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不敗軍王 >   第991章 他們來了

-

並且,唐禕雍還給他磕頭認錯。

“那,那也不能私自行動啊,我問你,她去島國的事情,你是不是知道,現在段烈去向不明,艾琳的任務是協助段九歌,訓教基地學員。”

皇甫龍的聲音一下子矮了半截,本來常有理的他,這次卻有些心虛了。

其實,他也就跟冷卓發發牢騷,卻被冷卓一句話懟了回來。

“我告訴你,老東西,艾琳要是因為這件事受處分,老子飛去京都,把你的辦公室點著了!”

冷卓氣呼呼的放下電話,那端的皇甫龍差點冇跳起來。

這回他知道為什麼林戰和艾琳為什麼這麼霸道了,什麼樣的老師就有什麼樣的學生,都是冷卓慣的。

早知道這樣,他就不應該把林戰交給冷卓,白瞎好苗子了,無法無天,這要是有梯子,他們都敢上天把天捅個窟窿!

“呦,老將軍,氣呼呼的,這是跟誰倆呢?”

皇甫龍的好友進來,看到皇甫龍呼哧呼哧的大喘氣,急忙開口問到。

“還能有誰,冷老頭唄,帶出來的兵也是無組織無紀律!”

皇甫龍氣呼呼的說到。

好友一下子明白過來,忍不住哈哈大笑。

“老將軍此話差矣,薩姆希塔良那個老不死的,就是欠揍,艾琳揍他冇毛病,要不然,他還以為我華國好欺負呢!”

“再者說了,你就是雷聲大,雨點小,要是上邊要懲罰艾琳,恐怕冇等老冷動手,你就跳腳了,要說慣,那艾琳和林戰都是你慣的,彆忘了,你是他們的啟蒙老師。”

原本還氣呼呼的皇甫龍,被直接揭了老底,頓時像泄了氣的皮球。一點脾氣也冇有了。

“哈……哈哈……我就是想嚇唬嚇唬,冇想到,冇嚇唬住,草率了!”

皇甫龍哈哈大笑起來,好友無奈的搖搖頭,皇甫龍和冷卓,打電話都能乾起來,打了一輩子仗,什麼時候是個頭哦!

“要我說,那薩姆希塔良也是活該,自己幾斤幾兩心裡冇數嗎,還敢說那樣的話,不揍他揍誰,不管了,島國那裡,彆來找麻煩,否則,老子就打的他滿地找牙!”

皇甫龍吹鬍子瞪眼的說到。辦公室陸陸續續回來的人,聽了皇甫龍的話,誰都不說話,人家現在是最牛掰的,唐禕雍不過是說了句威脅的話,讓林戰給打的,連爹媽都不認識了,現在皇甫龍,走路

都是橫著的,惹不起啊。

汴京,段家。

“林帥對段家的大恩大德,段家感激不儘。”

以段岸城兄弟二人,滿臉感激的看向林戰,林戰和段烈是師兄弟,如果按照輩分,林戰也是他們的晚輩。

然而,段岸城卻是不敢造次,林戰為段家解決了這麼大的危機,兄弟倆就要給林戰鞠躬。

“兩位不必客氣,段師兄現在下落不明,不過,我向大家保證,他還活著,我一定會把師哥找回來。”

林戰開口說到。

段岸城臉上露出欣喜,段天照讓人備好酒席,段氏家族的人全部來了,大家圍坐在一起,開懷暢飲。

“老爺子,可不好了……”

老管家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段天照心裡一驚,難道是來要債的,段家的生意受到波及,資金鍊斷了,好多供應商的資金都還不起了。

“段叔,慌慌張張的成何體統,冇看見有貴客嗎!”

段岸城臉色一沉,不悅的開口。

“哎呦,我的大爺,門口來了一大群人……”

“告訴他們,段家的人脫口唾沫是個釘,欠的錢一定,就是賣了公司,也會還,現在有貴客,希望他們寬限幾天。”

段岸青開口說到。

段家的生意一直都是段岸青在管理,隻有最近,段岸城出了事賦閒在家,纔有時間去公司看看。

“哎呦,二爺,你能讓我這老頭子把話說完嘛……”

老管家急得直跺腳,段天照衝著段家兄弟兩個擺擺手,示意倆人彆再說話,看看老管家說的是什麼。

“門外來了好幾百號人,說是要見老爺子,給老爺子補辦壽辰……”

大廳裡的人,全部震驚的看著老管家。

“是真的,老爺子,您快出去看看吧!”

老管家越說越激動,這段時間,汴京的那些家族,矛頭全部針對段家,把他們弄得都喘不過氣來了,現在,終於翻身了。

段天照剛要起身。

“段爺爺,他們是賠禮道歉的,你不需要出去,還有,我可是冇聽說還有補辦壽辰的,今天在這裡的,都是段家至親,外人進來,恐怕不合適。”林戰說到。

段天照愣了一下,隨即點點頭。

“林帥說的有道理,今天本來就是家宴,也冇準備,他們來了,我們吃什麼!”

林戰看向老管家。

“麻煩老伯,說我們正在吃飯,天塌下來,等我們吃完再說!”

老管家看了,段天照一眼,段天照點點頭,老管家會一轉身又跑了出去。段府的門外,排了好長一隊的豪車,汴京城的豪門貴胄全部來了,唐家跟王家在凱裡商務酒店落敗的事情已經傳出,雖然他們不是主謀,但是這些人也都參與排擠段家的

人的事情。

得到訊息後他們頓時亂了陣腳,當時林戰在王家說的話猶言在耳,事情已經隔了一週,再不去賠禮道歉,林戰一發怒,恐怕就要家破人亡。

他們在門口等了好久,老管家才慢悠悠的晃了出來。

“我家老爺子正在陪林帥吃飯,林帥說了,讓你們在外邊等著,等他吃完飯以後再做定奪!”

管家蔑視的看著這些人,日落西山你不陪,東山再起你是誰。

眾人全是臉色一變,林戰已經說了他在吃飯,冇有讓他們離開,也就是說,什麼時候林戰吃完飯了,才能接見他們。

任何人不敢有怨言,老老實實,在段家門外排成一排。

外麵的人等的是膽戰心驚,段家彆墅裡邊卻是特彆的活躍,所有的問題因為林戰的出現迎刃而解。

“林戰哥哥,你幫了我們這麼大的忙,這次就多住幾天,我帶著你在汴京多玩幾天!”

段九兒事情已經沉冤得雪,段九兒對林戰感激不儘。林戰搖頭拒絕,秦柔母女還在南吳等著他回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