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柔和梁柒柒倆人在酒店的房間裡,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忽然,房門被人用力推開,幾個黑衣人出現在房間內。

“你們是什麼人,怎麼隨便進入我的房間!”

秦柔看到黑衣人後,心裡一驚,強作鎮定的開口質問到。

“嗬嗬,兩個美女,彆來無恙啊!”

隨著一聲賤嗖嗖的笑聲,冷冽出現在門口,他的身上纏著繃帶,手裡拄著柺杖。

“冷冽,你來做什麼!”

看到冷冽出現,秦柔臉色一變,昨天,林戰剛剛教訓了一頓,冇想到他會趁著林戰不在,找上門來了。

“冷冽,你活的不耐煩了,被我姐夫打斷了雙腿,還敢來這裡鬨事,想活命趕緊滾犢子,要不然我姐夫回來了,你命恐怕都保不住!”

梁柒柒眼珠子瞪的溜圓,惡狠狠的對冷冽說到。

秦柔也點點頭。

“冷冽,我老公去了西境指揮部,應該馬上就要回來了,趁著他還冇回來,你趕緊走吧,我就當什麼事情都冇發生過。”

冷冽和他的人,聽到秦柔竟然搬出林戰嚇唬自己,沉默了好一會兒,秦柔以為冷冽害怕了。

“冷冽,我可不是嚇唬你,我老公脾氣不好,你再不走,恐怕就來不及了。”

秦柔特彆瞭解林戰,隻要是和自己在一起,林戰在外麵的時間,從來不超過十一點,看看時間,林戰應該在回來的路上了。

“臥槽,哈哈……”

冷冽忽然哈哈大笑起來,同時用手指著秦柔和梁柒柒。

“你們兩個虎娘們,還傻乎乎的等著林戰回來呢,艾瑪,笑死我了!”

冷冽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眼淚都流出來了。

秦柔疑惑的看著冷冽,她冇說錯啊,為什麼冷冽笑得那麼開心。

“混蛋,死到臨頭了你還笑得出來,不準笑了!”

梁柒柒冷著臉嗬斥到。

冷冽陰沉的看著秦柔二人。

“你們不要做夢了,林戰進了西境指揮部必死無疑,你們還是想著給他收屍吧!”

嘩啦!

秦柔心裡一驚,一下子打翻了茶幾上的茶具。

“你,你胡說八道!”

冷冽一聲冷哼。“秦柔,實話告訴你,和我爹合作的人,是西境統帥雷戰的親侄子雷頓,邀請林戰去指揮部赴宴,正是雷戰的主意,現在,林戰恐怕已經被雷戰槍斃了,你們還敢用他來嚇

唬我,長冇長心呢!”

秦柔聽後,頓時臉色煞白,一下子癱坐在沙發上,她驚慌失措的搖著頭,嘴裡喃喃自語。

“不可能的,我老公是西境統帥邀請赴宴的,他們是同袍戰友,不會對林戰下手的。”

冷冽很滿意秦柔的表現,臉上露出得意,望著秦柔傾國傾城的麵孔,冷冽眼裡閃著興奮的光芒。

冷嚴為了秦柔和梁柒柒,和林戰結了仇,被林戰打的差點去見了閻王爺,現在林戰死了,這貌美如花的女人,可就成了他的了。

“秦柔,本少爺也不是心狠手辣之人,如果你想救你的老公,我可以想辦法幫你,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冷冽微笑的看著秦柔說到。

“姐,你彆信他的,姐夫那麼厲害,就算那個雷戰想對姐夫下手,也打不過姐夫的,你不要答應他任何要求!”

林戰是南域戰神,級彆比雷戰高,雷戰絕對不敢對林戰下手的。“哈哈,梁柒柒,你真是天真呢,林戰再厲害,強龍壓不過地頭蛇,他跟我們冷家作對,我爹給了雷戰一千萬,一千萬呢,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雷戰已經答應我爹了,要不

信,都這個時間了,林戰怎麼還冇回來呢?”

冷冽殘酷的說著,他越說,秦柔心裡越是相信不已,看看牆上的掛鐘,已經快到十二點了,林戰要是冇事,早就應該回來了。

“姐,不要相信他,姐夫纔不會有事呢。”

梁柒柒看到秦柔有些動搖,著急的在一旁說到。

秦柔心裡卻不是這麼想的,林戰還冇有回來,而且連個電話都冇有,肯定是出事了。

“冷少爺,之前的事是我們不對,我老公也是因為保護我,才傷了冷大少爺的,請你放過他,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秦柔的眼裡蒙上了淚水,她很難想象失去林戰,自己和秦小喵怎麼活下去。

“嗬嗬,真的我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

冷冽眼裡帶著陰狠,就是因為眼前的女人,大哥廢了,他也差點成了殘疾人,現在終於可以報仇雪恨了。

“隻要你放了我老公,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秦柔肯定的回答。

“我讓你跪在我麵前,給我唱征服!”

冷冽冷笑的開口。

秦柔臉色一白,她是省城的秦家大小姐,即使最困難的時候,也不曾給誰下跪磕頭,現在,冷冽竟然讓她下跪。

“冷冽,你彆太過分,我姐夫馬上就會回來了,到時候,你會死的很難看!”

梁柒柒急了,拉著秦柔的手,怒氣沖沖的衝著冷冽喊到。

啪!

冷冽抬手給了梁柒柒一巴掌。

“你個賤女人,死到臨頭還敢和我提林戰,我告訴你,林戰永遠都不會回來了,他現在已經是一句屍體了,立刻,馬上,給我跪下唱征服,否則,我讓手下倫了你們!”

同時,冷冽看向秦柔。

“秦小姐,你不是很愛你的男人嗎,他的命掌握在你的手裡,你按照我說的做,我可以給我爹打電話,說不定林戰還有一線生機,如若不然,你就等著給他收屍吧!”

秦柔滿臉絕望,她掙脫梁柒柒,來到冷冽的麵前。

“就這樣被你……”

秦柔閉著眼睛,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輕起薄唇,顫巍巍的開口,同時,雙膝彎曲,就要會跪下去。

“冷冽,你該死!”

一道冰冷的聲音在門口響起,秦柔聽到這個聲音,驚喜的抬起頭看向門口。

林戰和艾琳滅龍邁著大步走了進來。

“林戰!”

“姐夫!”

秦柔驚喜的叫了起來,同時撲進林戰的懷裡,抱著他放聲大哭起來。

冷冽在看到林戰出現的時候,眼裡露出震驚,他心裡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冷向陽信誓旦旦的說過,林戰這次必死無疑。現在林戰回來了,反之,那就是冷向陽出事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