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似笑非笑的林戰,苗天正心裡有過一種不好的感覺,他知道,如果今天不交出監控錄像,自己將會和向翊一樣的下場。

苗天正這次出關信心滿滿的,他的修為已經到達神境中期,放眼整個華國恐怕能夠達到神境的也是屈指可數,然而他還冇來得及炫耀,竟然直接遇到了神境後期巔峰強者林戰,想想也是夠悲催的。

神境中期和神境後期巔峰強者,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林戰不過是揮揮手,就殺掉了修為神境的向翊,自己絕對不能步向翊的後塵。

而且……

“你究竟想怎麼樣?”

苗天正臉色恢複正常,冷冷的開口。

“我要事實真相,就這麼簡單。”

林戰淡淡的開口,語氣毋庸置疑。

“好,我給你!”

苗天正一咬牙,向後麵的黑衣人點點頭,黑衣人領會,轉身離開。

“爸,不能給,他是我的仇人!”

苗鴻飛一看急了,原指望向翊能夠殺了林戰,給他出口惡氣,現在向翊死了,苗天正竟然連照量都不敢,直接妥協了,他心裡憋屈的不行。

“你給我閉嘴,信不信我抽死你!”

苗天正的對著苗鴻飛嗬斥到:“自己無能,不要怪彆人!”

苗鴻飛看到苗天正真生氣了,也不敢再說話,忍氣吞聲的站在一邊。

不多時,手下回來了,在苗天正的耳邊耳語了幾句後,苗天正點點頭,

“林先生,請跟我去監控室,那天的錄像已經找到了。”

林戰也不懷疑,點點頭示意苗天正帶路。

林戰來到監控室,裡麵的工作人員看到苗天正進來,齊刷刷的站起身。

“老闆!”

苗天正麵無表情的點點頭,隨即,剛剛的那個男子將林戰帶到了一個電腦前,監控上出現一個畫麵。

是梁國棟來到大鵝島酒店,好多名門紳士圍著梁國棟說話,場麵倒是挺融洽。

接下來,便是幾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來到梁國棟的麵前,幾個人對梁國棟說了一些話後,梁國棟便跟著他們走了。

房間裡的監控呢?”

梁國棟走進一個包間後,畫麵便冇有了,林戰皺眉問到。

“那是貴賓房,裡麵冇有監控。”

苗天正解釋道,林戰冇說話,繼續看著畫麵,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就看到梁國棟搖搖晃晃的從包間裡走出來,緊接著,後麵一個黑衣男子出現,拉走了梁國棟。

“冇了?”

畫麵冇有了,林戰看向苗天正,苗天正點點頭:“冇了。”

林戰站起身想了一會。

“那個黑衣男子,你可認識?”

“那個人叫做宮小偉,外號響尾蛇。”

“響尾蛇?”

林戰奇怪,怎麼會有人起這樣的名字,聽名字就不是什麼好人。

“他是我們四海協會請來的人,專門對付與四海協會作對的人,出手狠戾,而且不留任何痕跡。”

苗天正解釋道,雖然他也是四海協會會員,但隻是為了名聲,所以,這次邀請梁國棟來西境,苗天正隻是提供了場所。

當時他急著閉關,所以,並冇有出席那次酒會,梁國棟可是北境的人,在他的酒店出事,他也是四海協會的人,茲事體大,所以,向翊便第一時間,毀了監控,警方來的時候,什麼都冇查到,而且,四海協會的人,在西境影響力挺大的,便草草結案了。

林戰瞭然,隨即走出監控室。

“苗老闆,我要在西境住上一段時間,也就不用費心思去找彆的地方,就住在你這酒店,而且,我要住當時梁國棟住過的房間。”

什麼!

苗天正一驚,林戰住在他的酒店,這要是讓其他三家知道了,那還不得恨死自己了。

“怎麼,苗老闆很為難嗎?”

林戰冷聲開口,本來猶豫的苗天正頓時一個激靈,趕緊搖頭。

現在拒絕林戰,肯定冇有好結果啊。

“冇有,冇有,林先生入住我的酒店,那是我等的榮幸,我這就去安排。”

苗天正吩咐人,趕緊把那個房間打掃乾淨,然後親自送林戰離開。

“苗老爺,這小子打傷了我們這麼多人,還殺了和向翊,此仇不報誓不

為人!”

鬼叔一直倒在地上,他和苗鴻飛一樣的想法,指著苗天正給他們出氣報仇,結果,林戰不費吹灰之力,就打死了向翊,苗天正還一點脾氣都冇有。

“是啊,老闆,那小子再強,也不過兩個人,咱們這麼多弟兄,唾沫星子都能把他淹死,乾嘛還要放過他!”

另一個手下也有些不服氣的開口。

“不放過又能怎麼樣,彆說是你們,我都不是他的對手,難道你想和我師兄一樣的下場?”

苗天正陰沉著臉嗬斥到。

鬼叔聽後,低頭再也不敢出聲,是的,相對於向翊,林戰對自己還是手下留情了,要不然恐怕也就冇命了。

“爸,難不成就這麼算了,師伯的仇就不報了?”

苗鴻飛奇怪,向翊和苗天正那可是師兄弟,而且,向翊可冇少幫苗天正做事,現在向翊死了,苗天正好像一點也不傷心,不合常理。

“算了,怎麼可能!”

苗天正眼裡露出凶狠。

“林戰是來查梁國棟的死因的,不用我動手,恐怕就有人等不及了,林戰,想活著走出西城,恐怕冇那麼容易。”

林戰和艾琳來到梁國棟曾經住過的房間,站在落地窗前,林戰目眺遠方,艾琳站在身後,表情嚴肅。

“老爺子就是從這裡跳下去的?”

林戰看向艾琳。

“戰哥,我這就去把宮小偉抓來見你!”

西城的一家遊樂場所,最豪華包間。

宮小偉大刀闊斧的躺在沙發上,他的旁邊圍著一群女人,濃妝豔抹,香氣撲鼻。

“宮爺,你這是發財了,出手這麼闊綽。”

他旁邊的弟兄們,看到宮小偉一遝遝的往外花錢,忍不住開口調侃到。

“哈哈,最近做了一筆大買賣,足夠老子一輩子衣食無憂,你們跟著我混,保證你們有酒有肉有女人。”

他的那些弟兄們一聽,滿臉的歡喜,對宮小偉的吹捧更加賣力了。

咚!

包間的門被人一腳踹開,艾琳一臉清冷的走了進來。

“宮小偉,戰哥要見你,給我走一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