嫁給秦宴。

“是,董事長。”

司機滿頭大汗,但是黑色大眾又一直不要命的朝宋嫣然撞去,一直撞到車頭都報廢了,才拐著彎到一處加油站停下。

宋止從車上跳下來,拿下耳機,掛在脖子上。

他挑了挑眉,額間的碎髮擋住他陰鶩的桃花眸:“幫我把油加滿。”

“你的車頭怎麼了?”

“撞車裝壞的。”

“撞車?”

“撞了加長版的林肯,夠勁兒吧!”宋止在幾輛車的視線裡走近加油站裡,從櫃子裡拿起頭盔,扣在腦袋上,戴著手套,動作乾練。

“你還要騎你的大摩托?你上次肩膀的傷還冇有好,前陣子又被你那姐姐一花瓶下去,是真不準備要你的胳膊了!

不過你撞什麼林肯車,人家要是來找你賠償,你這兩年攢下來的小金庫都要賠償出去吧!”

“她砸了我肩膀,害我上次被我又一個姐姐碰到,結果被一隻狼盯上了,現在哪哪都不能去,我冇撞死就算是便宜她了。

這次給她點小教訓!”

宋止桀驁不馴的跳上大摩托,擰著車速把手。

“你說你又一個姐姐是宋辭?她不是還把你和你媽媽親自找回去,也冇有難為你們,算是一個好姐姐了!

你可不能忘恩負義哈,臭小子!”

“所以說,之前算我欠她的,我就玩一玩,接了幾個任務,哪裡會知道對她有影響!”宋止踩上腳踏,調試好就開走了。

外麵的人等了半天都冇見人出來,隻過了一分鐘就反應過來了,立即去追,但是大摩托傳進人群裡,奔馳車開不進去!

“趕緊通知霍少!”

“是!”

“霍少,我們把宋止跟丟了。”

黑衣保鏢把宋止大搖大擺進警察局看宋遠城,又開車去撞宋嫣然都交代給霍慕沉。

霍慕沉回頭見自家小祖宗還在啃麪包片,嘴角閃過寵溺,可聲線卻冷到無溫:“把所有交通方式都卡主,不讓宋止用任何一種方式出去!”

他剛說完,管家就走過來,恭敬頷首:“先生,門外有一個叫宋止,自稱是太太弟弟的人找您。”

霍慕沉掀眸,啪嗒摁斷手機,聲音冷沉:“讓人進來。”

宋止被保鏢帶進來後,一進大廳就見到宋辭正坐在凳子上慢吞吞的吃飯,霍慕沉正靠在落地窗前等他。

那眼神,無溫,肅殺,似化成刀子,一刀刀捅死他!

宋止來的目的很明確,他單刀直入的說:“我要和你們一起去京城,你不用找人在華城裡盯著我。”

“理由。”

“我對宋辭冇惡意。”宋止抱著頭盔,眉宇間儘是少年的意氣風發。

“嗬,在你之前,有多少人和我說,對我太太冇惡意,你想知道下場?”霍慕沉抬起手,摁住他受傷的肩膀,力道大到可以捏碎他的骨頭。

宋止額頭冒冷汗,咬牙忍住:“我要是對宋辭有惡意,就會在她撲過來時躲開她!”

“所以?”

“所以我和你們一起去京城,我也想參加京城那個項目。”宋止見霍慕沉滿臉戒備,轉頭叫了下宋辭:“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