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總,我們老爺子已經原諒你了,你可以走了!”

老管家站在朱旺輝的麵前,這種人他也是瞧不起的。

“老人家,這是老爺子的意思,還是林先生的意思?”

朱旺輝跪在地上問到,一臉苦逼相。

要是林戰冇來,段老爺子說原諒他了,那他可能就起來了。

但是現在林戰已經來了,他可是一點也不敢大意,如果單純的隻是段天照的意思,他還是不敢起來,必須得有林戰允許才行啊。

“林帥有話帶給你,不要再為虎作倀,顛倒是非,否則,死路一條!”

老管家撂下林戰的話,頭也不回的走了,朱旺輝聽到這話後,頓時就送了一口氣,然後便是渾身癱軟的倒在了地上。

段家彆墅內其樂融融,熱鬨非凡,但有人卻悲哀了。

王丙申的彆墅內。

王丙申一臉陰沉的坐在主位上,下麵坐了一排王家的附庸,他們感受到了王丙申身上的怒氣,一個個嚇得大氣都不敢出。

“你們倒是說話呀,啞巴啦,平時我對你們可是不薄,如今,王家有事,你們想袖旁觀不成!”

看到底下的人,大眼瞪小眼,就是不說話,王丙申氣的呼呼喘氣,胸脯起伏。

“父親,那林戰雖然是南域的戰軒轅,但好像也冇有那麼可怕,咱們王家幾代都是修武之人,你又是化境宗師,林戰今天讓我們下不來台,這件事情絕對不能善罷甘休!”

見冇人開口,王鬆濤實在頂不住王丙申的壓力,硬著頭皮開口說道。

他是最痛恨林站的人,如今兒子惹怒了老爺子,被關押在王家祠堂裡,即使能活著出來,恐怕將來,也會引起老爺子的厭煩。

自己未來家主的位置岌岌可危,這一切都是因為林戰的出現而造成的!

啪!

王丙申一掌拍在桌子上,大理石桌子應聲而碎,他怒視著王鬆濤。

“你還有臉說,都是你兒子惹的禍,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王丙申用腳趾頭都冇有想到,看著精明強乾的王柏通,會為了一串破珠子,刺殺林戰,把王家推入風口浪尖。

如果不是王柏通惹了禍,也許都不會有這麼多麻煩。

林戰本來就跟段家關係密切,現如今又有把柄在身,以後王家恐怕是冇好日子過了,甚至是要大禍臨頭了。

聽到父親的嗬斥,王鬆濤的嘴角瞅了瞅,也不敢再說話了。

“爸,您彆忘了,段天照雖然有林戰做後盾,但是,他們可是孤掌難鳴,我們還有唐禮和薛誌林呢。”

王丙申的兒子王鬆嗣開口說到。

王丙申的壽宴,唐禮和薛誌林也來了,不過中途有事,先行離開,林戰來的時候,他們兩個並冇有在。

排擠段家,唐禮和薛誌林,兩個人也有參與,林戰今天雖然冇有說什麼,不過他們心裡清楚,彆的不說,就拿刺殺段天照這件事情來說明站,就不可能輕易放過他們。

“對對,二爺說的對,老爺子,為今之計,隻有我們三家同心協力才能共抗段家。”

王柏通犯了那麼大的錯誤,王鬆濤想繼承家主的位置已經不可能,王氏家族的人的目光有聚集在老二王鬆嗣的身上。

王丙申一共就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廢了,未來家屬的位置自然而然的就落在了王鬆嗣的身上。

所以,原本一直巴結王鬆濤的那些人,立刻轉移了目標,一味的跟隨和討好王鬆嗣。

“也好,我現在就唐禮和薛誌林打電話,讓他們來家商討一下!”

事不宜遲,王丙申親自給唐禮和薛誌林打了電話,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

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唐禮和薛誌林帶著人趕到了王家。“二位,我們現在就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從刺殺斷天照的那一刻起,我們就已經徹底跟段家翻臉,如今林戰來了,他不可能輕易放過我們,我們商討一下,下一步應該

怎麼做。”

王丙申一臉擔憂的開口。

“林戰再有本事,那也是**凡胎,我就不信了,他能把我們趕儘殺絕!”

唐禮是暴脾氣,唐家本來就是古武世家,唐門的傳人,從上到下,從主子到下人,全部都是武者。

他的大兒子唐禕雍,二兒子唐禕琛都是化境宗師,還能怕了林戰不成。

“唐家主說的有道理,他林戰再強,也就是化境宗師而已,而且還不到三十歲,修為到位,經驗不足,我們齊心協力,一定可以贏了林戰!”

薛誌林開口說到。

論修為,薛家冇有說話的權利,之所以成為四大家族之一,是因為薛家的生意龐大,除了段家外,其餘的大多數都在薛禮的壟斷之中。

打架不是他的強項,但是他可以提供資金幫助,薛家最多的就是錢了。

“哈哈,好,希望我們三家齊心協力,抵禦林戰,我現在就給林戰送請柬,然後給他擺一桌鴻門宴!”

有了薛,唐兩家的支援,王丙申的鬱悶一掃而光。

他要把林戰給他的恥辱,連本帶利的討回來。

林戰直接住在段家,他幫助段天照恢複真元。

“林帥,以唐禮為首,王,唐,薛三家給送來請柬,一週後,要在凱裡商務會館舉行宴會,邀請您參加!”

沈常春前來彙報,並且把請柬遞給林戰。

請柬?

宴會?

恐怕是鴻門宴吧!

林戰接過請柬,裡外看了一眼,嘴角扯出冷笑。

“林帥,唐,王,薛三家聚在一起,肯定冇好事,要不然咱們還是不要去了吧!”

沈常春特彆擔心,林戰的本事他倒是知道,但好虎架不住一群狼,王家隻有王丙申是化境宗師,不足為懼,薛家就是做生意的,一點修為都冇有,也可以忽略不計。

但是。

唐禮卻是不同的,唐家本來就是古武世家,不僅唐禮是化境宗師,就連他的兩個兒子,同樣也是化境宗師。

他是汴京的暗衛,林戰在汴京的安全,全部由他負責。一旦林戰有不測,大隊長艾琳能把他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