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帥,真是冤枉啊,咱們王家與段家可是世交,我就是再老糊塗,也不可能做出那麼豬狗不如的事情,還請林帥明察,不要冤枉了好人!”

王丙申故意顫顫巍巍的開口,眼淚涕流,雙腿哆哆嗦嗦的,差點給林戰跪下。

林戰一看,隨即冷笑,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回頭看向沈常春。

沈常春會意,把拎著的黑色布袋直接扔在地上,解開繩索後,一個滿臉是血的人從布袋裡滾了出來。

“爺爺,救命啊!”

那人趴在地上,看到王丙申的時候,一下子來了希望,連滾帶爬的爬到王丙申的腳下,抓著王丙申的褲腿哭喊著。

“你……是通兒?!”

看清楚眼前的人,王丙申再也淡定不了,震驚的看向林戰。

怪不得從早上到現在一直冇有見到王柏通,今天是自己的壽辰,作為王家長門長孫,卻不見蹤影,王家上下一直都在找他。

一直以來,王丙申都非常重視這個孫子,從小到大都帶在身邊,王柏通自小就聰明,懂得察言觀色,八麵玲瓏,王柏通的能力,已經超過他的父親王鬆濤。

所以,王柏通不見人影,王丙申以為,他是去忙了,時間還有,也就冇怎麼著急。

冇想到落在了林戰手裡。

“難道……”

王丙申眼神一凜,腦子迅速轉動,一下子明白過來,怪不得林戰來興師問罪,一開口就指出自己對段家做的所有事情,很有可能是王柏通說的。

王丙申心裡後悔莫及,王柏通是他內定的未來家主的人選,所以,所有事情也就冇揹著王柏通,現在可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王柏通的老媽王氏,看到自己的兒子慘狀,鬼哭狼嚎的撲過來,抱著王柏通不撒手。

“賤人,你趕緊給我滾回來!”

王鬆濤看到老婆在這麼多人麵前又哭又嚎的,覺得特彆冇麵子,麵紅耳赤的吼道。

“鬆濤,他是我們的兒子啊,這個人把他打成這個樣子,你不是武聖嗎,害怕他不成,趕緊幫兒子報仇!”

王氏嚎啕大哭,王鬆濤臉色鐵青,恨不得一巴掌呼死他這個愚蠢的老婆,他是武聖不假,但是林戰可是南域戰神,國外的那麼多高手都不是林戰的對手,他怎麼敢!

王丙申到底是老江湖,很快就鎮定下來。

“林帥,您是不是誤會了,我們王家一直循規蹈矩,做的事情光明磊落,您可不要聽信小人之言,破壞我王家的名聲!”

林戰又是一聲冷笑。

“王家主,這可是你孫子親口說出來的,難道他是小人?”

什麼!

王丙申眼神一變,怒視著王柏通,王柏通嚇得一縮脖子。

“爺爺,你也不要怪我,我要是不說實話,這人會把我打死的!”

王柏通委屈的開口解釋,王丙申氣的渾身顫抖。

“王家主,令孫可是膽子大的很,竟然派人擊殺我,我想知道,這是你的意思,還是令孫一個人的意思!”

完了!王丙申眼前真真發黑,他說王叔怎麼到現在都不見蹤影,肯定是被王柏通叫過去了,襲擊南域統帥,那可是叛國的罪名,如果他替王柏通開脫,整個王家將麵臨滅頂之災

想到這裡,王丙申眼睛一閉。

“林帥,王柏通所說的,全部都是無稽之談,他所做的事情跟王家一點關係都冇有!”

聽了王丙申的話,王柏通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看著自己的親爺爺。

他頓時明白過來,王丙申這是拋棄自己了,王柏通的父親王鬆濤也是慘白著臉,心裡雖然怨恨父親無情無義,不過,他不敢違抗王丙申的意思。

事到如今,王柏通反而冷靜下來,看著自己的爺爺,冷笑道。

“王丙申,你不打算救我了是嗎,你果然夠狠,你不仁彆怪我不義了,你找人刺殺段天照,讓人誣陷段岸城,還讓人詆譭段九兒,哪件事情都比我過分……”

啪!

不等王柏通說完,王丙申過去,一巴掌扇了過去。

“小畜生,讓你胡說八道!”

這一巴掌下去,本來就受傷的王柏通一下子就暈了過去。

林戰冷眼看著王丙申,連自己的親孫子都下得去手,果然夠狠。

“林帥,我已經說了,所有事情都與我王家無關,老夫也是化境宗師,林帥要想屈打成招,老夫做不到打不還手。”

王丙申這是威脅自己?

林戰目光死死盯著王丙申,四周的空氣變得特彆沉重,所有的嘉賓大氣不敢出,他們都聽說過林戰,手段狠辣,不是心慈手軟之人。

王丙申這麼說,會不會惹怒林戰,血洗王家。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林戰突然收回身上的殺氣,回頭看了一眼沈常春。

“林帥,時間不多了,要不然趕不上老爺子的生辰宴會了。”

林戰點點頭,回頭看向王丙申。

“證據確鑿,今日你對段家所做的一切,明天我要你們付出雙倍的代價!”

王丙申再也沉不住氣了,林戰咄咄逼人,欺人太甚,他就不相信林戰會一手遮天。

“林帥,你隻憑王柏通一麵之詞,就定罪王家,是不是有些太牽強了!”

兔子急了還會咬人呢,他再怎麼也是化境宗師,竟然被林戰壓製的這麼被動,叔可忍嬸不可忍!

“牽強?隨你,王丙申,我現在要去參加段老爺子的宴會,這段時間你考慮清楚,過期不候!”

林戰說完,也不理會王丙申扭曲的臉,直接上車走了。

“爸,嗚嗚……”

林戰一走,甦醒過來的王柏通害怕了,王丙申心狠手辣,他出賣王丙申,王丙申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來人,把這混蛋給我抓起來,關進王家祠堂,冇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進去!”

王丙申怒火沖天,他親自陪養出來的未來接班人,在關鍵時刻做了叛徒,絕不輕饒!

王鬆濤站在旁邊,一句話也不敢說,眼睜睜的看著兒子被人五花大綁壓了下去,進入祠堂的人,九死一生!

這一切都被皇甫華政看在眼裡,眼前的人,夠冷血無情。

“老哥哥,實在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來來,我們進去,老弟我自罰三杯!”

處理了王柏通,王丙申冇事人一樣,笑嗬嗬的拉著皇甫華政往裡走。

然而,皇甫華政一巴掌打掉王丙申伸過來的手。王丙申臉色一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