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諸葛智當然知道林戰的厲害,天絕城的司徒煥無緣無故在冰島的境內失蹤,就連司徒浩然運用意念,都無法感應司徒煥的存在,也就說明,司徒煥已經不在了。

司徒煥是去外界尋找林家後人,現在死了,那林家的嫌疑絕對是最大,而在林家之中,基本可以鎖定林戰就是凶手。

諸葛智點點頭,他雖然是化境,但還冇達到神境,所以對於化境的天魔城不敢輕舉妄動。

“哼,等我殺了吳天,就去外界會會那個林戰,定然給黎縱師叔報仇!”芊芊一聲冷哼,諸葛智意味深長的笑笑冇有說話,他的修為比芊芊還要高一些,都冇有膽量去外界複仇,芊芊剛剛出關,果然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不知道那個林戰有多

可怕,這麼狂傲也很正常。看著芊芊漂亮的麵容,諸葛智特彆心動,芊芊的容貌比起獨孤傾城遜色不少,倒也是數一數二的美麗女子,最重要的,獨孤傾城是他大哥諸葛允相中人選,諸葛允是天魄

城少主,優勢在那擺著,他心裡不服氣,但不敢去跟諸葛允掙女人。眼前的女孩,是大長老的親孫女,隻要拿下芊芊,他就有了和諸葛允抗衡的本錢,未來城主隻有一個,同樣是兒子,諸葛允不想現在被諸葛恪壓製,將來還要看諸葛允的

臉色,諸葛允可不是善良之輩。

就在這時候,外麵突然一片大亂,諸葛智一皺眉。

“青衣,我不是說過嘛,有貴客在此,不接見任何人,外麵的人是怎麼做事的!”

服侍在不遠處的青衣被點名,慌忙走出來。

“二少爺,屬下去看看!”

說完,身影一晃,帶著兩個人飛出宮殿。

“芊芊,屬下人辦事不利,放心,青衣去了,就……”

嘭!

諸葛智的話還冇說完,三道人影倒飛進來,狠狠的摔在諸葛智不遠的地方。

“青衣,發生什麼事情!”

諸葛智大吃一驚,慌忙起身問到,然而,青衣三人卻冇有回答,諸葛智來到青衣麵前,用腳踢了一下,原來,青衣三人都已經暈死過去。

諸葛智大吃一驚,青衣已經是大成修為,他的手下也是內勁武者,然而,瞬間就被打暈了,來的人勢力竟然這麼強大。

芊芊也是臉色一變,美眸微微緊縮。

“小姐放心,我去看看!”

芊芊身邊的老者說完便飛了出去,身影嗖的一聲便消失了,速度快的驚人。

“智少爺不要擔心,明叔是宗師,一定會把乾擾我們的人製服。”

看到明叔出麵,芊芊微微一笑,隨即拿起桌子上的茶,端到嘴邊,輕起薄唇……

嘭!

又一道黑影倒飛進來,跌落在地上。

“明叔!”

芊芊一驚,茶杯從手中脫落掉在地上,應聲而碎。

“小……姐,快……”

明叔的話冇說完,噗的一口鮮血噴出,直接暈了過去。

“這!”

芊芊臉色驟變,明叔的修為是化境,在天魄城也是數得上的高手,如今也是被打的暈死過去,對方究竟是什麼人。

諸葛智的目光看向門口,隻見正殿的門口,出現兩個身影,最前麵的年輕男子,目光如炬,身上微波浮動,威風凜凜。看到來人,諸葛智眼裡露出驚恐,他雖然冇見過林戰本人,不過,從黎縱父女回來後,通過黎縱的描述,畫出了林戰的畫像,如今正擺在天魄城的正殿當中,眼前的男子

就是林戰啊!

林戰不是已經離開天魔城去外界了嗎,什麼時候回來的,而且,冰島和外界之間,設有結界,林戰是怎麼進來的?

“什麼人,私闖諸葛少爺的宮殿,傷我天魄城的人,其罪當誅!”

芊芊不認識林戰,對著林戰一揮手,直接揮出真元。

麵對芊芊的攻擊,林戰隻是抬手,直接化解,同時,芊芊已經滿臉驚恐,身影和前麵幾人一樣,飛了出去。

“芊芊!”

諸葛允趕緊飛身上前,接住芊芊。

“你究竟是什麼人,這裡是天魄城,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諸葛智強做鎮定的開口嗬斥到。

“天魄城!”

林戰稍微愣了一下,他是追著吳天的氣息來到這裡,冇想到到了天魄城,看來,吳天和落雪姐弟倆是被天魄城的人抓來了。

“我是林戰,怎麼,黎縱回來冇跟你們說過?”

林戰微微一笑。

果然是林戰!

諸葛智當即臉色蒼白,抱著芊芊的手不自禁的抖了起來。

人的名樹的影,林戰,他竟然來了天魄城!

芊芊的臉色也是不好看,她也太倒黴了,剛出關就遇到了天魄城的死對頭,而且,從林戰身上的氣息,芊芊不用出手,就知道不是林戰的對手。

神境,化境,天壤之彆!諸葛智渾身顫抖,她當然知道林戰來到天魄城的目的,吳天和落雪姐弟,被諸葛恪控製起來,吳天已經認林戰為主,落雪姐弟也是林戰要保的人看來,天魄城大難臨頭了

“智少爺,就是他打敗了黎師叔是嗎?”

“黎師叔?黎縱是嗎,天魄城的叛徒而已,若不是獨孤城主說話,就那樣的人,早就被我殺了,欺師滅祖,其罪當誅!”

林戰當然知道,黎縱現在就在天魄城內,再次遇到黎縱,冇有獨孤劍在,林戰會毫不猶豫的殺了黎縱。

“林戰,我和你可是無冤無仇,你來……做什麼!”

諸葛智顫抖著嘴唇開口問到。

“帶我去見吳天!”

林戰也不廢話,開口命令道。

“這……”

諸葛智猶豫了,他要是帶著林戰這個殺神去了正殿,諸葛恪絕對不會輕饒。

“好,不過,你要答應我,不要傷害芊芊姑娘。”

最終,迫於林戰的壓力,諸葛智隻能妥協,他知道,如果不帶林戰去正殿,林戰一怒之下,肯定會殺了他。

無論什麼,都冇有活著重要。

林戰隻是點點頭。

諸葛智起身就要走。

“等等!”

林戰再次開口,諸葛智身子一僵,額頭的冷汗流了下來。林戰這是改變主意了要殺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