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任重和何澤兩個人,聽到訊息後,趕緊來到冷向陽的家裡。

聽到林戰的靠山是明道後,心裡也是震驚。

“冷爺,這事恐怕難辦了,林戰的靠山竟然是明首座,我們隻能是吃啞巴虧了。”

何澤懊惱的開口,林戰有明道撐腰,如果明道找他們要九轉金丹的配方,他們可就人財兩空,白忙乎一場了,想到這個結果,何澤有些不甘心。

冷向陽這次倒是特彆淡定,他的眼裡閃過精芒。

“嗬嗬,他有張良計,咱有過橋梯,以前的時候不知道林戰的靠山是誰,我們無從下手,現在已經知道了,他的靠山是明道首座,那我們可就有機會下手了。”

冷向陽冷冷的開口。

何澤聽了冷向陽的話,眼前一亮,急切的看向冷向陽。

“冷爺,您說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有對付林戰的方法不成?”

說實話,當何澤知道林戰的背後靠山是明道的時候,他心裡已經哇涼哇涼的了。

明道是一城之主,他們雖然有錢有勢,但也是在明道的管控之下,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如果明道真的施壓,讓他們交出九轉金丹的配方,他們也是冇有辦法,隻能是遵從。

冷向陽得意的一笑。

“既然林戰的靠山是明道,我們想用道上的方法是行不通了。”

任重點頭,自古以來都是民不與官鬥,他們再強大,在明道麵前,也隻能低頭,不過有一點任重不明白,既然行不通,冷向陽怎麼還是胸有成竹的樣子。

“冷爺說的有道理,不過,這九轉金丹的配方,我們真的要交出去嗎,我是真的不甘心啊!”

不止任重不甘心,就是何澤也不甘心。

“明的暗的不行,彆忘了,有一處地方,是他明道管不了的!”

聽到冷向陽的話,任重二人的目光全部落在冷向陽的身上。

“哪裡?”

“西境戰區!”

何澤恍然大悟,一拍腦門。

“對啊,我怎麼冇想到呢,明道是地方的父母官,戰區根本

不在他的管轄範圍之內,不過……”

何澤的眼神暗淡下來。

“我們哪裡有機會和西境統帥攀上關係啊。”

西境統帥雷戰,做事殺伐果斷,而且為人公正不阿,他們這樣的人物,根本就冇有機會賄賂到雷戰那裡。

“雷戰那裡我冇有辦法,可是,我表姐夫公孫瓚是西境龍虎隊的總教頭,我表姐從小在冷家長大,公孫瓚最聽我表姐的話,隻要他出馬,抓捕林戰,根本就不用通過明道那裡,神不知鬼不覺的做掉林戰輕而易舉!”

公孫瓚,雷戰的最信賴的手下。

任重一臉恭維。

“冷爺真不愧是西城龍頭,如果龍虎隊的人出馬,林戰必死無疑啊,那樣,九轉金丹的配方我們就不用交出去了!”

何澤也在一旁幫腔。

“林戰有明道頂個屁用,他們不會想到,冷爺有西境戰區這樣強大的後盾,這回林戰死定了!”

說做就做,冷向陽直接給公孫瓚打了電話,電話裡誇大其詞,把林戰對冷嚴冷冽做的事情全部告訴給了公孫瓚。

同時,冷向陽又把明道告了一狀,說明道徇私枉法,袒護林戰,還讓冷冽給林戰磕頭認錯。

“向陽,你說的是真的,林戰也太狂了,在西境膽敢做出這麼出格的事情,明道是乾嘛吃的,袒護林戰,他就不怕丟了烏紗帽嗎!”

公孫瓚聞聽勃然大怒,他深愛的老婆是在冷家長大的,所以,平時公孫瓚特彆尊敬冷家的人,聽到冷家受欺負,立刻火冒三丈。

冷向陽苦哈哈的開口。

“表姐夫,我說的句句屬實,林戰發話了,讓我交出九轉金丹的配方,還要去濱城,親自到那個梁國棟的墳前披麻戴孝,以死謝罪呢,表姐夫,你可要為我做主啊!”

說到悲慼處,冷向陽差點哭了出來。

“豈有此理,林戰這是要造反不成,向陽,你放心,我這就帶領龍虎隊的人,去把林戰抓來,西境還輪不到他來囂張跋扈!”

公孫瓚說完,直接掛了電話。

“嘿嘿,成了!”

放下

電話,冷向陽得意的笑了,他彷彿看到林戰被龍虎隊的人,五花大綁的抓起來,並且直接槍斃的場景。

西境郊外的軍事基地內,公孫瓚帶著龍虎隊員,雄赳赳,氣昂昂的開拔,經過的途中,遇到的所有戰士都恭敬的給公孫瓚敬禮。

公孫瓚的頭銜雖然不高,但是,功夫過硬,而且方法獨特,無論什麼樣的孬兵,隻要到了公孫瓚的手裡,愣是讓他帶的像嗷嗷叫的老虎一樣,這也是雷戰欣賞公孫瓚的地方。

所以,雖然官職不大,但是,在軍營裡,所有人對公孫瓚都特彆尊敬。

公孫瓚一身戎裝,精神抖擻,靈活的躍上汽車,大手一揮。

“所有人聽令,目標大鵝島酒店,出發!”

幾輛裝甲車嗷嗷的啟動,飛一樣開往西城大鵝島酒店。

大鵝島酒店,林戰和明道幾人教訓了冷向陽幾人之後,重新回到包房,推杯換盞有說有笑,直到酒足飯飽,這才離開。

明道幫了他這麼大的忙,所以,林戰親自送幾人到酒店門口。

“多謝林帥熱情款待,今天太晚了,我們就不打擾林帥休息,告辭!”

明道帶領頭向林戰拱手告彆。

還冇等幾人上車,忽然,一陣刺耳的車笛響起,緊接著幾輛迷彩裝甲車呼嘯而來,在林戰幾人的麵前停了下來。

看著裝甲車來勢洶洶,明道和朱棣同時嚇了一跳,目瞪口呆的看著。

“來人,有人行刺首座!”

湯鎮雍首先反應過來,大喝一聲,朱棣帶來的人,立刻子彈上膛,把明道保護在中間,槍口對準了裝甲車。

“你們是什麼人,敢首座麵前如此囂張,給我死下來!”

朱棣向前一步走,聲音洪亮,的對著裝甲車怒斥到。

嘎吱!

車門一開,公孫瓚英姿颯爽的走下車來,渾身的氣質不怒而威他幾步來到朱棣的麵前,冰冷的目光看向朱棣。

“你,讓我死下來?!”

公孫瓚肩膀上的幾道杠,當時臉色一變。

西境,龍虎隊,總教頭公孫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