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不敗軍王 >   第981章 劇情不對

-

“朱總來的正好,你不是有段九兒廝混的證據嗎,當著這些人的麵,把它說出來,讓大家看看段家的人有多不要臉!”

陳逸軒眉開眼笑的對朱旺輝說到。

朱旺輝額頭滲出冷汗,心裡暗罵陳逸軒是傻逼,他可是登門謝罪來的,可不是揭人家短來了。

“陳逸軒,你不要太過分,這裡是段家,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段岸城忍無可忍,沉聲開口。

“做了就不要怕人說,朱總,說!”

陳逸軒衝著朱旺輝大聲喊到,毛國潤和劉長安在一旁附和。

“嗬嗬,既然你們想知道事情真相,我就滿足你們的要求。”

朱旺輝笑嗬嗬的開口,一招手,他身後帶來的手下走過來,拿出手機遞給朱旺輝。

“老爺子,您可要看好了!”

朱旺輝笑嗬嗬的來到段天照的麵前說到,段天照眼珠子一瞪就要發火,卻突然發現手裡多了一張紙條。

段天照低頭一看,隨即抬頭,驚愕的看向朱旺輝。

“段老爺子,你不會是怕了吧,你可是對外發話,腳正不怕鞋歪,怎麼不敢了?”

看到段天照表情,陳逸軒三人立刻開口。

這時候,朱旺輝已經站在了最前麵,麵對所有的賓客。

段岸城本來要吩咐保安把朱旺輝轟出去,被段天照一個眼神阻止下來,冇有辦法,段岸城隻能忍了下來。

朱旺輝說話了。

“諸位,我是輝煌傳媒公司的朱旺輝,藉助老爺子的壽宴,公開向段九兒小姐道歉!”“大家都很想知道,最近段九兒小姐的緋聞是真是假,現在我特此聲明,純屬烏有,段九兒小姐潔身自好,絕不會做出有悖倫理的事情,之前的那些事情,都是王家家主王

丙申逼迫我做的,他給了我一千萬詆譭段九兒,就是想段家聲名狼藉,然後遭受同行排擠趁機取代段家在汴京的地位!”

朱旺輝說完,對著段九兒,深深的鞠了一個躬。

站在大廳中央,原本想看熱鬨的陳逸軒三個人,看到朱旺輝的舉動全部都驚呆了。

不僅僅是他們三個人,就連段家的人也驚呆了。

這是什麼情況。

段家的人以為,朱旺輝跟陳逸軒他們是一夥的,來到這裡不過就是為了侮辱段家的人,現在看來好像不是那麼回事,朱旺輝來到這裡竟然是給段九兒道歉來的。

陳逸軒三人也是懵了,劇情不應該是這麼演的。

“你……你放屁!”

好半天陳逸軒才找回自己的聲音,顫抖的手指著朱旺輝罵道。

麵對著陳逸軒的謾罵,段家眾人冇心情理會,他們把目光全部聚集在段九兒的父親段岸城的身上。

他們都認為,是段岸城提前聯絡了朱旺輝,給朱旺輝錢了,要不然朱旺輝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還給段九兒道歉。

段岸城也是一臉茫然,事發之後,他倒是找過朱旺輝,倒是連朱旺輝的麵都冇見到,就被他的手下轟了出來。

看到自己的兄弟們都盯著自己,段岸城老實的搖搖頭。

“我冇見到朱旺輝!”

意思很明顯,不是他做的。

那是怎麼回事?

大家都茫然了,紛紛看向朱旺輝,朱旺輝可不敢把林戰說出來,那可是要命的。

“段老爺子,九兒小姐,我不是人,做出的事情豬狗不如,現在我知錯了,特意來跟你們登門道歉,對不起!”

朱旺輝噗通一聲跪在地上,滿臉羞愧的說到。

段家眾人還在蒙圈當中,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都不知道怎麼去接朱旺輝的茬。

“段老爺子,我真的知道錯了,我今早特意在汴京電台公開給您道歉,但是你們冇有任何迴應,可能還在生我的氣,所以特意登門道歉。”

公開道歉,他們怎麼不知道!

“朱旺輝,你……”

段岸城戒備的開口,朱旺輝可是出了名的狐狸,他擔心朱旺輝在演戲,唯恐再次中了朱旺輝的全套。

“段大爺,求求你們原諒我吧,要不然,那位先生是不會放過我的,如果你們不原諒我,他會殺了我!”

朱旺輝不敢直呼林戰的名字,可是,段家眾人聽的明明白白,朱旺輝口裡的他,隻有一個人,那就是戰軒轅!

戰軒轅真的來汴京了,而且已經幫他們處理事情。

一直波瀾不驚,泰然自若的段天照,此時臉上也露出激動的表情。

“彆他媽的演戲了,朱旺輝,你這個叛徒,王老爺子不會放過你的!”

以陳逸為首,指著朱旺輝破口大罵。

不過,現在說什麼都晚了,朱旺輝的出現和澄清,他們想要再埋汰段家已經不可能了。

“哼哼,段老爺子,好好的過好今天的生辰,畢竟,明年能不能辦上,還是一個未知數!”

陳逸軒的話太刻薄了,明顯是詛咒段天照早點死。

陳逸軒三人說完,轉身就走,再不走,出醜的恐怕就是他們了。

“陳逸軒,你給我站住!”

段家老三段岸了青忍無可忍,陳逸軒欺人太甚,自己父親的宴會上出言侮辱也就算了,現在還詛咒父親。

無論如何,這口氣他不能再嚥下去。

“嗬嗬,你想怎樣?”

陳逸軒停住腳步,一臉嘲諷的看向段岸青,他斷定,段岸青不敢把他怎樣,如果真的打了自己,到了王家,王家的人會更加知道的衷心。

“給我父親道歉,否則,我他媽的就是命不要了,也要和你同歸於儘!”

段岸青過來,一把揪住陳逸軒的脖領子,怒氣沖沖的喝到。

“哎呦,我好怕哦,段岸青,你可要想好了,我可是王家的人,你爹修為儘損,就是一個廢人,唯一光宗耀祖的段烈也死了,你還拿什麼跟王家比!”

陳逸軒的話,就像是刀子一樣,剜著段家眾人的心,段岸青牙呲目裂,手指掰的咯嘣作響。

“哈哈,不敢了吧,不敢就趕緊鬆開,我們還要去給王老爺子拜壽呢,耽誤了吉時,你們賠不起!”

看到段岸青眼裡的猶豫,陳逸軒更加猖狂,惡聲惡氣的開口。

叔可忍嬸不可忍!

段岸青揚起了拳頭,大不了同歸於儘!“南吳林戰,給段老爺子拜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