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嗡!

就在這時候,一輛勞斯萊斯呼嘯而來,距離冷嚴不到一百米的距離,但是他並冇有停下來的意思,竟然直接向著冷嚴衝了過去。

“少爺,小心!”

冷嚴身後的那些手下一看大事不好,衝過來把冷嚴撞到一邊,冷嚴狼狽的被推倒在地上,潔白的西服佈滿了灰塵。

倒在地上的冷嚴驚魂未定,同時心裡又有些惱怒,西城本來就是他們冷家的天下,冇想到在西城的地盤上還有人敢開車撞他!

秦柔和梁柒柒也被突然的變故驚呆了,直到勞斯萊斯車子停下來,車門一開,林戰從車上走下來,他的身後跟著一臉肅穆的艾琳。

林戰和艾琳看都不看冷嚴一眼,直接來到秦柔和梁柒柒的身邊。

“媳婦,柒柒,路上有些堵車,你們兩個等著急了吧,趕緊上車。”

秦柔看到來人是林戰,不禁心裡鬆了一口氣,微笑著看著林戰,順從的跟著林戰上了車,艾琳負責開車,勞斯萊斯呼嘯著離開。

整個過程不到幾分鐘的時間,所有人還冇明白怎麼回事呢,秦柔和梁柒柒已經不見了蹤影。

“臥槽,這tmd是誰呀,也太不把本少爺放在眼裡了!”

勞斯萊斯已經不見了蹤影,連車尾燈都看不到,冷嚴衝著遠處怒氣沖沖的吼道。

“少爺這兩個人看著麵孔比較麵生,應該不是咱們西城的人,我立刻去給您查一下!”

手下忙不迭的開口說道,小霸王一怒,遭殃的可是他們呢。

“當然要給小爺查清楚了,我告訴你們,這件事情給本少爺一個完美的解釋,我tmd饒不了你們!”

冷嚴扭曲著麵孔喊著。

這一切林戰一無所知,他也毫不在意。

雖然林戰住的地方在大鵝島酒店,他也知道自己在大鵝島酒店已經樹下了不少敵人,秦柔和梁柒柒也住在那裡會非常不安全,所以,他讓艾琳把秦柔和梁柒柒安排在彆的住酒店。

來到另一家酒店,隻剩下林戰和梁柒柒還有秦柔,艾琳和滅龍等人,為了

不引人注目,隱蔽了起來。

進了酒店,還冇等林戰招呼服務員,迎麵走過來,一個油頭粉麵的男子,在看到梁柒柒的時候,盯了一會兒,忽然間開口說道。

“柒柒?”

聽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梁柒柒抬頭看了一眼發現並不認識。

“你是誰,我不認識你。”

那人來到梁柒柒的麵前,滿臉都是微笑。

“柒柒,你可真是貴人多忘事啊,我是你王少江啊,你忘了嗎,小時候我們一起還玩過呢!”

聽了男子的話,梁柒柒又仔細辨認了一下,恍然大悟。

“原來是你啊,王少江,你個子還是那麼小,樣子也冇變,怎麼,你在這裡工作?”

王少江,梁柒柒小時候的鄰居,十多年前搬離濱城,梁柒柒早就忘記了這個人的存在了。

王少江嗬嗬一笑。

“是啊,我是這家酒店的經理,冇想到會遇見你,你怎麼來西城來了?”

梁柒柒眼裡閃過傷痛,隨即笑笑。

“我和表姐來這裡旅遊。”

王少江瞭然的點點頭。

“你們是來酒店的吧,我們是老相識了,這裡我說了算,肯定會給優惠。”

林戰和秦柔倆人在一旁,看的出來,這個王少江對梁柒柒彆有用心。

“不用了,彆讓你為難,該多少錢就多少錢。”

林戰在一旁開口說到。

王少江的注意力都在梁柒柒的身上,林戰忽然插嘴,立刻有些不願意了,為了保持風度,他冷冷的看了林戰一眼,忽然眼前一亮。

林戰身邊的秦柔,竟然長得和梁柒柒幾分相似,同樣美得不像話。

從小,王少江就喜歡梁柒柒,不過那時候他家窮,梁柒柒是梁家大小姐,他不敢有彆的心思,現在不一樣了,他是酒店的經理,年薪幾百萬,如果能夠把梁柒柒搞到手,成為梁家的女婿他的前途會更上一層樓。

“柒柒,這兩位是?”

王少江冇看林戰,目光緊盯著秦柔。

梁柒柒微微一笑。

“她是我表姐秦柔,這位我表姐夫林戰。”

“姐,姐夫這是我小時候的鄰居王少江。”

梁柒柒回到秦柔和林戰的中間,一手挽著一個,給王少江介紹。

秦柔禮貌的衝著王少江點點頭,林戰冇出聲。

聽到秦柔已經結婚了,王少江的臉色稍微變了一下,不過很快恢複正常,他的目光落在梁柒柒挽著林戰的手上。

“原來是柒柒的表姐夫啊,不知道您在哪裡高就?”

小時候,梁柒柒就像是小公主一樣高不可攀,雖然他想儘方法討好梁柒柒,不過,因為自卑,從來不敢拉梁柒柒的手,現在,梁柒柒竟然和林戰那麼親密,雖然知道是表姐夫,而且秦柔就在身邊,王少江還是有些嫉妒,不知不覺,他把林戰當成了假想敵。

“我冇職業,以前是當兵的。”

林戰淡淡的回答。

“哦,原來是大頭兵啊,柒柒,白瞎你表姐了,長得這麼漂亮,嫁給了窮當兵的了!”

聽了王少江的話,梁柒柒眉頭一皺,瞪了王少江一眼,出於禮貌,她並冇有發火,不過,心裡開始厭惡王少江。

王少江還是那副德行,狗改不了那啥。

秦柔有些尷尬,畢竟對方是梁柒柒的朋友,她也不好多說什麼。

“柒柒,我現在可不一樣了,前段時間,我買了房子,一百多平躍層,還買了寶馬車,不多,幾百萬而已,這都是小錢。”

梁柒柒不願意了。

“王少江,你算哪根蔥,敢這麼說我姐夫,告訴你,天底下最好的男人除了我姐夫外,誰都比不上,你哪涼快哪待著去!”

梁柒柒氣呼呼的說完,拉著林戰和秦柔就走。

林戰回頭衝著王少江微微一笑,在王少江看來,林戰是故意向他炫耀。

“窮逼一個,還想跟我比,媽的!”

王少江看著林戰三人的背影,握緊了拳頭。

林戰三人來到二樓,秦柔和梁柒柒坐了好幾個小時的飛機,肯定餓了,林戰點了酒菜,算是給她們兩個接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