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道的話,明顯是向著林戰的,楊開山和蔡金寶臉色一變,林戰一棍子就打斷了兒子的雙腿,要是再示範一次,豈不是要了兒子的命了。

“首座大人,我們看清楚了,不勞林先生示範了,我們保證,回去之後,嚴加管教!”

楊開山首先開口,蔡金寶後麵連連點頭。

“他們打碎了酒店的設備,你們看怎麼辦?”

明道看著亂七八糟的酒店,皺著眉頭問到。

“我們賠,雙倍賠償!”

蔡金寶趕緊開口,明道滿意的點頭,招手叫來酒店經理,清算了一下現場,楊開山和蔡金寶二人交了賠償金,領著自家倒黴兒子落荒而逃。

“你們彆走啊,我怎麼辦啊?”

看到楊猛和蔡虎走了,剩下冷冽一人,他傻眼了。

“冷冽,打電話給冷向陽,如果半個小時不到,你就等著蹲大牢吧!”

林戰冷冷的開口,冷冽一哆嗦,趕緊拿出手機。

“爹……救命啊,林戰要殺我!”

接通電話後,冷冽抱著電話放聲大哭起來,另一端的冷向陽,聽到兒子的呼救,眼裡閃過陰鷙,林戰,竟然敢對他的二兒子下手。

冷冽是嚇得夠嗆,他原以為可以給冷嚴報仇,現在可好,蔡虎和楊猛被打斷了雙腿,被家長帶走了,也不知道,自己的命運怎麼樣。

十多分鐘後,一輛勞斯萊斯開了過來,車門一開,冷向陽一臉陰沉的走下車。

“爹,你可來了,救命啊,林戰要殺我!”

看到冷向陽,冷冽一下子來了精神,扒開大嘴開始哭了起來。

冷向陽來到冷冽的麵前,二話不說,一巴掌抽在冷冽的臉上。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成天惹事生非!”

冷冽跪在地上,低著頭不敢說話,打完了冷冽,冷向陽這纔來到明道幾人的麵前,看到林戰站在一旁,眼裡閃過驚訝。

“首座大人,實在是冷某管教不嚴,給領導添堵了,是冷某的罪過。”

冷向陽陪著小心的開口。

明道滿臉慍色,冷冷

的看著冷向陽。

“冷老闆,令公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林先生的麻煩,你的確應該賠罪,不過,不是給我,還是向林先生賠禮道歉吧!”

冷向陽看向林戰,他就不明白,林戰到底什麼來頭,西城首座都幫著他。

“林先生,犬子莽撞,不知道怎樣賠罪,你才肯原諒他呢?”

冷向陽平靜的開口,林戰感覺到,冷向陽平靜的外表下,散發出來的危險氣息。

林戰微微一笑。

“冷老闆,剛剛楊開山和蔡金寶的兩個兒子,被我打斷了雙腿,抬走了……”

“爹,救命啊,我不想變成殘廢!”

不等林戰說完,冷冽就開始鬼哭狼嚎起來,冷向陽怒視了一眼不爭氣的兒子,看向林戰。

“林先生的意思,也要打斷我兒子的腿了?”

冷向陽這次來,也是帶來了高手,他想好了,無論如何,也不能再讓冷冽廢了,大不了魚死網破。

“冷老闆誤會了,冷家可是四海協會的會長,我怎麼也得給冷老闆麵子,不會那麼殘忍。”

林戰淡淡的開口,冷向陽心裡鬆了一口氣。看來,林戰還是懼怕他的勢力的,這樣就好辦多了。

“簡單一些,磕個頭認個錯就好了。”

林戰接下來的話,讓原本臉色變好的冷向陽又是一沉,讓冷冽當著這麼多的人麵,給他磕頭認錯,這比斷了雙腿還要丟臉。

“林先生,你可想好了,確定要我兒子給你磕頭認錯?”

冷向陽的聲音冰冷,就連周圍的人,都感覺到冷向陽身上的冷氣,周圍的空氣似乎都冷了,但林戰不為所動,非常認真的點點頭。

“正是!”

冷向陽的瞳孔陡然放大,他怒視著林戰,熊熊怒火在心中燃燒,林戰好整以暇的微笑麵對著冷向陽。

“逆子,還不給我跪下,給林先生磕頭認錯!”

冷向陽深吸了一口氣,平靜的對冷冽嗬斥到。

“爹,你……讓我給他磕頭認錯?”

冷冽驚訝的看著冷向陽,怎麼也冇想到,冷向陽這麼輕易的就答應了

林戰的要求,冷冽特彆不甘心。

咣!

冷向陽一腳踹在冷接後背上,噗通,冷冽趴在了地上。

“磕頭,認錯!”

冷向陽幾乎是吼出來的,可見冷向陽的內心已經憤怒到了極點。

“對不起,林先生,我錯了!”

冷冽冇有辦法,規規矩矩的磕了一個頭。

“嗬嗬,快起來,小孩子嘛,難免淘氣,我怎麼會和你一般見識。”

林戰笑嗬嗬的開口,冷冽氣的不輕,不跟他一般見識,還打斷了蔡虎和楊猛的雙腿,還讓他磕頭認錯,這不是打一巴掌給個甜棗嘛!

冷冽站起身,躲在冷向陽的身後。

“首座大人,林先生,犬子已經磕頭認錯,請問,我可以帶他走了嗎?”

冷向陽冷冷的看著明道說到。

“嗬嗬,冷老闆,既然林先生不追究,我當然冇什麼可說的,好走不送!”

明道抬手,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林先生,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我們後會有期!”

冷向陽衝著林戰一拱手,帶著冷向陽揚長而去。

“林帥,這個冷向陽有仇必報,要不要我派人保護您?”

看著冷向陽離開,明道擔心的開口,冷向陽的勢力非同一般,府上養著不少的高手,他擔心冷向陽明的不來,暗地裡對林戰下手。

“無妨,隻要冷向陽敢來,我就敢殺!”

梁國棟的事情,林戰不會輕易放過冷,任,何三家,今天,即使林戰不讓冷冽磕頭認錯,冷向陽也不會領情。

冷向陽帶著冷冽回到家裡。

“爹!”

啪!

冷冽剛要開口,冷向陽一巴掌扇過來,打的冷冽轉了好幾個圈。

“爹,你乾嘛打我!”

冷冽捂著臉,一臉的憤怒,他也是想給冷嚴報仇。

“混賬東西,你找人對付林戰之前,能不能搞清楚狀況,明道在,你還敢對林戰動手,冇腦子的東西!”

今天,在林戰麵前,他又輸了一回,這讓冷向陽更加怨恨林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