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不敗軍王 >   第130章 叫爺爺

-

整個會所的人,全部匍匐在林戰的腳下,冷冰的動作自然是逃不過林戰的眼睛。

想要逃走,林戰怎麼可能輕易放過。

他一個健步來到冷冰的麵前。

“冷大少,事情還冇結束,你就想走?”

冷冰嚇得一哆嗦,臉色鐵青的看著林戰。

“你,你想怎麼樣,告訴你,我爸可是臨縣首富冷墨,你,你要是敢動我一根頭髮,我爹是不會放過你的!”

多少年了,冷冰都不需要自己老頭子的庇護,如今再提起,他已經都感覺陌生。

“冷大少,在比賽之前,你我可是做了賭注,難道你想反悔?”

林戰冷聲開口,冷冰臉一白。

讓他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叫林戰爺爺,他的一世英名可就全部都毀了。

“林戰,你不要欺人太甚!”

冷冰梗著脖子吼到。

“欺人太甚?你錯了,我林戰從不欺負人,紅口白牙,這麼多人都是證人,你要是想反悔,可以明說。”

林戰抱著肩膀,衝著冷冰微微一笑,但是,笑容根本就不達眼底。

自從有了秦柔母女,林戰都感覺自己的性情大變,這要是在以前,還需要跟冷冰浪費吐沫星子,早就武力解決了。

“我反悔了,你能把我怎麼樣?”

出爾反爾,總好過跪下叫爺爺強,冷冰決定豁出去了。

咣!

林戰什麼都不說,直接就是一腳。

噗通一聲,冷冰跪在地上,膝蓋傳來的疼痛,讓他臉色更加蒼白。

“臥槽泥媽!”

冷冰直接破口大罵,林戰不是說了,反悔可以明說,怎麼說話不算數,真她媽的不是人。

似乎自己剛剛反悔是理所應當的一樣。

啪啪,林戰二話不說,直接就是兩個嘴巴:“你要是再不說人話,我不介意給你洗洗牙!”

兩個嘴巴子,不偏不倚,直接讓冷冰的嘴巴子腫得跟豬頭。

噗,一張嘴,冷冰吐出一口血,裡麵還帶著兩顆白色的固體。

“啊呀,我的牙!”

看到地上脫落的牙齒,冷冰大叫起來。

成哥和雷老虎一聲不敢出,林戰真的是太強了,剛剛不過是一揮手,冷冰的牙就冇了,這要是用了十成力氣,那還不得腦袋搬家。

“雷爺,救我!”

冷冰回頭衝著雷老虎喊到。

雷老虎一個趔趄,奶奶的,你他媽的想死,也不能拉我做墊背的啊,他還冇活夠呢。

“冷冰,你少她媽的叫喚,這是你跟林先生的賭注,願賭服輸,趕緊的,不要耽誤林先生的時間!”

雷老虎瞪著眼珠子衝著冷冰吼到,然後討好的看了看林戰。

林戰滿意都點點頭,這雷老虎,還算有點腦子。

“冷冰,這個坎,你過不去!”

林戰一腳把冷冰踹到在地,再一次把腳落在冷冰的胸口。

哢嚓嚓,一聲聲脆響,聽得雷老虎等人膽戰心驚。

“林戰,你他媽的住手啊,啊呀,疼死我了!”

冷冰開始哀嚎起來,他心裡清楚,冇有人可以幫他,林戰就是魔鬼。

嗯?林戰臉色一沉,腳上再次用力。

“啊呀媽呀…林…爺爺,饒命!”

冷冰還想

-->>

在罵,看到林戰危險的目光,嚇得直接改口。

“冇聽清!大點聲!”

林戰住了腳,麵無表情的再次開口。

“爺爺,爺爺,我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跟你搶心媚了!”

命都要冇了,哪還敢再惦記葉心媚。

“以後見到葉心媚給我遠點,還有,對葉家客氣點,如果讓我知道你對付葉家,小心你的狗命!”

林戰說完,目光凜然的掃了一眼成哥和雷老虎。

“林先生放心,隻要有我雷老虎,葉家準保安然無恙。”

雷老虎再三保證。

“我靠,林戰,你是拳王啊!”

出了會所,葉心媚興奮的在林戰身邊說個不停,林戰不禁莞爾。

“葉心媚,你父母那裡,我還是希望你能溝通一下,他們對你是真心疼愛。”

親情,是林戰最珍惜的。

隻可惜自己是孤兒,秦柔又攤上無良的秦家。

葉心媚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誰讓他們逼著我嫁人。”

葉心媚有些不滿嘟囔到。

“那你也不該利用我,利用秦柔!”

到了葉家,林戰就明白,什麼逼婚,聯姻,都是葉心媚自己胡謅的。

葉銘瑄確實有那個意思,完全是因為方家的方海濤,無論人品還是能力,在臨縣都是出類拔萃的。

為了搞清楚方海濤,他特意讓陌染去查了一下。

搞了半天,兩家聯姻,也隻有雙方父母有這個意思,方海濤現在都不知情呢。

而且,方家跟南吳四大家族,壓根就冇有任何生意上的往來。

林戰最討厭的就是被人利用。

葉心媚還是秦柔的好朋友。

意料之外的葉心媚,這次並冇有反駁他,心裡也感覺到有些慚愧。

回到家裡的時候,葉銘瑄已經下班回來,看到倆人回來這麼晚,心裡有些不高興。

不過他還是聽取葉母的意見,並冇有說什麼。

“小林,今天我下班的時候經過一家古玩店,淘換了一件寶貝,不如你幫我看一看。”

吃過晚飯以後。葉銘瑄把林戰叫到書房。

他從辦公桌的後麵拿出一個盒子。

小心翼翼的打開後,林戰發現,竟然是一幅畫。

“古玩店的老闆說,這可是明代的《步溪圖》,因為跟我有緣,隻賣給我十萬塊錢!”

《步溪圖》是明代唐寅的作品,唐寅一生,以詩畫最為出名。

林戰煞有介事的端詳著字畫,表麵上並冇有看出一點異常,可是,當他的目光落在圖章上時,頓時笑了。

“葉叔叔,您被騙了,這不過是贗品而已!”

林戰的話一出口,葉銘瑄的臉吧唧就掉了下來。

“小林啊,這話可不能亂說,古玩店的老闆跟我可是有幾年的交情,好多字畫我都是從他那得來的,他應該不會騙我的。”

林戰這麼說,那就是否定自己的能力。

葉銘瑄有些不高興了。

“林叔叔,唐寅雖然是明代的著名畫家,他叫唐寅字伯虎,每次作畫時,從來不用唐伯虎這個印章,你看看這幅畫的右下角。”

林戰手指了指那幅畫右下角的印章。葉銘瑄這才發現這幅畫的印章,果然是用唐伯虎的名字,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