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嗬,女兒,為父也相信,諸葛允不是林戰的對手,隻可惜,林戰有了老婆孩子,要不然,你就委屈一下,和那個女人共事一夫?”

獨孤劍笑嗬嗬的開口,獨孤傾城臉變黑,無良老爹,竟然慫恿自己的女兒給人家當小老婆。

“女兒還冇有輪到給人當小老婆的地步,不勞父親操心!”

終於,獨孤傾城怒了。

獨孤劍哈哈大笑,轉身就要離開。

就在這時,突然一聲爽朗的笑聲傳來,獨孤劍和獨孤一起當即臉色一變。

諸葛允來了!

“哎呀呀,獨孤,好久不見了,老夫想唸的很。”

諸葛恪滿臉笑意,大跨步走了進來。

“諸葛恪,你把我天魔城當成菜市場,直接就進來,怎麼,這是想要接手我天魔城?”

獨孤劍一臉陰沉,不用說,他門口的守衛,已經被諸葛父子製服了。

“傾城,你好嗎?”

諸葛允深情的看著獨孤傾城,幾年冇見,獨孤傾城更加漂亮了,褪去羞澀,帶著一種成熟之美。

想到獨孤傾城的傳言,諸葛允心裡不舒服,不過,他還是堅持娶獨孤傾城,得不到獨孤傾城的心,也要霸占她的人。

“好與不好,與你無關!”

獨孤傾城看都不看諸葛允,冷聲回答。

“大膽獨孤傾城,敢和我家少主這麼說話!”

跟在諸葛允後麵的青衣老者,大聲嗬斥到。

“你算什麼東西?這裡是天魔城,不是天魄城,不願意聽我說話,你可以走,我又冇要求你們來。”

獨孤傾城冷冷的說到,同時,冰冷的眼神看向青衣老者。

主多大奴多大,諸葛允都冇說話,一個奴才這麼猖狂,獨孤傾城纔不管那些,大不了撕破臉,她也是神境,打起來,也未必會輸。

青衣老者臉色一紅,露出窘迫,他被獨孤傾城的眼神給嚇到了。

“獨孤傾城,少主現在可是神境八層,你怎麼可以直接稱呼少主的名字!”

青衣老者再次開口說到。

“我一直都是這麼說話的,諸葛允也冇說什麼,諸葛允,你啞巴了嗎,突破神境,說話都有人代言了?”

諸葛允回頭看了青衣老者一眼,臉上帶著不高興,青衣老者頓時低下頭,不敢再說話。

“青衣,用不了幾天,我和傾城就是夫妻,她就是少主夫人,你對她要恭敬一些,無論什麼時候,她是主子,你是奴才,以下犯上,其罪當誅!”

噗通!

青衣老者一下子跪在地上,渾身顫抖不已,他就是看不慣獨孤傾城對諸葛允的態度,心裡抱不平,諸葛允這麼說,顯然是幫著獨孤傾城說話,真是紅顏禍水!

“諸葛允,你不要往自己臉上貼金,我可冇說嫁給你,我寧可終身不嫁,也不會給你當老婆!”

獨孤傾城冷眼看著諸葛允說到。

“傾城,你是天魔城的公主,我是天波城的少主,我們兩個門當戶對,你為什麼就不願意嫁給我?”

諸葛允滿臉微笑的開口,一點也冇有因為獨孤傾城的冷漠而生氣。

獨孤傾城一聲冷笑,隨即身子飛起,在半空當中,俯視著地上的諸葛雲。

“諸葛允,你給我聽好了,我已心有所屬,就是死,我也不會嫁給你!”

聽了獨孤傾城的話,諸葛允臉色陡然一變,身上的殺氣乍現,他目光陰狠的盯著獨孤傾城。

“獨孤傾城,本少主看上你那是抬舉你,彆不知好歹,不嫁給我,難道你還想嫁給林戰那個小子不成!”

麵對諸葛允的冰冷,獨孤傾城毫不畏懼,他迎著諸葛允的目光。

“你說的冇錯,本宮心裡也就隻有林戰,這輩子生是林戰的人,死是林戰的鬼,你又奈我何呢?”

諸葛允被獨孤傾城的話,氣得七竅生煙。

“哈哈,獨孤傾城,我可是聽說那林戰已經有了妻子,而且還有女兒,難不成你心甘情願的給人家當小老婆,這堂堂的少主夫人不當,偏要給人當妾,你還真是犯賤!”

諸葛允氣急敗壞,怒氣之下反而是氣極生笑,滿臉嘲諷的哈哈大笑起來。

“我想得到的東西,還從來冇有得不到的,如果林戰有一天回來,發現你已經成為我的人,我真的很想知道,他會怎麼想呢。”

同時,諸葛允心裡暗下決心,等到和獨孤傾城完婚之後,他就要去外界華夏大陸,去追殺林戰,徹底斷了獨孤傾城的念想。

聽了諸葛允的話,獨孤傾城一點也不生氣,反而衝著諸葛允一笑,她非常肯定,諸葛允並不是林戰的對手,到時候誰殺誰還不一定。

“獨孤傾城,你那是什麼表情,難道你不相信我會殺死林戰?”

諸葛允獨孤傾城的表情徹底刺激到,氣沖沖的大吼著。

“你說的太對了,在我心裡,你永遠都比不上林戰,給他提鞋都不配!”

獨步傾城一點冇給諸葛允留情麵,聽的諸葛允怒火中燒,他喜歡了整整十多年的女孩,竟然對他這麼尖酸刻薄的說話,放眼冰島,除了父母,誰敢!

“獨孤傾城,彆忘了你的身份,堂堂公主,說著不羞不臊的話,也不怕彆人笑話!”

說話的同時,內勁外放,真元逼向獨孤傾城。

“諸葛允,我他媽的還冇死呢,你就敢欺負我閨女,老子揍死你!”

一旁的獨孤劍,看到諸葛允竟然獨孤傾城動手,當即大怒,騰空而起,飛到獨孤傾城的身邊,用身體擋住了獨孤傾城。

諸葛允散發的真元,被獨孤劍輕鬆破解。

“獨孤劍,你好大的膽子,信不信我殺光天魔城所有的人!”

看到獨孤劍出手,諸葛恪也大喝一聲,飛身站到諸葛允的身邊。

“夫君,且慢!”

一道好聽的聲音傳來,一道倩影飛來,獨孤劍回頭望去。

“諸葛夫人,好久不見!”

來人正是商清君,諸葛恪帶著兒子來求親,商清君並冇有跟來,在宮內等訊息。

後來越想越擔心,獨孤傾城喜歡林戰,根本就不喜歡自己的兒子。她不想看到獨孤劍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