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報告林帥,俺久聞林帥英勇神武,俺不要勳章了,那玩意兒對俺也冇啥用處,俺想用它換取一次和您切磋的機會,希望領導批準。”

嘶!

整個台下又是一片抽氣聲,小小的大校,挑戰南域戰神,這不是瘋了嘛,可是,誰也不敢出來阻止,這時候,誰出去都是挨收拾。

“放肆,夲雷,你個假和尚,知道跟誰說話嗎,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敢這麼跟林帥說話,趕緊拿著勳章滾蛋,否則,老子關你禁閉!”

雷戰瞪圓了眼睛嗬斥到,不過,林戰看的清楚,雷戰不過是表麵而已,眼裡卻閃著興奮的光芒,嗬斥不過是給林戰聽的。

夲雷聽了雷戰的話,立刻雙膝併攏。

啪!給林戰敬了一個禮。

“報告林帥,俺是粗人一個,太深奧的東西俺不懂,但是,有句話說得好,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俺就是想跟林帥學習學習,絕對不敢以下犯上。”

咣!

雷戰上去就是一腳,把夲雷踹的一個趔趄。

“奶奶爪的,我當時是激勵你們上進,現在在這等著我那,看我不揍死你!”

雷戰佯裝憤怒,抽出腰裡的腰帶,上去就要抽夲雷,卻被林戰給攔住了。

“雷神,彆在那演戲給我看了,累不累啊。”

林戰笑眯眯的看著雷戰說到。

“啊?林帥,我……不懂你說的是什麼,我堂堂西境將軍,怎麼可能演戲呢,嘿……嘿嘿!”

自己的伎倆被林戰一羽拆穿,雷戰有些尷尬的撓撓頭。

林戰回頭看向夲雷,微微一笑。

“你們將軍說的冇錯,不想當將軍的戰士不是好戰士,不想當戰神的戰士也不是好戰士,你很有前途,我看好你。”

夲雷被林戰說的有些不好意思,他看向雷戰,不知道這話怎麼往下接。

“你個混球,看我做什麼,不是你說的,想跟林帥切磋一下,讓他給你指點一二的嘛,夲雷,我可告訴你,機不可失失不再來,過了這個村冇這個店了。”

雷戰用眼神提醒夲雷,夲雷瞭解的點點頭。

“多謝林帥誇獎,俺想和林帥耍兩下,不知道俺有冇有機會。”

林戰微微一笑。

“我可以給你這個機會。”

夲雷眼睛一亮,剛要開口,被林戰抬手製止。

“你的級彆是大校,這樣,我給你介紹個人,她的身份跟大校差不多,你要是把她贏了,然後我再和你過招怎麼樣?”

聽到林戰的話,夲雷眼睛更亮了,興奮的直搓手,如果真的打敗了和他一樣級彆的人,他就有機會和林戰過招,不管能不能打贏林戰,那都是無尚的殊榮。

“成,多謝林帥成全,不知道您派誰跟俺過招?”

夲雷開口問到。

“艾琳!”

林戰開口喊到。

“到!”

艾琳從後麵走出來,來到林戰的麵前。

“戰哥。”

林戰看著艾琳。

“艾琳,你和夲雷戰士過兩招,千萬要記得,點到為止,我們可是同袍,切不可傷了夲雷小將軍打傷了。”

艾琳點頭。

“遵命!”一旁的夲雷,看到艾琳出來後,先是愣了一下,隨後又聽到林戰的話,鼻子冇氣歪了,林戰這不是看不起他嗎,派個女人來和他過招,本來就是對他的侮辱,還大言不慚

的讓艾琳手下留情,士可殺不可辱!

“林帥,能不能換個人,俺不打女人!”

夲雷拉拉著臉開口說到。

林戰也不生氣,依舊一臉的笑容。

“小將軍誤會了,你可知艾琳是誰?”

夲雷搖搖頭,她真的不知道,不過,在夲雷心裡,覺得艾琳是女孩子,就算是打贏了也不光彩。

“艾琳的身份可是大校,月影暗衛的隊長,你要是贏了她,我不僅和你切磋,還會讓雷神給你升職。”

台下的人立刻歡呼起來,因為南域出了戰軒轅,所以,無論哪個方麵,南域的待遇都比西境高一個等級,西境的戰士早就不服氣了。

尤其聽到艾琳一個女人,身份竟然都是大校,他們更是不服氣了。

夲雷也不高興,覺得林戰一開口就看不起自己,這還冇開始打呢,就千叮嚀萬囑咐的,讓艾琳手下留情。

大校又怎麼樣,不過就是女人,他還能真的連女人也打不過,太傷人了。

夲雷是憋了一肚子的氣,不過,礙於林戰的身份,他不敢發作。

最高興的是雷戰,林戰都已經知道了,整件事情是他一手策劃的,可是,還是答應下來,看來林戰是有備而來。

夲雷拉好了姿勢,衝著艾琳一招手。

“艾琳大校,來戰!”

艾琳麵無表情的站在原地,對於夲雷的話,她隻是點點頭。

唰!

夲雷一個箭步衝到艾琳的麵前,一拳轟向艾琳。

“雷虎拳!”

台下的數千名戰士,看到夲雷直接使用了雷虎拳,忍不住驚呼一聲。

艾琳依舊紋絲不動,目光盯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夲雷。

嘭!

就在夲雷距離艾琳一步之遙的時候,艾琳動了,同樣一拳轟出。

兩隻拳頭撞擊在一起。

“好大的力氣!”

夲雷感覺自己的拳頭被震得發麻,頓時心裡一驚,他冇想到艾琳的力度會這麼大,怪不得能夠跟在林戰的身邊。

艾琳不管夲雷的想法,對著夲雷展開猛烈的攻擊,不過,她還是手下留情了。

畢竟夲雷是**凡胎,她如果用了真元,哪怕一成,也會把夲雷真傷。

嘭!

嘭!

嘭!

艾琳一拳跟著一拳,寸步不離夲雷的要害,又刻意避開致命之處。

漸漸的,夲雷可就支援不住了,他滿頭大汗的應付著,到最後隻有招架之功冇有還手之力。

夲雷有些慌了,這一慌可不打緊,正好給了艾琳一個機會。

咣!

艾琳一腳蹬在夲雷的胸口,夲雷直接倒退著飛了出去,隨後噗通一聲倒在地上。

倒在地上的夲雷,感覺胸口向炸開一樣疼痛,突然麵色一紅,嗓子眼一甜。

哇!

一大口鮮血吐了出來。

“這……”

本來看的津津有味的雷戰,一下子驚呆了,他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錶,兩分鐘!艾琳竟然隻用了兩分鐘的時間,打敗了從小習武的夲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