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說說你,怎麼跟老牛似的,是不是這些年光顧著享受,懶惰了,不思進取,怎麼能給後輩樹立榜樣!”

華天陽看到皇甫龍氣喘籲籲的跟著,氣就不打一處來,一邊走一邊數落皇甫龍,皇甫龍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心裡咒罵華天陽,我**的剛剛突破神境,跟你能比得起嗎。

然而,還冇等黃埔龍想怎麼懟華天陽,正在奔走的華天陽突然停了下來。

“完了完了,來不及了!”

因為,林戰已經出現他們的麵前,看到倆人,林戰飛身來到倆人的麵前。

“華老,老師,你們怎麼來了?”

林戰微笑的看著華天陽和皇甫龍。

“啊?我們……”

華天陽剛要開口,被後麵的皇甫龍趕過來,一腳踢在華天陽的屁股上,手一扒拉,把華天陽扒拉到一邊。

“哈……哈哈,華老說鳳凰山的景色不錯,所以硬拉著我來觀賞觀賞,這一看還真不錯,山清水秀,宛如世外桃源啊,是不是啊,華老?”

皇甫龍可不想在林戰的麵前掉了鏈子,他能說,我們怕你打不過唐天嘯,來幫你一把,人家都打完了,他們纔來,這不是馬後炮嘛。

“啊……對對,你老師是閒出屁來了,越活越抽抽,非要來逛逛,我也是冇辦法……”

華天陽睜著眼睛撒謊,林戰狐疑的看了倆人一眼,隨即明白是怎麼回事,不過他也冇拆穿,忍著嘴角一抽一抽的,差點冇笑出聲音來。

“林小子,你怎麼這麼快就下來了,唐天嘯呢?”

皇甫龍看到林戰毫髮無損,開口問到。

“廢了他的修為,我讓唐禕琛扛著呢,帶回去,我有事問他!”

林戰的目光看向身後,隻見唐禕琛吭哧癟肚的扛著唐天嘯從後麵趕上來,滿頭的大汗,林戰雖然已經故意放慢了速度,可是,唐禕琛跟起來還是特彆的費勁,等到林戰身邊的時候,已經有種要虛脫的

感覺。

可是他不敢說話,林戰三下五除二就廢了唐天嘯的修為,家裡那兩位也是被廢了修為,要是林戰不高興,再把他給廢了,那他們爺仨可就是一鍋端了。

看到曾經不可一世的唐禕琛狼狽的樣子,華天陽和皇甫龍嘴角一抽,差點冇笑出聲音來,不過身份在那擺著呢,隻能是忍著。

皇甫龍可是記得清清楚楚,唐天嘯來到汴京之後,信誓旦旦的要殺了林戰給唐禮報仇。

現如今像死豬一樣,被唐禕琛扛在肩膀上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汴京其他家族的人,在得知唐家老祖出關後,又開始蠢蠢欲動,紛紛趕往鳳凰山,想看看唐天嘯是怎麼把林戰打得落花流水。

然而當他們趕到鳳凰山的時候,除了山頂上一片狼藉之外,哪還有林戰和唐家人的影子。

他們看到地上的斑斑血跡時,全部都倒抽了一口冷氣。

“難不成林戰把唐天嘯給打死了!”

而這些隻是猜測,當他們重新返回汴京的時候,立刻看到了新的訊息。

林戰一招就廢了唐天嘯的修為,如今下落不明。

唐天嘯在汴京鳳凰山同林戰決戰後便下落不明,很快引起了國外那些突破神境強者的人的注意,他們迫切的想知道,唐天嘯是不是真的被林戰打敗了,現在人在何處。

而林戰把唐天嘯帶回汴京後,便交給了皇甫龍和華天陽,他讓艾琳重新返回冰島,因為吳天和天魔城的五虎將還在冰島,這次全部帶回了華國。

一下子,華國多出十幾個神境強者,震驚了整個地球。

原本蠢蠢欲動的那些國外神境強者,頓時消停下來。

他們雖然也是神境強者,但是,還冇有強大到以一敵十的地步,看來,還是消停的待著纔是良策。

林戰把這些人全部分派到各個邊境,並且給他們配備了上古兵器。

隨後,林戰便發了帖子:擅自入境華國,殺無赦!

帖子發

出後,自然有識時務者,直接返回自己的國度,打死也不出來了,然而,還是有些人不甘心。

很快,打臉的事情來了。

就有那些喜歡裝逼的人,他們認為林戰是在裝腔作勢,敢明目張膽的侵犯華國邊境,以吳天為首,帶著天魔城的五虎將,直接將那些人斬殺在華國邊境。

島國的一個神境強者,趁人不備潛入華國,試圖尋找唐天嘯的下落,被吳天和五虎將一路追殺,那人雙拳難敵四手,驚慌失措時,借兩條腿跑回島國,然而,在島國邊境,被吳天一劍斬殺!

這一下其他各國的實力,全部都不淡定了,他們知道,這回林戰不是在吹牛,再也無人敢明目張膽的跟華國作對。

“哈哈,華天陽,看到冇有,長江後浪推前浪,華國既然有這麼多神境強者坐鎮,看其它國家還敢不敢窺視華國領土,他們要是再敢來,老子讓他們有去無回。”

皇甫龍得到訊息之後,得瑟的不得了。

“你嘚瑟什麼勁兒,人不是你殺的,那些神境強者也不是你從冰島帶回來的,這都是人家林戰的功勞,跟你冇有一毛錢怪。”

華天陽是相當的鄙視皇甫龍,他心裡也是嫉妒皇甫龍的,再怎麼說林戰也是皇甫龍手下的兵,與有榮焉。

在冰島訓練學員的段九歌,聽到林戰得了好多的上古兵器,而且還分給了眾人,唯獨冇有她的份,氣的直接打電話給林戰。

“小師弟,師哥不在,你竟然連師姐都不認了,好東西給了外人都不給我,姑奶奶要辭職,你另請高明吧你!”

段九歌跳腳撂挑子,言外之意很明顯,她也要上古兵器,林戰冇有辦法,答應段九歌,一定給她也搞一把稱手的兵器,這才把段九歌安撫下來。

一個夜黑風高的夜晚,提心吊膽了好幾天唐天嘯和唐禕琛,終於見到了林戰。

林戰穩穩噹噹的坐在倆人的麵前,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們,看的唐禕琛直髮毛,不知道林戰怎麼處置他們兩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