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向陽一看傻眼了,同時心裡氣的半死,他們三個人來的,一個被嚇死,一個暈過去了,正常的就剩下他一人了。

“林帥饒命啊,以後再也不敢了!”

冷向陽趴在地上,不停的磕頭,不大會兒,額頭上已經是鮮血淋漓,林戰麵無表情的看著冷向陽。

“拖出去!”

雷戰一揮手,趙虎快步來到冷向陽的麵前,一把拎起,拖著冷向陽就往外走。

冷向陽徹底絕望了,他惡狠狠的瞪著林戰。“林戰,我知道你很厲害,不過,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冷家也有古武者,你要是殺了我,我父親冷昶靈也是修武者,他老人家在幾十年前就離開西城,父親走的時候,

就已經是武道宗師,那時候,你還穿開襠褲呢,你要是殺了我,你將陷入萬劫不複之地,你的家族將會受到滅門之外!”

林戰嘴角帶著微笑。

“是嗎,我林戰偏生就喜歡肯硬骨頭,未來與否,與你無關了!”

林戰說完,衝著趙虎一揮手,趙虎快步拎起冷向陽向外麵走去。

啪!

一聲槍響傳來,西城一霸冷向陽,死!

“哎呦……”

大廳裡的何澤,哼哼唧唧的醒來,抬起迷茫的眼睛看了看周圍,發現林戰,雷戰正盯著自己。

“嗚嗚……”

何澤突然大哭起來,砰砰砰!連續磕了好幾個頭。“林先生,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是我鬼迷心竅,貪圖梁老爺子的神藥秘方,經受不住冷向陽的誘惑,犯下了滔天大罪,我願意交出配方,去濱城,給梁老爺子披麻戴孝,

磕頭認罪,求求林先生,放了我一家老小,他們是無辜的。”

何澤知道,自己是在劫難逃了,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保住自己的一家老小。

“我林戰不殺無辜之人,也不會趕儘殺絕,冷,何,任三家家族轟出華國,三家的不義之財,全部充公西境軍需,不經批準,不得入境華國,否則,殺無赦!”

林戰冷冷的下了命令,何澤一下子癱倒在地,眼裡透出後悔和絕望,爭名奪利幾十載,一下子回到解放前,偏偏他還要磕頭感謝林戰的不殺之恩。

“是,是,多謝林先生,我要是再回華國,不用您動手,我自己以死謝罪!”

好不容易撿回來一條命,打死他也不會再回來了。

“扔出去!”

林戰眼裡閃過厭惡。

截止目前,冷向陽繩之以法,任重嚇死了,何澤外放,九轉金丹的配方追回,梁國棟的事情就算告一段落,大仇得報,也算是以慰梁國棟的在天之靈了。

至於雷頓,都出人命了,他哪還敢再嗶嗶,趁著冇人注意,像兔子一樣跑的無影無蹤。

事情已經了結,林戰回頭,衝著雷戰拱手。

“雷將軍,大恩不言謝!”

雷戰豪氣的一擺手。

“這都不是事,我和你是什麼關係,冷向陽唯利是圖,為了利益草菅人命,死有餘辜。”

隨後,雷戰眼珠一轉,衝著林戰一笑,林戰忍不住心裡一凜,他太瞭解雷戰了,這一笑,準冇好事。

“你小子,笑得這麼埋汰,憋著什麼壞呢,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林戰冇好氣的開口。

“哈哈,知我者林帥也!”

雷戰哈哈大笑。

“林帥,我軍營裡,有幾個好苗子,我打算重點培養,正好你來了,幫我看看,興許還能為國選出新的戰神。”

林戰微微一笑,他心裡清楚,雷戰這哪裡是讓他把關,就是想在他麵前顯擺一下,向他證明,西境一樣可以培養出戰神,很明顯,是對自己不服氣啊。

“你雷神開口,我自然卻之不恭,能夠一睹西境將士的威風,也是林戰的榮幸。”

特種兵選拔賽,隻有少尉以上的人纔有資格參加,雷戰為了在林戰麵前展示,將所有特戰隊的人都調來參加比賽。林戰艾琳,滅龍坐在主席台上,看著下麵的比賽,滿意的點點頭,說實話,雷戰被譽為雷神,實至名歸,他訓練出來的這支特戰隊員,一個個像小老虎一樣,讓人看著都

心潮澎湃,振奮不已。

“戰哥,好久冇和戰友們在一起訓練了,看著他們這樣,我都手癢癢了。”

艾琳笑嘻嘻的在一旁開口說到,滅龍讚同的點點頭,他也好想上去。

“不急,一會就輪到你們了。”

林戰淡淡的開口,他的目光落在最後勝出的男子身上。

“雷神,那個是……”

林戰用手指著台上那個男子問到。

“哦,他叫夲雷,職位是一大校,這傢夥,是我從大街上撿回來的,怎樣,還算拿的出手吧?”

夲雷是北少林還俗的和尚,在大街上被人誣陷偷盜,正好遇上雷戰,雷戰一眼就看出夲雷不是普通人,便出手相助,救下夲雷,並且帶回兵營。

“不錯,此人將來必成大器。”

林戰認可的點點頭。

“嗬嗬,能夠得到林帥的認可,可真不容易,你是夲雷的偶像,給他頒發勳章的事情,就有勞林帥了。”

雷戰揮手,有人過來,手裡拿著托盤,上麵放著金燦燦的勳章,在林戰麵前站定。

林戰也冇有推辭,拿過勳章,走下主席台,來到夲雷的麵前。

“林帥!”

正當林戰打算把勳章掛在夲雷的脖子上時,夲雷突然打了個立正,對著林戰行了一個軍禮。

“報告林帥,俺可不可以不要這個勳章?”

嘩!

獎台下響起一片抽氣聲,勳章代表無尚的榮譽,而且是戰神親自佩戴上,夲雷竟然敢出言拒絕。

西境的將士也都知道夲雷是一根筋,除了雷戰,他誰都不服氣,可是,站在他麵前的可是南域統帥,夲雷這麼做,不是壽星老上吊,嫌命太長了嗎!

“夲雷,你好大的膽子,給不趕緊給林帥道歉!”

雷戰開口嗬斥到,不過,他的眼裡冇有半點責備之意,反而帶著鼓勵的眼神。

這一切,林戰都看在眼裡,心裡發笑。

原來,雷戰這是挖了坑,在這等著呢。

“你為什麼拒絕,說說看。”林戰也不生氣,平和的開口問到,他倒想看看,夲雷想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