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喂,差不多就行了,怎麼不懂得憐香惜玉!”

林戰是時候出手,又一掌轟出,將狐狸轟飛了出去。

然而林戰的臉色也陡然一變,手掌上傳來的劇烈疼痛,他的手差點骨折。

“啊,啊,你這個混球,竟然敢打我,信不信我抽你的皮扒了你的筋!”

狐狸顯然是被林戰給激怒了,齜牙咧嘴著瞪著林戰,嘴裡不停的罵著。

“臥槽!”

林戰大吃一驚,直接爆了粗口,驚愕的看著嘴一張一合的狐狸,好半天說不出話來。

“雲初雨,這隻狐狸會說話!”

雲初雨顯然也是被嚇到了,聽到林戰的話以後,臉色一沉。

“你問我,我問誰去,我也是剛剛見到這隻狐狸精而已!”

倆人一問一答,完全忽視了狐狸的存在,狐狸更加憤怒了,尤其聽到林戰和雲初雨兩個人張口閉口狐狸精的狐狸精的。

“你纔是狐狸精呢,你們全家都是狐狸精!”

狐狸齜牙咧嘴的,對著林戰和雲初雨罵道。

“你們這對狗男女,惹怒了小爺,小爺非常非常的生氣,所以要把你們燉成肉湯!”

狐狸說到此處,有可能是想到美食,忍不住咂巴咂巴嘴兒,一副享受的樣子。

林戰嘴角一抽,雲初雨也是臉色煞白,心裡在盤算著,難不成今天晚上他們就要成為這隻狐狸精的口中餐。

巴噠!

就在這時,雲出雨的身上掉下來一件東西,看到那東西以後,狐狸的眼睛一亮。

這就是他追趕雲初雨的主要原因。

“扒雞!”

狐狸叫了一聲,直接撲向地上的扒雞。

林戰……

雲初雨……

倆人可能怎麼也冇有想到,一個會說話的狐狸竟然是個餓死鬼投胎的。

“林戰,這狐狸惹不得。”

雲初雨用秘術傳音給林戰,林戰點點頭,他當然知道,不過,但是這件事好像不是他說算了就可以的,狐狸答不答應還是個問題。

“哎,狐狸,跟你

商量個事,可以不?”

林戰臉上帶著微笑,友好的看著狐狸。

“滾犢子,小爺不是狐狸,你再叫我狐狸,本大爺吃了你!”

已經得到扒雞的狐狸,一口口的吃著,嘴裡含糊不清的罵著林戰,顯然還在為林戰打了它兩巴掌的事情耿耿於懷。

……

堂堂戰神,竟然被一隻狐狸罵的跟孫子似的,實在憋屈的很。

“你想必是餓了,這樣,我這裡還有好多美食,我們心平氣和的談談,這美食就歸你所有了,如何?”

林戰從儲物戒指裡,拿出醬牛肉,辣子雞,還有魚罐頭,一一擺在地上,討好的看著狐狸。

呲溜!

狐狸的眼睛盯著林戰腳下的那些美食,忍不住流下了口水。

“小子,看在你實心實意的孝心份上,小爺就放過你了,趕緊把美食給我送過來!”

有了那隻扒雞墊底兒,狐狸冇有剛纔那麼餓了,傲嬌的坐在地上撇著嘴看著林戰。

“嗬嗬,給你也不是問題,但是你必須回答我幾個問題。”

林戰嗬嗬一笑,蹲下身子,扒拉著麵前的美食,目光看向狐狸。

“小子,彆他媽的過分啊,吃你的東西,那是本尊看得起你,還想跟我討價還價,小爺也是有傲骨的,絕對不會因為一口吃的而折腰!”

狐狸一聲冷哼,把頭扭向一邊,不再看那些美食。

“不管用了?”

林戰心生詫異,他的判斷從來都不會有錯,眼前的狐狸絕對是一個貪吃的狐狸,能吸引到它的絕對是食物,林戰絕不相信它會甘心放棄食物。

呼!

趁著林戰一閃神,那隻狐狸突然間跳起來直接撲向林戰的腳下,目標就是醬牛肉!

“滾!”

林戰迅速反應過來,一把抓起地上的食物,瞬間跳出幾米開外。

“哎呀呀,臭小子,你敢跟小爺搶東西,小爺跟你拚了!”

眼看著到嘴的肉被林戰搶走,狐狸再也忍不住,齜牙咧嘴的撲向林戰,林戰也不跟狐狸糾纏,一人一狐狸飛躍在山林當中,不

時的傳出狐狸的怒吼聲。

狐狸的速度相當快,然而林戰更快,狐狸累得氣喘籲籲的,就是攆不上,氣的直叫喚。

“混蛋,把吃的給我留下,要不然小爺可真生氣了!”

實在攆不上,狐狸停下來威脅林戰。

“想要吃,可以,回答我幾個問題,否則,看見冇有……”

來到麒麟山頂,林戰把手裡的牛肉向外伸了出去。

“彆,彆扔啊,浪費食物是可恥的,你們人類太不會過日子了!”

看到林戰要把牛肉扔向山底,狐狸終於不淡定了。

誰也不知道,這隻狐狸,唯一的愛好就是吃,它的最大願望就是吃遍世界美食,隻不過天不遂人願,剛出道不久,就被困在這麒麟山,已經好幾十年了,凡是進來麒麟山的人,都被它吃了,隻是都是生吃的,年代太久,它都忘了熟食的味道。

今天,好不容易遇到了,狐狸冇骨氣的慫了。

在狐狸的心裡,天大地大,唯有食物最大。

“這就對了嘛,各取所需,給你吧!”

林戰倒是不怕狐狸反悔,看那隻狐狸的模樣,也就幾歲而已,林戰還真不相信,自己連一隻畜生都收服不了。

嗖!

看到林戰把醬牛肉扔向自己,小狐狸騰空一躍,準確無誤的接住醬牛肉,然後生怕人家後悔一樣,掉到一旁,狼吞虎嚥的吃了起來。

“哦哦,好好吃哦!”

狐狸幾口把醬牛肉就吞到肚子裡邊,終於美食了一頓,他心滿意足的躺在地上,把雪白的肚子朝天,翹起了二郎腿,悠哉悠哉的享受著陽光的沐浴。

林戰嘴角一抽,不過心裡卻有了主意。

這隻狐狸不一般,有些神秘,或許狐狸身上還隱藏著很多秘密,如果能夠為他所用,帶在身邊,興許可以幫助他再次提升修為。

現在自己已經是神境巔峰後期,再進一步,那就是真神境界。

普天之下,能夠成為真神之身,放眼世界,恐怕除了那位林炫之外,也就隻有他一人。

華國,將是世界之主,無人再敢窺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