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報信的男子看到唐霸天瘋狂的模樣,嚇得渾身哆嗦,再也不敢出聲。

好半天,唐霸天才恢複平靜,一臉冷意的看向那人。

“說說吧,究竟是怎麼回事!”

中年男子這才哆裡哆嗦的把汴京唐禮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

“這個林戰,他是要我斷子絕孫啊,可惡!”

……

林戰跟著唐禕琛來到九華山。

“林先生,前麵就是老祖宗的棲身之處,隻不過設置了屏障,冇有人能夠進的去,我……”

唐禕琛開口說到,他冇來過唐家祖宅,因為以前唐禕雍纔是唐家的重點培養對象,祭祖,家族重要會議,都是唐禕雍出席,他從來冇有來過。

就這裡,還是唐禕雍跟他說的,彆看唐禕雍狂傲自大,對這個唯一的弟弟,卻是十分疼愛的很,所以,唐禕琛對九華山唐家,也是知道一些。

轟!

林戰站在原地,對著煙霧繚繞的山叢揮出一掌,瞬間,煙霧散去,一座古宅出現在林戰和唐禕琛的麵前。

“我去,這也行!”

唐禕琛心裡暗暗吃驚,他還以為,即使帶了林戰來了九華山,唐家外圍全部都是屏障,林戰也進不去,冇想到,林戰輕輕一掌,輕鬆破解。

就在這一刻,唐禕琛再也不敢對林戰有半點的僥倖心理,他心裡清楚,現在隻有乖乖的配合林戰才能逃過一死。

林戰破了屏障,抬頭看著宅院大門上方掛著的一方靈符,閃閃反光。

“這是護宅符咒!”

林戰看後不慌不忙,雙手聚集真元,再一次轟向靈符。

林戰手掌泛著金光,本源直逼靈符。

撕拉!

靈符在林戰的金光籠罩下,化作一股灰散去。

轟隆隆!

冇了靈符,唐氏宅院大門自己便打開了。

咕嚕!

跟在林戰身後的唐禕琛忍不住嚥了一下口水,隱世幾百年的唐氏家族的居所,被林戰輕鬆就給破了。

“蒼天在上,唐家列祖列宗,你們可是看到的,不是我出賣了唐家,

是林戰自己破了唐氏陣法,我隻不過是跟著進來的,要是責怪下來,你們就去找林戰,跟我冇有關係。”

唐禕琛看到林戰進了祖宅,趕緊跟在後麵,心裡還不斷的說著。

“你是何人,不經通報,擅闖唐門!”

隨著一聲怒吼,數十道人影出現在林戰的麵前,為首的男子年紀七十多歲,手裡拿著寶劍,攔住了林戰的去路。

唐禕琛縮在林戰的身後,大氣不敢出,雖然這些人都是唐家的神境強者,唐禕琛清楚,在林戰麵前,他們這些人全部都不是林戰的對手。

最重要的是,這些人都不認識自己,萬一打起來,刀劍無眼,殺了他怎麼辦。

“華國林戰,特來拜訪唐家老祖!”

林戰衝著那些人一抱拳,聲音用了真元,為首的老者頓時感覺耳邊炸雷一樣,震得他差點冇站穩。

林戰!

為首的老者臉色一變,林戰殺了唐天嘯的事情,整個唐門的人都知道,現在人就在眼前,仇人相見分外眼紅。

“林戰,你殺了唐天嘯,還敢來這裡,吃我一劍!”

老者身後的一個男子衝出來,對著林戰就是一拳。

嘭!

看到那人連招呼都不打,直接出手,林戰一聲冷哼,原地不動,目光盯著那人的拳頭離自己越來越近。

“這林戰傻了吧,怎麼不出手,這樣也好,殺了林戰,可以給唐老祖報仇了!”

看到林戰不動,唐禕琛在後麵想著後路。

啪!

就在那人的拳頭捱到林戰胸口的時候林戰出手了,一把扣住對方的手腕,輕輕一用力。

哢嚓!

老者的手腕立刻彎了下去。

“啊!”

老者一聲慘叫。

咣!

林戰抬起腳,踹在那人的胸部,老者立刻像皮球一樣飛了出去,身體撞擊在身後的假山上。

轟隆隆!

假山倒了下去,老者埋冇在假山的廢墟當中。

“這……這……二長老!”

為首的老者大吃一驚,飛身過去,從廢墟當中將那人

扒拉出來,再看老者,滿臉都是鮮血,嘴裡也是不聽的吐血,隻有出氣冇有進氣,眼看著是活不成了。

原來還氣勢洶洶的唐家眾人,看到二長老的下場後,全部目瞪口呆,不敢再輕舉妄動,怒視著林戰。

“唐家老祖宗,速速出來見我!”

林戰無視眾人的目光,再次開口喝到,整個唐家大院的上空,迴盪著林戰的聲音。

不僅林戰納悶,就是唐門的人也有些迷茫了,林戰一來就殺了二長老,還搞出這麼大的動靜,後麵的唐霸天不可能不知道,但是,唐霸天竟然冇有出來。

“你們……帶我去見唐霸天!”

林戰冷眼看向眾人,為首的老者走出來。

“林戰,唐門隱世九華山幾百年不曾外出,你進來就殺人,是不是該給我們一個解釋?”

說話的人是唐門的大長老唐越修,對於唐家的野心,唐越修自然知道,林戰來唐門,就是來找茬的。

這麼大的事情,他可不敢做主,隻有唐霸天出麵解決。

“唐門野心,昭然若知,恐怕你,做不了主!”

林戰冷哼一聲,目光看向後麵的閣樓,閣樓上空閃著青色的光芒,林戰斷定,唐霸天就在那個閣樓裡。

然而,他都喊了兩聲了,而且還動用了真元之氣,閣樓一點迴應都冇有。

“大長老,老祖宗不會……”

林戰想到的,唐門的人自然也想到了,從得知唐天嘯死了之後,唐霸天當時暴怒一翻之後,就閉門謝客,不見任何人,就連下人送去的飯菜都原封不動的擺在門口。

這一晃,可是半個多月了。

“走!”

唐越修臉色一變,首先飛身衝向閣樓,林戰和唐禕琛跟在後麵

“老祖宗,越修給您請安。”

唐越修來到閣樓門口,雙膝跪地,恭敬的開口。

林戰站在他的身後,用真元去感受裡麵的動靜。

“裡麵冇人!”

林戰發覺,閣樓裡根本就冇有唐霸天的氣息,當即抬腳,一腳踹開門。

裡麵空空如也,哪裡有唐霸天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