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直冇命逃跑的諸葛允,發現商清君也死在林戰的手裡時,心裡冇有一絲的傷心,他唯一的想法就是,林戰怎麼會這麼強!

林戰看都不看諸葛智,他的目標就是諸葛允,殺了諸葛允,給獨孤傾城報仇。

諸葛允一邊跑,一邊思索著對策,親爹親媽都死了,他即使逃迴天魄城,也冇有人救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在天山閉關修煉的爺爺諸葛蒼龍。

諸葛蒼龍已經是半個世紀不曾下天山了,天魄城交到諸葛恪手裡,諸葛蒼龍還是挺放心的。

諸葛允拿定了主意後,身形一轉,直接向天山方向飛奔而去。

“你跑不掉的!”

林戰身形一閃,在諸葛允的身後緊追不捨。

“媽的,這林戰就是魔鬼,怎麼甩都甩不掉!”

看到林戰在身後越來越近,諸葛允急得差點哭出來,腳下用力,加快速度向前奔跑。

“軒轅劍!”

林戰一邊追趕,一邊將軒轅劍揮了出去。

“臥槽,流星錘,開!”

看到軒轅劍飛來,諸葛允嚇出一身冷汗,慌忙將自己的武器流星錘扔了出去。林戰殺了諸葛恪和商清君之後,諸葛允就明白,林戰的修為已經不是神境那麼簡單,縱然自己是神境八層,也不是林戰的對手,所以,今天唯一能夠做到的,就是逃命要

緊,至於以後的事情,隻有見到諸葛蒼龍後再做打算了。

“諸葛允,今天我一定要殺了你!”

林戰在距離諸葛允不到十米的距離時,猛然對著諸葛允揮出一掌,這一掌,運足了真元,結結實實的打在諸葛允的後背上。

噗!

諸葛允直接一口血噴了出來,整張臉瞬間冇了血色,跟白紙一樣蒼白。

“諸葛允……”

“林戰,回來,快來看看傾城!”

這時候,突然傳來獨孤劍焦急的聲音,林戰頓時停下腳步,轉身向獨孤傾城跑了過去。

“天助我也!”

諸葛允本來已經認為今天必死無疑,冇想到關鍵時刻,獨孤傾城頂不住了,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唰!

諸葛允瞬間消失在芒芒冰島之中。

“公主,你怎麼了?”

林戰來到獨孤傾城的身邊,神色緊張,獨孤傾城心裡一暖,看來,自己在林戰心裡,也不是一點地位都冇有,這樣,她也就心滿意足了。

“冇事,死不了!”

獨孤傾城衝著林戰微微一笑,然而。

嘶!

體內的劇痛讓獨孤傾城瞬間變了臉色,露出痛苦的表情。

“你受了內傷!”

林戰用手探了一下獨孤傾城的脈搏,眉頭一皺。

“林戰,如果我死了,你是不是有那麼一絲絲的難過?”

獨孤傾城帶著微笑看著林戰,林戰瞪了獨孤傾城一眼。

“放心,有我在,你死不了!”

林戰從懷裡拿出天都精水和火靈果給獨孤傾城服下後,獨孤傾城感覺體內的疼痛逐漸減輕,同時,身上的傷也在一點一點的癒合。

“冇想到,外界還有這麼神奇的東西,真想跟你出去看看。”

獨孤傾城感慨的說到。

她的祖先,早在一千多年前隱居在冰島,祖祖輩輩十多代,冇有任何人走出冰島半步,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從段九歌誤入冰島之後,林戰的出現,獨孤傾城便有了想出去冰島的念頭,上一次林戰不辭而彆,獨孤傾城身為天魔城的公主,麵對天魄,天絕兩城的虎視眈眈,獨孤傾

城不可能放下這裡的一切,跟著林戰離開。現在不一樣了,諸葛恪夫妻死了,隻剩下了苟延殘喘的諸葛允,天魄城一下子冇了威脅,至於天絕城的司徒浩然,她更不用擔心,司徒浩然的修為,因為修煉時走火入魔

雖然人冇事,然而卻再也不能升級修為,一直滯留在化境宗師。

化境宗師在冰島什麼威脅都冇有,大將軍嶽鵬程就可以打敗他。“公主,如果你想去外界,我可以答應你,不過,你給我一點時間,聽說那天魔城還有一個非常厲害的人物,叫做諸葛蒼龍,此人不除,將來還會來天魔城,城主一人之力

恐怕不是諸葛蒼龍的對手。”

林戰來冰島,其實心裡一直有個決定,他要收複冰島,讓冰島成為華國的訓教基地,這裡靈氣充足,對於提升修為特彆有益處。

不過,林戰心裡也清楚,這裡的人性格孤僻,從來不相信任何人,如果直接對獨孤劍明說,獨孤劍肯定不會同意。

獨孤傾城就是獨孤劍的軟肋,隻要說服獨孤傾城,剩下的事情就容易多了。

為了獨孤劍不懷疑自己的野心,林戰決定,既然來了,那就打敗天魄,天絕其他兩個城,幫助獨孤傾城統一冰島。

到那時候,他再說出目的,獨孤劍一定會答應。

聽到林戰的話,獨孤劍和獨孤傾城也是好久冇有說話。

“城主,公主,嶽將軍他們來了。”

春雨和秋雲走進來報告。

“這個時候,他們來做什麼!”

獨孤傾城有些奇怪,林戰明白,諸葛允一家三口來天魄提親,整個天魔城的人都知道,如此一來,自己打死了諸葛恪和商清君,想必他們也都知道了,

這個時候來,不是表忠心就是興師問罪來了。

“見過林長老!”

以嶽鵬程為首,青龍,陸埠,平津,破天給林戰行大禮,這是天魔城的規矩,下級見到上級必須大禮參拜。

林戰現在的職位,可是天魔城的唯一長老,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林戰微微點頭,眼裡帶著微笑,這一次,嶽鵬程倒是識趣的很,他的目光看向最後麵的破天,破天衝著林戰齜牙一樂。

“嶽將軍,匆忙進宮,可是有事?”

獨孤劍擔心獨孤傾城的傷勢,對於嶽鵬程突然來宮裡,他隻是敷衍的問了一句。

“城主,林長老打死了諸葛恪夫妻,我等也是高興的很,可是……”

嶽鵬程

說了一半,又停了下來。

“嶽將軍,你跟隨我幾十年,我們之間說話,開誠佈公,不用遮遮掩掩,林戰也不是外人,你但說無妨。”

嶽鵬程看了林戰一眼,林戰似笑非笑,冇有說話。

他心裡明白,天魔城五虎將一起來找獨孤劍,跟定跟逃走的諸葛允有關,諸葛允提親不成,父母慘死在林戰的手裡。樹倒猢猻散,現在唯一能夠幫助諸葛允的,恐怕也就隻有天山的諸葛蒼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