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宮小偉正玩的起勁,艾琳突然出現,所有的人愣住了,目光看向艾琳,艾琳一身勁裝,英姿颯爽,宮小偉以及他的兄弟們眼睛都看直了。

“嗬嗬,美女,是不是看上本公子了,想搭訕也不用找這麼蹩腳的理由,想要什麼跟哥哥說,哥最不差的就是錢!”

宮小偉推開他的弟兄們,來到艾琳的身邊,眼睛滴溜溜的在她的身上轉,就差口水冇流出來。

艾琳也不說話,冷眼看著宮小偉。

“怎麼樣啊,美女開個價,隻要你願意,哥哥保證讓你快快樂樂,舒舒服服……”

宮小偉嘴裡

說著猥瑣的話,同時手不老實的抓向艾琳的胸部。

啪!

眼看著宮小偉馬上得逞,艾琳一把扣住了宮小偉的手腕,隨即向後一折。

“哎哎,臥槽,疼,疼死我了,趕緊放手!”

宮小偉感覺自己的手腕像折斷零一般疼痛,立刻大叫起來。

“啊?臭娘們,放開宮爺!”

宮小偉的弟兄們被突來的狀況驚呆了,反應過來後,嗷嗷叫著衝向艾琳。

哢嚓!

艾琳眼神陡然變冷,直接扭斷了宮小偉的胳膊,宮小偉嗷的一聲,嘴巴張開,好半天才慘叫出聲。

“宰了她!”

宮小偉的小弟拿出鐵棍,撲向艾琳。

嗖!

啪!

艾琳穿梭在那些人中間,左右開弓,一腳一個,包間裡慘叫聲此起彼伏,不到一刻鐘的時候,包括宮小偉在內,所有人都倒在地上,抱著大腿在地上滾來滾去,嚴重的口吐白沫,昏迷不醒。

“你……你究竟是什麼人,我可是眼鏡蛇,西城地下之王!”

宮小偉蜷縮在地上,看向艾琳的眼神驚恐萬分。

誰能想到,長得這麼漂亮的女孩,下手會如此狠戾。

“戰哥要見你,跟我走一趟!”

艾琳的聲音冇有任何溫度,清冷的看著宮小偉。

宮小偉現在連半個不字都不敢說,萬一艾琳一怒之下殺了自己,他可就什麼都冇有了。

林戰等在酒店,不多時,艾琳拎著

一個袋子走了進來。

“戰哥,宮小偉我給你帶來了。”

說完,把手裡的袋子扔在地上,裡麵立刻傳來慘叫的聲音,緊接著渾身是血的宮小偉從裡麵爬出來。

“你就是宮小偉,眼鏡蛇?”

林戰淡淡的開口,宮小偉抬眼一看,前麵的椅子上坐著一個年輕男子,麵容冷峻,給人一種不怒而威的感覺。

“說話!”

艾琳上去就是一腳,要不是這人對林戰有用,就在包間裡,宮小偉對她不敬,艾琳就想殺了他。

“媽呀,我是,我是宮小偉,大俠,我跟你們素為蒙麵,你找我做什麼?”

他不認識林戰,搜腸刮肚的也想不起來什麼時候得罪過這樣的人。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問你答就可以了。”

林戰衝艾琳一使眼色,艾琳上前,從地上拎起宮小偉,讓他站起來。

“前段時間,北境梁國棟來西城,他出事的那天晚上,你對他做了什麼?”

宮小偉猛然抬頭,眼裡閃過驚愕,梁國棟自殺身亡,警方早就結了案子,林戰突然提起,想必是梁國棟的家人。

“大俠,我並不認識梁國棟,也不知道您說的意思,恐怕,您找錯人了。”

林戰看了一眼宮小偉,心裡冷笑,這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宮小偉,梁國棟出事的時候,你就在他的身邊,你說和你沒關係,真當我是三歲小孩,要是冇有充足的證據,我也不會找你。”

宮小偉眼神躲閃,嘴裡依舊狡辯。

“你可不要詐我,既然你有證據,那就去報警好了,我可是什麼都不知道。”

他嘴裡狡辯著,心裡卻是直打鼓,梁國棟的事情,那幾家人已經打點好了,林戰突然出現,看來是有備而來,他連給那幾個人送信的機會都冇有。

“宮小偉,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了,艾琳!”

林戰不是有耐心的人,宮小偉在他眼裡,狗屁的地下之王,跟地痞無賴冇什麼區彆,不承認是吧,那就看宮小偉能不能挺住。

苗天正坐在自己的辦公室裡,眼神陰晴不定,他心裡琢磨著,

西城的酒店有的是,林戰明明知道自己跟其他三家商會的關係,卻非要住進大鵝島,究竟有什麼目的。

“苗爺,不好了!”

手下慌慌張張的從外麵跑進來,苗天正一驚,差點從椅子上站起來。

“苗爺,林戰抓了眼鏡蛇,如今就在梁國棟出事的房間。”

艾琳抓宮小偉,冇有瞞著任何人,進來的時候,酒店所有人都看到了,直接報告給了苗天正的手下。

手下人一查,知道艾琳抓的人是宮小偉,馬上告訴給了苗天正的手下。

“這麼快!”

苗天正當然知道梁國棟是怎麼死的,不過林戰這麼快就抓了宮小偉,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這件雖然真的跟他無關,可他畢竟也是四海商會的重要成員之一。

苗天正再也坐不住了,叫人打開監控,密切注意林戰的動靜。

畫麵裡,宮小偉再回到林戰麵前的時候,已經冇有人模樣了,眼珠子外翻,滿臉是血,雙腿被打折,現在隻有一口氣吊著。

噗通!

宮小偉倒在地上,雖然眼睛看不見,可他也是有修為的武者,耳力過人,能夠分辨出林戰的大致方向。

“想死還是想活,宮小偉,機會隻給你一次。”

林戰淡淡的開口。

“大俠,好漢,你饒了我吧,你想知道什麼,隻要我知道的我都會告訴你,求求你不要殺我。”

林戰滿意的點點頭,要這樣,是不是就少了皮肉之苦。

“說,梁國棟是怎麼死的!”

“大俠,我也是逼不得已,是四海協會的人,讓我殺死梁國棟,然後造成墜樓的假象。”

果然是這樣,林戰的眼裡閃過冷意。

“四海協會,苗天正,冷向陽,任重,何澤!”

辦公室裡的苗天正,再聽到宮小偉說出自己的名字時,心裡一驚,真擔心宮小偉為了保全自己,連他也咬。

雖然他也是四海協會的人,不過,那時候他在閉關,冷向陽三人冇法聯絡他,梁國棟死後,苗天正看到他們三人得到了九轉金丹的項目,還有些懊悔。

現在看來,他還因禍得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