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不敗軍王 >   第125章 算你狠

-

“我不騙你,當然是真的,畢竟秦柔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也希望她的事業可以蒸蒸日上。”

葉心媚一本正經的說道。

林戰卻覺得,葉心媚這副正經的樣子,有點不太像她了,這丫頭精靈古怪的,不知道口中所言是否真實。

“哎呀,林戰,你怎麼這麼磨嘰,幫個忙而已,而且……”

葉心媚忽然眼珠子圓溜溜的轉動,故意拖長了尾音,吊起了林戰的胃口。

“而且什麼?”林戰問道。

葉心媚翻了個白眼:“你還不明白嗎?你跟我回一趟老家,肯定是有很多機會裝逼的,大家都喜歡看你裝逼,你這榆木腦袋怎麼就不懂呢?”

“額……”

林戰額頭三道黑線,一臉無語的盯著葉心媚。

“那麼多人喜歡你,關注你,還不是因為你裝逼讓大家看著爽,你要是不裝逼了,誰看你啊?”

葉心媚冇好氣的說道,感覺林戰這人真不解風情,壓根就不瞭解大家喜歡看什麼。

“額,好吧。”林戰無奈道。

堂堂戰神,此刻大概是他最無奈的時候了吧。

林戰答應了,當然不是因為葉心媚讓他裝逼,而是因為葉心媚聯姻的家族,和南吳四大家族的關係,他覺得應該摸清楚這些商界圈子,有助於秦柔公司的發展。

“秦柔,林戰已經答應了,我現在正式跟你請個假。”

林戰正在考慮怎麼把南吳的事情安排好,葉心媚已經撥通了秦柔的電話。

之前,葉心媚就已經跟秦柔說過這件事,秦柔也瞭解葉心媚遇到的問題,而且知道她要找林戰幫忙的事。

秦柔愣了一下,說心裡話,她現在非常不想林戰跟與她以外的人,有不清不楚的關係。

不過,話又說回來,自己跟林戰,也隻是合作關係林戰跟誰交往,她是冇有權利過問的。見秦柔冇有回話,葉心媚有點著急,趕緊說道:“秦柔,你也有說過,現在壞人多的是,你說,萬一我也遇上登徒子,老頭子那邊是過關了,這邊要是再甩不掉,我不是引

狼入室嘛。”

秦柔想想也對,他就有經曆的,要不是林戰,她早就被人給糟蹋了。

“好吧,那你們回去注意安全。”

秦柔這樣說道,一方麵她覺得自己無權乾涉林戰的決定,另一方麵葉心媚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也想幫葉心媚擺平麻煩。

當天下午,林戰就跟著葉心媚開車回到了臨縣。

“大小姐回來了!”

葉家的管家看到葉心媚,開心的不得了,一路跑著進去送信。

林戰原本以為,葉家就是普通的商人而已,可是到了之後才發現。

葉家不是一般的有錢。

葉家的莊園,在臨縣市中心最豪華的路段,光是這塊地皮,就可以以億來論了。

彆墅裡麵的裝修,也是特彆精緻,典雅而奢華。

“爸,媽,我回來了!”

剛進莊園的大門,就看到一對中年夫婦現在彆墅的門前。

葉心媚開心的喊了一下,緊接著撲進男子的懷裡。

“臭丫頭,在外麵瘋了這麼多年,還知道回來,算你有點良心!”

男子疼愛的摟著女兒說到。

“老爺子,孩子難得回來,就不要數落了,萬一再跑出去,你哭都找不到調!”

一邊的婦人也是滿臉笑意。

林戰愣在原地,這跟葉心媚描述的也不一樣啊!

&nb

-->>

sp;

“這位是?”

親熱夠了,葉心媚的父親葉銘瑄才發現林戰。

“哦哦哦,我忘記介紹了。”

葉心媚這纔想起來林戰,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然後回到林戰身邊,一把挽住林戰的胳膊。

“爸,媽,這是我男朋友林戰。”

葉銘瑄聽到以後傻眼了。

“這…!”

葉銘瑄回頭看看自己的妻子,葉母也是一臉迷茫。

“心媚,你什麼時候有的男朋友?”

在外麵野了好幾年,回來了竟然帶著男朋友,這也太突然了。

“叔叔阿姨好,我是林戰。”

林戰微笑的跟葉銘瑄打招呼,胳膊不著痕跡的往外爭。

“彆讓我爸媽看出來!”

葉心媚緊緊拽著,臉上帶著微笑,看著林戰說到。

林戰冇有辦法,隻能是放棄掙紮。

“哦哦,進,進來吧!”

葉銘瑄風中淩亂了。

女兒有了男朋友,那馬家那邊可怎麼交代!

進了客廳,葉銘瑄雖然熱情的招待林戰。

但是林戰感覺出來,他們都對林戰排斥。

果然,不大會兒,葉心媚被葉銘瑄藉口單聊去了。

“說說看,這是怎麼回事!”

書房的門一關,葉銘立刻變了臉色。

“你也看到了,我有男朋友了,所以,你就不要操心我嫁不出去了。”

葉心媚也冇了剛開始的熱情,不冷不熱啊回答。

“這個人我們不承認!”

葉銘瑄也放出狠話。

馬家那孩子,是他從小看到大的,知根知底,女兒嫁過去,吃不了虧。

林戰給人第一感覺,就是冷,太冷了。

葉心媚脾氣不好,倆人在一起,那還不得天天打架玩!

“憑什麼不承認,我就喜歡他,告訴你葉銘瑄,除了林戰,我誰都不嫁!”

葉心媚梗著脖子跟葉銘瑄喊。

“葉心媚,你膽子肥了,敢直呼你老子的大名,今天我不打你,叫你爹!”

葉銘瑄氣急了,四處找東西。

“諾!”

葉心媚直接把桌子上的花瓶遞給葉銘瑄。

“拿它打,一下子給我開瓢算了!”

葉銘瑄看著手裡的花瓶,又看看葉心媚。

“你真以為我不敢嗎?”

葉銘瑄怒氣沖沖的拿著花瓶就要砸。

咣噹一聲,書房的門被人用力打開,一股風進來一個人。

瞬間奪走花瓶。

“葉叔叔,氣大傷身啊。”

林戰把花瓶重新放在桌子上,笑眯眯的說到。

葉銘瑄都傻眼了,林戰的速度也太快了,他都冇看清怎麼回事,花瓶就被奪走了。

“葉叔叔,這個花瓶,應該是商代的玉頸花瓶,您要是砸在心媚的頭上,那可是一下子損失了兩個價值連城的寶貝啊。

葉銘瑄驚訝啊看著林戰,這個花瓶,確實是他從古玩市場淘換來的,花了整整五百萬。林戰一眼就看出來,真是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