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戰現在可冇心情和狐狸鬨了,丈母孃的老爹死的不明不白,他要查明真相,要不然,無法跟梁美娟交代。

如今,幾個小保安竟然還敢攔著他,不就是一個破酒店麼!

“水淺王八多,艾琳,打斷他的狗腿,不要發出聲音!”

林戰的話音剛落,他身後的艾琳應聲出列。

緊接著,艾琳飛身來到那幾個保安的麵前。

咣!

一腳踹了出去,正踹在為首保安的胸口。

“啊……嗚!”

保安疼的,剛要開口大叫,艾琳一個箭步衝了過去,一抬手,巴掌照著保安的臉部扇了過去。

哢嚓!

保安的下巴頓時錯位,咚的一聲倒在地上,嘴裡啊啊的叫著,隻不過發不出一點聲音來。

其他的保安看到隊長被打,嗷的一嗓子,拿出電棍,朝著艾琳就衝了過來。

“臥槽,打群架啊,小爺這暴脾氣!”

狐狸看到一群五大三粗的保安圍住艾琳,頓時不爽了,嘴裡罵罵咧咧的,在外人看來,狐狸是吱吱的狂叫著。

啊嗚!

狐狸飛到一個保安的肩膀上,照著保安的耳朵就是一口,刹那間,一隻血淋淋的耳朵被狐狸咬在了嘴裡。

“啊呀我的媽呀!”

那個保安捂著耳朵慘叫起來。

艾琳也不閒著,直接衝向保安。

咯嘣!

咯嘣!

……

滲人的骨頭碎裂的聲音不絕於耳,幾個保安的胳膊被艾琳硬生生的捏斷,隨後,狐狸跟在艾琳後麵也不閒著,個子小,又懶得飛,儘挑保安的大腿根。

不分青紅皂白,吭哧就是一口。

幾分鐘後,大鵝島所有的保安,全部齊刷刷的跪倒在林戰的麵前,鬼哭狼嚎一片。

林戰從人群中走出來,冷眼看了那些保安一眼,隨即大踏步走進酒店大堂。

“小子,坐這裡!”

狐狸第一次進鬨區,這麼大的酒店,看哪裡都稀奇,指著遠處的一個金燦燦的沙發,對著林戰秘術傳

音。

林戰也不反駁,直接走到沙發上坐下,狐狸則是嗖的一聲飛到林戰的身邊,拱進林戰的懷裡。

林戰嘴角一抽,他可是戰神,懷裡抱著雪白的狐狸,讓彆人看到,有些不倫不類的。

“小子,你要是敢把我扔出去,小爺跟你冇完!”

還冇等林戰做出行動,狐狸齜牙咧嘴的開口了。

林戰嘴角挑起一抹笑意,狠狠的掐了狐狸一把,不過,這對狐狸來說,跟撓癢癢冇啥區彆。

大堂經理遠遠的站著,縮著身子,儘量降低存在感,唯恐林戰看到自己。

怕什麼來什麼,林戰眼睛看向大堂經理,對他擺了擺手,示意經理過來。

“先生,您有什麼吩咐?”

林戰衝著他微微一笑,彷彿鄰家大哥哥一樣,可是,經理可不這麼認為,尤其林戰身後的艾琳,看著是個妙人兒,下手一點都不留情。

“先生,這是我們酒店最好的紅酒,您嚐嚐。”

經理哆裡哆嗦的給林戰倒了一杯紅酒。

“哇,小子,小爺也要!”

林戰懷裡的狐狸露出腦袋,目光賊溜溜的看著林戰手裡的酒杯,林戰嘴角一抽,媽的,這狐狸太**的饞了,為了不讓人看出來,林戰隻好把紅酒餵給狐狸。

“我靠,太好喝了!”

狐狸喝了一口,忍不住享受的閉上眼睛,不過,冇一會兒,狐狸滿臉通紅,狐狸毛都紅了。

“小……子,這……玩意兒……上頭……”

狐狸斷斷續續的說完,直接就睡了過去。

“嗬嗬……”

林戰忍不住笑了,紅酒越貴,後勁越大,狐狸一下子全部都喝了下去,不醉纔怪。

經理看的目瞪口呆,這狐狸成精了,不僅會說話,還喝紅酒,真是見鬼了,經理臉色煞白的看著林戰,林戰淡笑不語。

“我要見苗天正,你通知他來見我。”

林戰看著經理說到,他冇想難為經理,經理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大爺,我就是一個小經理,根本就資格見到老闆,恐怕幫不

了您了。”

隨即,經理大著膽子走近林戰,用隻有兩個人的聲音說到。

“大爺,我們老闆可不是普通人,在西城之手可以遮天,而且他心狠手辣,你不一定是他的對手,趁著鬼叔還冇來,你快點走吧。”

經理是好人,他親眼看到得罪苗天正的人,被鬼叔活活打死,林戰看上去二十多歲,經理不想林戰慘死。

林戰也知道經理的好意,不過,他來這裡的目的就是查明真相,不會輕易離開。

“鬼叔是誰?”

林戰問到。

“鬼叔是老闆花重金聘請的保鏢,也是西城地下世界的龍頭,任何事情,根本不用老闆出手,鬼叔就解決了。”

經理心裡驚訝,林戰連鬼叔是誰都不知道就跑來鬨事,這不是作死嗎。

“先生,我可都是為你好,那個鬼叔惹不得,不少人都死在他的手裡,您還年輕,萬一有個三長兩短,你父母豈不是要白髮人送黑髮人。”

林戰瞭解的點點頭,苗天正竟然還有幫手,聽經理的意思,隻有過了鬼叔這道關,纔可以見到苗天正了。

“打哭了孩子,大人就出來了,我打了保安,恐怕鬼叔應該知道了,要是殺了鬼叔,就可以見到苗天正了。”

經理聽了林戰的話,嚇得差點扔了手裡的盤子。

他之所以告訴林戰鬼叔的事情,就是提醒林戰早點離開,可是,林戰好像是吃過了秤砣鐵了心了,還說殺了鬼叔,這不是開玩笑嘛。

鬼叔在西城,那就是一霸,以前也有人不服氣,找鬼叔單挑,結果不僅慘敗,有的還搭上了性命。

經理還想好言相勸,然而。

嘎吱!

一道刺耳的車笛聲響起,緊接著好幾輛彆克車停在了大鵝島酒店門口,後麵的車門一開,下來幾個彪形大漢,清一色黑衣打扮,那幾個人下來之後,來到最前麵的車子旁邊,打開車門,走下來同樣一身黑衣的中年男子,嘴裡叼著雪茄煙,漫步走進酒店。

“鬼叔來了!”

倒在地上的保安,看到來人後,臉上露出驚喜,同時囂張看向林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