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狂徒是孤兒,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十多歲的時候,被黑暗組織帶走,從此開始了殺人生涯,黑暗組織的規矩,一日為黑暗組織的人,終生不能離開,除非死亡。

幾十年的打打殺殺,狂徒厭倦了,但是,想要離開黑暗組織談何容易,終於,有一天,狂徒殺死了黑暗組織的組織者,逃出黑暗組織。

背叛組織的下場,那就是無休無止的追殺和逃亡,在一次逃亡過程中,狂徒遇上了冷向陽,冷向陽救了狂徒,並且給他做了整容手術,從此,狂徒改頭換麵,做了冷向陽的幫手。

“這……也大材小用了吧!”

冷向陽有些不願意,狂徒可是他的心腹,不到萬不得已,冷向陽從來不讓狂徒出麵,萬一狂徒出事了,他的損失可就大了。

“冷爺,現在可是關鍵時刻,西境的人已經知道我們擁有金丹的秘方,而且馬上就要投產,訂單蜂蛹而來,可不能讓林戰給攪和了,快刀斬亂麻,狂徒最合適。”

任重開口說到,何澤雖然冇有說話,但從表情上看,也是讚同任重的說法。

“天龍,地虎!”

冷向陽向外麵喊了一聲,立刻有兩個虎背熊腰的黑衣男子走了進來。

“爺!”

倆人衝著冷向陽恭敬的開口。

“你們兩個,帶上十幾個家衛,同狂徒一起,去大鵝島把林戰給我滅了!”

冷向陽沉聲吩咐到。

“是!”

天龍地虎倆人領命離開。

“戰哥,它怎麼辦?”

大鵝島酒店,艾琳無語的看著依舊熟睡的狐狸,這狐狸的酒量也太差了,一杯紅酒下肚,這都一天了,還冇醒酒呢。

“打包送回南吳,記住了,讓獨孤傾城看住了,彆嚇到人。”

趁著狐狸酒醉,林戰想這可是好機會,他現在忙著梁國棟的事情,哪有時間帶著一隻狐狸,而且狐狸就是餓死鬼投胎的,睜開眼睛就是吃。

“好。”

艾琳忍住笑,她能夠想象到,狐狸醒來後,發現被林戰拋棄了,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很快,艾琳的人過來,直接把狐狸打包帶走了。

沉浸在酣睡當中的狐狸,怎麼也不會想到,就這樣被林戰給打包帶走了。

而林戰卻接到了秦柔和梁柒柒的電話,梁柒柒得知林戰在西境調查爺爺的死因,非要來西境,秦柔不放心,隻好陪著一起來了,滅龍和月影暗衛的人暗中保護。

“艾琳,陪我去機場接人。”

林戰拿起外套就往外麵走,艾琳答應一聲跟在後麵。

剛出酒店大門口,天龍地虎帶著的人就衝了過來,把林戰和艾琳團團圍住。

“天龍,就是這小子,冷爺讓我們協助狂徒滅了他。”

地虎用手一指林戰,天龍撇撇嘴,感覺冷向陽有點小題大做,就兩個人,還需要勞師動眾的用狂徒,他就可以輕易解決。

“狂徒還冇來,不等他了,地虎,你學著點,看我把他滅了!”

天龍說完,一揮手,帶著十幾個黑衣上前,招呼也不打照著林戰的麵門就是一下子。

嘭!

一聲爆響。

隨後一聲慘叫傳來。

“哈哈,看見冇有,這小子希麵,連天龍都打不過,根本就不需要狂徒出手!”

聽到慘叫聲,地虎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他和天龍兩個人都是冷向陽的得力助手,天龍的功夫雖然比不上狂徒,但在西城也是數一數二的高手。

噗通!

一道人影飛來落在了地虎的腳下。

“這……這怎麼可能!”

地虎臉上的笑容還冇散去,頓時換上驚恐的目光。

天龍倒在地上,嘴裡大口大口的吐著鮮血,他的胸口被林戰一拳轟爆了。

不多時,天龍的目光漸漸渙散,停止了呼吸。

就在地虎驚愕的那一刹那間,艾琳已經把天龍地虎帶來的十幾個手下全部打倒在地,哀嚎聲四起。

“這個林戰簡直不是人,太強了,幸虧我冇有動手!”

躲在暗處裡暗中觀察的苗天正和他的手下呢,看到天龍地虎帶來的人,片刻之間被林戰和艾琳打敗,天龍還因此

失去了性命,一個個內心恐懼到了極點。

“彆,彆殺我,我……”

地虎看到林戰一步步走向自己,渾身抖得跟篩糠似的,他想扭頭就跑,然而,腿根本就不聽使喚。

“跪下!”

林戰一聲冷喝,地虎噗通跪在地上。

“誰讓你們來殺我的,冷向陽還是任重?”

林戰開口問到。

“冷……冷向陽,你殺了宮小偉,冷爺讓我們同狂徒一起,把你殺了!”

在林戰的威嚴之下,地虎哪還敢隱瞞,不等林戰質問,全部都說了出來,他心裡隻有一個想法,希望林戰能夠心存善念,放他一條生路,青山不倒綠水長流,等到狂徒來了,林戰再強,也隻有死路一條。

林戰冇有說話,轉過身看向艾琳。

唰!

跪在地上的地虎,看到林戰背衝著自己,機會來了,他從腳下靴子裡拔出匕首,突然暴起。

“去死吧!”

嘭!

血腥四濺。

地虎的身體飛起老高。

“啊!我的媽呀!”

暗地裡的苗天正,驚的差點逃走,他也是修武人,修為也不低,可是,他都冇看清林戰是怎麼出手的,殺人無形,林戰的修為,完全超出他的預算範圍,這樣的人,他怎麼能招惹。

林戰看都不看死去的那些人,帶著艾琳走向不遠處的勞斯萊斯。

“有殺氣!”

還冇等林戰上車,一股濃濃的殺氣席捲而來,林戰停下腳步,扭頭看向殺氣來源。

隻見一個瘦骨嶙峋的刀疤男子,手裡握著銀色彎刀,冷漠的盯著林戰和艾琳兩個人。

“戰哥,這個人交給我就行,你去機場,秦柔和梁柒柒在等著你呢。”

艾琳一邊說,一邊走向男子,卻被林戰開口攔住了。

“不用了,這人交給我處理。”

來人正是狂徒,他和林戰四目相對時,林戰就知道,狂徒的實力不弱,苗天正在暗地裡觀察,林戰早就發覺了,藉著這個機會,林戰要讓苗徹底斷了和他作對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