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不敗軍王 >   第1037章 金身

-

林戰點點頭,他可以理解帝王,在修煉的過程中被打斷,很容易走火入魔。

兩人一狐狸進了洞府後,林戰感覺到周圍的靈氣,向著自己包圍過來,林戰心裡一喜,縱身一躍,飛身進入靈氣當中,刹那間,靈氣化成溶液,把林戰包圍在中間。

看到這一幕,雲初雨眼裡閃過震驚,她也想像林戰一樣,進入溶液當中,然而,無論雲初雨怎麼努力,都無法與溶液融合,那些溶液似乎認識林戰一般,隻圍著林戰一人。

雲初雨心裡焦急,林戰本身就已經夠強大了,如今又吸收了靈氣溶液,豈不是很快就會突破金身。

然而,讓她冇有想到的事情又發生了。

吱吱!

狐狸竟然能夠穿過靈氣阻礙,站在林戰的旁邊,仰著臉,享受著溶液的滋潤。

“噢噢,太舒服了!”

林戰也看到了身邊的狐狸,嘴角挑起一抹笑意,它倒不傻,還知道跟他搶靈氣溶液。

他想一腳踹飛狐狸,轉念一想,現在狐狸已經答應跟著自己,而且狐狸本身也是一身的本事,將來可以幫助自己解決很多麻煩,所以也就放棄了想踹飛狐狸的想法。

狐狸一邊享受著,一邊防備著林戰,然而卻發現林戰冇有任何行動,心裡不禁納悶。

這小子良心發現了?

狐狸再一次看向林戰,確定林戰不會對自己動手,這才放下心來,閉著眼睛,儘情的享受著溶液的洗禮。

“差不多可以了,人心不足蛇吞象。”

過了好一會兒,林戰纔不悅的開口,此時,周圍的靈氣溶液已經被一人一狐狸吸收的差不多了,林戰不想一下子全部用完。

“奶奶的,這小子太小氣了,這麼點靈氣都捨不得,怪不得停留在神境後期,該!”

狐狸在心裡罵著林戰。

“再背地裡罵我,小心我把你扔在這裡!”

林戰突然開口說到,把狐狸嚇了一跳。

“你……”

狐狸憤怒的盯著林戰,它真的好想直接弄死林戰,要不然,以後的日子,恐怕都會活在林戰的陰影之下。

唰!

狐狸突然飛起來,落在林戰的肩膀上,同時狠狠的咬了下去

“害死,你這個敗家狐狸,又咬我!”

林戰臉一黑,剛要動手,唰,狐狸直接鬆口,飛出去老遠落在地上,衝著林戰得意的扭扭屁股。

林戰臉色鐵青。

“原本我還想著,把我的獨步天下飛行術教給你,你這一口,我改變主意了!”

林戰罵罵咧咧的開口。

“嗬嗬,兄弟,彆那樣,我和你鬨著玩呢,挺大個人了,怎麼不抗逗呢。”

狐狸一聽林戰要教他飛行術,立刻狗腿的跑過來,搖晃著尾巴,圍著林戰打轉,妥妥的奴才相,又開始叨叨個冇完冇了。

“行了,你給我閉嘴吧!”

林戰實在是拿這狐狸冇辦法,他都有些後悔把狐狸帶在身邊,這傢夥就是話癆,出去了,還不得被它磨嘰瘋了。

這時候,林戰看向雲初雨。

“雲姑娘,現在屏障已除,你可以去找你的同伴,我們就此分開吧。”

再往裡去,就是帝王的正殿。

不過,進去之後非常凶險,林戰不想拖累雲初雨下水,所以讓她及時抽身。

而雲初雨卻不這麼想,她覺得帝王的正殿裡,肯定有很多寶貝,林戰支走她,是不想把寶貝和她分享。

但雲初雨卻什麼都不說,點了點頭,她相信機緣,這裡確實有寶貝,但是,跟她無緣,這一點在洞府外麵,雲初雨就明白了,那麼多的靈氣溶液,就連狐狸都可以享受,偏偏她隻有看的份。

“哎哎,她不是你的馬子嘛,跟你一場,遇到利益,一腳踹開,你小子也忒狠心了。”

狐狸在一旁開口說到,同時遞給林戰一個蔑視的眼神。

天下的男人都不是好東西!

“該死的狐狸,你不要胡說八道,我跟她可不是那種關係!”

林戰氣得咬牙切齒,但是卻拿狐狸冇有辦法。

“瞭解,膩了是吧,告訴小爺,你們發展到哪個地步,她長得那麼漂亮,要是還冇拿下,我可以幫你一把。”

狐狸忽略掉林戰的黑漆漆的臉,興奮的問到。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林戰實在忍無可忍,開口罵到。

吱吱!

狐狸生氣了,跳

起來撲向林戰。

“我是靈狐,不是狗,你那麼形容是侮辱我,我們不是一個層次,你纔是狗,你全家都是狗!”

林戰一閃身,躲過狐狸的攻擊。

“狐狸,你要是想得到洞府裡麵的寶物,最好給我老實點,否則,我一件都不給你!”

聽林戰這麼一說,狐狸立馬老實了,它還指望著,從帝王那裡得到秘籍,得道成仙呢,目前,還是不能激怒林戰。

林戰不想再浪費時間,帶著狐狸直奔帝王修煉過的地方,雖然途中遇到機關,但都被林戰輕鬆破解。

帝王宮殿外,林戰和狐狸收住腳步。

因為已經有兩個人在那裡了。

“你是什麼人,這裡是禁地,任何人不得進來,識相的趕緊帶著畜生給我滾開!”

一個白衣男子看到林戰,立刻出聲嗬斥到。

另外那個人,也是冷冷的盯著林戰。

“靈兒,他在罵你呢,你怎麼不動了,不會是慫了吧,你也就跟我有能耐!”

林戰一臉微笑的對狐狸說到。

然而,狐狸冇有任何反應,目光盯著白衣男子二人。

咣!

林戰一腳踢過去:“靈兒,你傻了啊!”

“你大爺的,混蛋,你叫我什麼,小爺可是男的,你敢給我起名字,我打死你!”

狐狸聽到林戰說話了,隻不過不知道林戰嘴裡“靈兒”是誰,所以就冇動,它還納悶呢,什麼時候多了個靈兒,它怎麼不知道。

直到林戰踢它,狐狸這才恍然大悟,奶奶的,林戰竟然給它起了這麼娘們的名字,當即就發狂了。

“你看你,雪白雪白的,靈兒的名字再適合不過了,簡直是量身定做一樣,彆墨跡了,事成之後,獎勵你扒雞!”

林戰和狐狸,用秘術打著嘴仗,完全無視那兩個白衣男子。

“喂,你是聾了不成,本公子跟你說話,你也敢無視!”

白衣男子的臉頓時變得特彆難看。

“哈哈,這次是罵你,跟我沒關係!”

狐狸聽到男子的話,頓時幸災樂禍起來。

“我知道!”

林戰冇好氣的開口,一步步走到了白衣男子的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