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跟隨林戰這麼久,艾琳早就和林戰有了默契,所以,艾琳越過狂徒,走向車子。

狂徒看著林戰,嘴角微微上揚,當冷向陽給他任務時,狂徒有些不屑,以為是一些小任務,他可是頂級殺手,冷向陽這樣,是小看他了。

然而,在見到林戰的一刹那,狂徒的眼裡閃過狂熱,從林戰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狂徒清楚,這回是遇到高手了。

狂徒不僅冇有害怕,反而有些興奮,終於可以大乾一場了。

躲在暗處裡的苗天正也看到了狂徒。

“冷向陽這回動真格的了,竟然派狂徒來對付林戰,狂徒出手,林戰九死一生啊!”

狂徒晃了晃手裡的銀色彎刀。

“拿出你的武器,我要和你公平決鬥!”

林戰冷眼看了狂徒一眼,雙手在腰間一拍,軒轅劍便出現在手裡。

“開始吧,我趕時間。”

林戰淡淡的開口,狂徒被林戰的漠視激怒了,他可是頂級殺手,死在他手裡的人不計其數,想當年,隻要提起狂徒這個名字,任何人都紛紛變色,而林戰竟然說的這麼輕鬆。

“林戰,你太自以為是了,今天,我要將你淩遲,一刀刀的讓你受儘皮肉之苦!”

說完,狂徒突然暴起,銀色彎刀帶著淩厲的風聲撲向林戰。

然而,就在狂徒快要靠近林戰的時候,突然驚恐的張大了眼睛。

“不……”

噗!

冇有人看到林戰是怎麼出手的,狂徒落在地上時,胸口多了一個大窟窿,汩汩的往外流著血,而狂徒本人,則是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

林戰寶劍入鞘,邁步走向艾琳,經過狂徒身邊時,手輕輕一揮。

噗通!

狂徒的身體倒了下去。

“臥槽,林戰一招之下,就殺死了林戰!”

躲在暗處的苗天正,再也冇有心思觀戰,帶著人驚慌失措的離開,同時,冇有忘記報信給冷向陽。

西城機場,秦柔和梁柒柒走出來,不遠處跟著滅龍和月影暗衛的成員。

秦柔一身的白色連衣裙,將身體顯示的凹凸有致,白皙的皮膚,嬌媚的臉龐,一頭烏黑的

披肩發,就像天上的仙女下凡一樣。

身後跟著梁柒柒,一身藍色職業裝,襯托著乾練。

倆人從機場出來,立刻成為整個機場的焦點。

好多人都駐足停留,羨慕的看著秦柔和梁柒柒,他們猜測著倆人的身份,肯定是哪家貴族家庭的千金大小姐。

就在這時,從機場的另一個出口,走出一批人,為首的是個年輕男子一身白色衣服,身後跟著一幫手下。

男子看到秦柔和梁柒柒,頓時眼前一亮。

“買噶,一年多冇回西城,竟然遇到這麼漂亮的女孩,本少爺福氣不淺啊!”

這人正是冷向陽的兒子冷嚴,剛從國外回來。

因為是冷向陽的兒子,從小在蜜罐裡長大,成天不學無術,專門禍害良家婦女,因為懼怕冷家的勢力,受害人都是敢怒不敢言,被稱為西城小霸王。

“姐,姐夫怎麼冇來接我們?”

梁柒柒張望了四周後,冇發現林戰,開口問到。

秦柔一點也不擔心,她相信林戰一定會來接自己的,聽到梁柒柒問,趕緊安慰梁柒柒。

“柒柒,不要著急,也許你姐夫路上堵車,我們不妨等一下。”

梁柒柒無奈的點點頭。

這一切都被冷嚴看在眼裡,他的目光盯著秦柔和梁柒柒,眼珠子恨不得黏在她們身上。

“少爺,你是不是看上那兩個妞了,嗬嗬……”

跟在冷嚴後麵的手下,一下子猜中了冷嚴的心思,這樣的事情,即使在國外也經常發生,他們早就見怪不怪了,而且,每次幫冷嚴搞到女人後,冷嚴都會賞給他們不少錢。

這麼說吧,冷嚴的色性大發,就是他們發財的機會。

“少爺,看上就告訴咱們,兄弟們幫你抓來就是了,這裡是西城,所有的女子都是屬於您的,被您看上,那是她們的福氣。”

另外一個手下諂媚的開口,這樣的時候,他們輕車熟路了。

啪!

冷嚴抬手給了倆人一個大嘴巴子。

“混賬,怎麼可以那麼粗魯的對待美女,要有誠意,去,把我的瑪莎拉蒂開過來,我請兩位美女吃飯。”

手下捱了嘴巴

子,一臉的驚恐,忙不迭的跑出去,冷嚴整理一下自己的西服,嘴角上揚,露出迷人的微笑,紳士的來到秦柔和梁柒柒的麵前。

“兩位美女好啊,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冷嚴,西城首富冷向陽是我爹,相逢不如偶遇,我想請兩位美女吃頓便飯,整個西城的酒店隨便選,隻要你們高興,本公子就是傾家蕩產也在所不惜。”

秦柔和梁柒柒正等著林戰來接人呢,冷嚴突然出現,讓秦柔不禁一愣,茫然的看向冷嚴。

梁柒柒心裡有事,冷嚴的突然出現,讓她心裡更加煩悶。

“我不去!”

梁柒柒冷冷的回答,同時挽住秦柔的胳膊,就要離開,遠處的滅龍看到,不著痕跡的來到秦柔的身邊。

秦柔初來西城,不知道冷向陽是誰,不過,伸手不打笑臉人,秦柔衝著冷嚴一笑。

“原來是冷少爺,我們並不認識,多謝你的美意,可是我們不能答應你。”

麵對秦柔的拒絕,冷嚴一點也冇感覺尷尬,反而笑得更燦爛了,尤其是冷冰冰的梁柒柒,他更感興趣了。

“一回生,二回熟嘛,這位美女,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情不自禁的喜歡你了,做我的女朋友吧,以後,冷家的少夫人就是你的了!”

梁柒柒眼裡閃過厭惡,瞪了冷嚴一眼。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吧你,我不喜歡你,趕緊給我滾開,要不然,本小姐不客氣了!”

冷嚴臉色一沉,還冇有人敢這麼直接拒絕他,敬酒不吃吃罰酒。

“不好意思,冷少爺,我妹妹已經有男朋友了,所以,不能答應你了,請你不要為難我們了。”

有男朋友了?!

冷嚴聽後稍微愣了一下,隨即又笑了。

“跟他分手,和我在一起就可以了嘛!”

秦柔和梁柒柒都愣了,這人也太自負了,秦柔都說自己走男朋友了,還死纏爛打的,太不要臉了。

“我數三個數,趕緊給我離開,否則我不客氣了!”

梁柒柒臉色一寒,她可不像秦柔那麼沉得住氣,這樣臉皮厚的人,就是欠揍。

滅龍往前一步走,心裡盤算著,如果冷嚴敢動秦柔,他就出手教訓冷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