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放屁,憑你們這些下三濫,還能殺的了狂徒,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

冷嚴突然間大叫起來,他用嗓門壓製自己內心的恐懼,如果滅龍說的是真的,今天,他恐怕很難活著走出酒店。

林戰淡淡的看向冷嚴。

“你是冷向陽的兒子?”

冷嚴下意識的點點頭。

“嗬嗬,還真是冤家路窄啊。”

林戰站起身,來到冷嚴的麵前,俯視著地上的冷嚴。

“今天,我不殺你。”

呼!

冷嚴鬆了一口氣,不殺他就好啊。

“回去告訴冷向陽,還有何澤和任重那兩個老匹夫,怎麼吞冇梁國棟的九轉金丹的秘方,怎麼給我吐出來,還有,親自到濱城,到梁國棟的墳前,磕頭謝罪!”

冷嚴瞪著眼睛看著林戰,冇想到林戰是為了梁國棟而來,那麼,那個叫做梁柒柒,應該就是梁國棟的家人了。

王少江也是震驚的看著林戰,梁柒柒介紹林戰的時候,他以為林戰就是窮當兵的,剛剛他還嘲笑林戰啥也不是,現在林戰敢和西城四海協會的人作對,他望著林戰,渾身有點不寒而栗。

“不,不可能,讓我們給梁國棟磕頭認錯,做夢!”

冷嚴色厲內荏的開口。

“如果,你們選擇拒絕,那就等著從世界消失吧!”

林戰冷冷的說完,衝著滅龍一揮手。

“挑斷他的腳筋手筋,送給冷向陽。”

“是,先生!”

滅龍答應一聲,幾步來到冷嚴的麵前。

“林戰,你,你敢,我可是冷家大少爺,我爹是不會放過你的,啊……”

冷嚴驚恐的大叫著,爬起來就往外跑,滅龍抬腳,直接踹在冷嚴的後背上,冷嚴一聲慘叫倒在地上

“不……不要……不要殺我!”

冷嚴倒在地上,驚恐的看著越來越近的滅龍,一種絕望湧上心頭。

嘭!

嘭!

哢嚓!

滅龍的腳踢在冷嚴的雙腿上,鑽心的疼痛,讓冷嚴忍不住慘叫起來。

嘭!

嘭!

哢嚓!

冷嚴的雙腿雙腳被滅踩斷,冷嚴再也忍不住,兩眼一翻,暈死過去。

王少江驚恐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冷嚴恐怖的慘叫聲,嚇得他差點尿了褲子。

林戰看向王少江。

“派幾個人,把他送給冷向陽。”

王少江不敢說半個不字,趕緊安排保安,七手八腳的把冷嚴和他的手下抬了出去。

等到包房裡安靜下來後,林戰讓人把東西撤掉,重新換上酒菜。

“姐夫,我爺爺就是被他們害死的,是嗎?”

梁柒柒滿眼通紅,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秦柔心疼的摟著梁柒柒,也是滿臉淚水。

“柒柒,你放心,我已經把話帶給他們三個,如果他們不照做,我會讓他們徹底消失。”

秦柔一臉擔憂的看著林戰。

“林戰,用我們幫忙嗎?”

秦柔雖然問了,但是,她也明白,根本就幫不上。

“不用,等到處理了四海協會,你就等著那些經銷商和我們簽訂的協議,把醫藥公司開到西城來。”

林戰開口說到。

一頓飯,秦柔和梁柒柒吃的膽戰心驚。

西城,冷向陽的彆墅。

“冷嚴,是什麼人把你打成這個樣子!”

冷向陽咆哮的聲音響徹整個冷家彆墅,兒子剛回來,就被人打斷了手腳,冷向陽怎麼能不憤怒。

冷嚴隻有出氣冇有進氣,斷斷續續的說完整個過程。

“爹,你要給兒子報仇啊!”

冷嚴痛哭流涕,冷向陽趕緊讓人把冷嚴送往醫院治療。

“可惡,林戰,我要殺了你,為我兒報仇!”

冷向陽目露凶光,牙呲目裂,恨不得立刻殺了林戰,可是,狂徒已經死了,他現在隻能把何澤與任重兩個人叫來,商量如何殺了林戰。

“林戰傷害我兒,此仇不報誓不為人!”

麵對何澤任重,冷向陽惡狠狠的說到。

何澤和任重互相看了一眼,他們心裡有鬼,給梁國棟磕頭認錯,當中也有他們兩家。

“冷兄,不要輕舉妄動,連狂徒都不是林戰的對手,

此人一定有過人之處,這樣,我們先瞭解一下林戰的背景,再做打算也不遲。”

何澤開口說到,他心裡一直有個疑問,在動梁國棟的時候,他們已經摸清梁國棟的底細,就是濱城的富商,冇有其他的背景,所以,他們才毫不顧忌的殺了梁國棟。

然而,林戰來了,雖然林戰稱是梁國棟的孫女婿,可是,他身邊的人,身手不凡,普通人應該不會這樣。

他擔心,林戰的背景強大,萬一出錯,他們可就完蛋了。

“對,對,何老弟說的有道理,我認識一個人,叫做梁國慶,他是梁國棟的同族兄弟,此人原來在正府工作,雖然退休了,人脈還在,讓他出麵會會林戰,如果能夠把林戰震懾住,我們就不用大動乾戈了。”

聽了任重的話,冷向陽也冷靜下來,不過,如果林戰就是一介莽夫,何澤他們不追究,他也要殺了林戰,給自己的兒子報仇。

林戰三人用完晚餐,梁柒柒回房休息,林戰和秦柔在一個房間。

“林戰,外公的事情,讓你得罪了冷向陽,真是對不起。”

秦柔感覺特彆不好意思,從認識林戰開始,秦家就問題不斷,一直都是林戰幫著解決。

“傻瓜,你是我老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放心,我不會讓老爺子枉死。”

林戰揉了揉秦柔的頭髮,然後把她摟在懷裡。

“你和小喵是我最重要的人,我們不分彼此,以後不要說見外的話。”

秦柔的心裡湧過暖流,微紅著臉摟著林戰。

就在這時候,林戰的電話響了,拿起來一看,是陌生號碼。

“喂,你好?”

林戰接聽後,禮貌的開口。

“你是林戰?”

對方的語氣特彆橫,林戰稍微愣了一下,隨即點頭。

“對,我是林戰!”

“我是梁國慶,同梁國棟是本家,按輩分你應該叫我三爺爺。”

秦柔和梁柒柒就在旁邊,自然聽到了梁國慶的話,梁柒柒也聽梁國棟說過,有個同族的堂兄在西境,卻從來冇有見到過。

林戰嘴角扯出冷笑,梁國慶現在露麵,絕對跟四海協會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