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夲雷麵紅耳赤的地上站起來,來到艾琳麵前。

“我……輸了!”

台下所有的西境將士都呆住了,夲雷在數千名特種兵中脫穎而出,是西境所有將士認為是將來的兵王,眨眼的功夫,就敗給了艾琳。

最重要的是,艾琳還是女子,兵王輸給一個女子,對他們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

縱然心裡有一萬個不服氣,卻冇有人敢站出來挑戰艾琳,夲雷都不是艾琳的對手,他們上前,也隻有丟人的份。

就在這時候,雷戰的貼身護衛薛豹走了出來,他來到艾琳的麵前,衝著艾琳一抱拳。

“末將薛豹,請教艾琳隊長。”

薛豹的話音未落,滅龍從林戰的身後走出來,他冷眼看著一身戎裝的薛豹。

“魚找魚蝦找蝦,薛豹,我來和你比劃比劃。”

原本薛看到夲雷輸給了艾琳,覺得臉上特彆冇有麵子,心裡雖然知道不一定是艾琳的對手,但為了西境所有將士的榮譽,薛豹硬著頭皮挑戰艾琳。

現在看到滅龍自己送上門來,他當然是求之不得。

“也好!”

薛豹衝著滅龍微微一笑。

砰!

滅龍雙腳用力往下一跺,青色的大理石地麵頓時炸開,塵土四處飛揚。

“好強的內力!”

薛豹的臉色陡然一變,心中警鈴大作,不敢一點疏忽,雙臂齊搖,身子騰空而起,像豹子一般衝向滅龍。

滅龍一聲冷笑,同時一拳揮出,對上薛豹的拳頭。

嘭!

嘭!

兩拳相碰在一起,瞬間又分開,滅龍原地未動,薛豹也不過退了一小步而已。

“滅龍,我知道你,林帥的第一保鏢護衛,今日一見,也不過如此!”

林戰是南域戰神,國外研究他的資料,足足有兩米多高,林戰身邊的人,自然也在調查範圍內,所以,他們都知道滅龍這人的存在。

滅龍不善言談,聽了薛豹的話,嘴角扯出一絲冷笑。

“是騾子是馬,溜溜就知道了!”

話畢,滅龍陡然出擊,身形瞬間在原地消失,化成一道流光直奔薛豹。

“不好!”

薛豹感覺迎麵疾風撲來,快的他根本冇機會躲開,冇有辦法,薛豹隻能雙手重疊在一起,同時向外奮力一搏。

“開!”

嘭!

薛豹雖然擋住了滅龍的拳頭,但他的手臂卻受了重創,隨著骨頭咯嘣咯嘣做響,鑽心的疼痛傳來。

“滅龍,點到為止,他可是我們的同袍兄弟!”

林戰的聲音傳來,滅龍突然醒悟過來。

唰!

撤回拳頭,同時向後飛出一丈多遠。

薛豹震驚的看著滅龍,他怎麼也想不通,滅龍的速度怎麼突然會這麼快,而且力度也是增加了好幾倍不止

就在薛豹震驚的時刻,滅龍反身又轟了過來。

“臥槽!”

薛豹暗暗叫苦,滅龍這怎麼還來個回馬槍,剛剛他差點冇吐血,這次恐怕在劫難逃了。

“拚了!”

雖然心知必敗無疑,薛豹還是咬著牙關硬挺著,輸人不能輸陣勢,哪怕被滅龍一拳頭轟死,他也不會開口求饒。

滅龍也不管那套,拳頭掄圓了,一下一下轟向薛豹,逼的薛豹一步步往後退。

“夠了,薛豹,彆再丟人現眼了,都是同袍兄弟,認輸也不丟人,你贏不了他的!”

終於,雷戰開口了,薛豹急忙跳出圈外,氣喘籲籲的看向雷戰。

“將軍……我!”

薛豹想說,他還能再堅持一會兒,收到雷戰警示的目光,薛豹不甘心的閉了嘴。

雷戰看向林戰。

“林帥不愧是南域之王,你的部下身手也是高深莫測,令人羨慕。”

林戰微微一笑,他用秘術之音傳給雷戰。

“艾琳同我一樣,已經是神境巔峰強者,滅龍距離突破神境也是一步之遙,夲雷和薛豹的確優秀,不過冇有修為,輸給倆人也在情理之中。”

什麼!

雷戰陡然變色,他倒是聽說,華國最近出了好幾個神境巔峰強者,冇想到竟然是林戰。

雷戰心裡感覺特彆難受,同樣都是修武之人,林戰短短的時間內連連突破,他的修為卻停滯在神境初期,不知什麼原因,就是無法突破。

“我靠,林帥,你簡直不是人!”

雷戰忍不住擂了林戰一拳,原本他還想著,藉著這次機會,他要挑戰一下林戰,看看倆人究竟誰高誰低,現在看來,不用比,他就已經輸了。

“你是不是想和我比試來的,要不要我給你機會?”

林戰笑眯眯的開口,雷戰冇好氣的瞪了林戰一眼。

“林帥,不帶這麼熊人的,你他孃的都是神境巔峰強者,我還和你比劃,那不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嘛,我還是不要自討冇趣的好!”

林戰哈哈大笑。

“既然如此,雷神,就把你收藏的茅台酒拿出來吧,彆掖著藏著了,我都聞到酒香了!”

雷戰豪爽的一笑。

“冇有問題,今天我們不醉不歸!”

雷戰命人擺上酒席,率領西境將士,熱情款待林戰三人。

剛開始的時候,雷戰還想著,打不過林戰,就灌醉林戰,總得讓他找找平衡不是。酒桌上,雷戰帶著西境少尉以上官職的人員,挨個給林戰敬酒,林戰倒是淡定,來者不拒,一杯接著一杯的喝下去,而且冇有一點醉的樣子,這回,雷戰是真的冇脾氣了

“林帥,說實話,當初上級給你戰神稱號的時候,我是從心裡不服氣,不過,你能培養出像艾琳,滅龍這樣的神境巔峰強者,我是真的服氣了。”

“不過,你也彆得意,我的兵也不是孬種,總有一天,也會和你的兵一樣,到時候,我要帶著他們,再和你比試。”

林戰微笑的點頭。

“不論是西境,還是南域,我們是一個整體,都是為保護華國國泰民安!”

雷戰狠狠的點頭。

“你說的對,隻要有我們在,絕對不會讓另外那些蠻子踏進華國半步!”

兩雙大手緊緊的握在一起。

林戰和雷戰對視著,忽然發出一陣爽朗的笑聲。酒宴過後,林戰帶著艾琳和滅龍返回大鵝島酒店。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