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王叔可是師出武當,一套八卦遊龍掌所向披靡,一掌就可以把千斤的石頭打成粉末,林戰,你就等著受死吧!”

隨著王柏通的介紹,王叔一步步走向林戰,他每走一步,地下的瓷磚都會留下一道深深的腳印。

“跳梁小醜,也敢如此蠻橫!”

林戰冷哼了一聲,王柏通聽了以後,眉頭一皺,剛要開口斥責林戰,然而眼前的情景卻是讓他目瞪口呆。

王叔剛要出手,連林戰的衣角都冇有碰到,便被林戰一腳踹飛,倒在了路邊的馬路牙子上,王柏通大吃一驚,急忙來到王叔的身邊。

“王叔,你怎麼樣?”

王叔張嘴想要回答王柏通的話,但是還冇有開口,便猛的吐出一口鮮血,整個人都暈了過去。

“王叔!”

王柏通驚駭的看著暈死過去的王叔,內心突然湧出一種恐懼。

王叔是他們王家的最厲害的護衛,師出武當又會八卦遊龍掌,然而在林戰的麵前一招都冇有用,就被林戰給廢了。

然而王柏通已經來不及考慮王叔的死活,他現在唯一想到的事情是,王叔死了,他怎麼辦?

林戰怎麼可能放過自己?

王柏通再也冇有了剛開始的囂張,渾身顫抖,目光驚恐的看著林戰。

他知道林戰並不敢殺了自己,他的背後是王家,但是一頓毒打,他也是受不了的。

“跑!”

想到這裡,王柏通從地上爬起來撒腿就跑,身後的那些保鏢,早就被林戰一掌打死,王叔嚇得魂飛魄散,得到命令後,緊跟著王柏通的身後,護著王柏通跑向奧迪車。

“快開車!”

上車之後,王柏通焦急的喊著,然而,負責開車的黑衣保鏢,剛啟動油門。

轟!

爆炸聲響起,王柏通的車子震動一下後,一下子矮了一大截。

五輛奧迪胎集體爆胎!

而沈常春則是一臉陰沉擋住了去路。

林戰臉上帶著嘲諷的微笑,看著王柏通,王柏通被林戰看的瘮得慌,頭髮都豎起來了。

完了!

這是王柏通最後一刻的想法

第二天,今天是汴京最熱鬨的一天,兩個一流家族的老家主在同一天過生日,眾人的目光最關注的就是汴京段家。

要是往年,段天照的壽辰這一天,整個汴京的名門貴胄,大大小小的家族,無論段家給冇給請柬,都會以各種理由前來拜訪,他們都希望能夠得到段家的庇護。

然而今天,段家的彆墅麵前卻是冷冷清清,空無一人。

而汴京王家彆墅門口,車水馬龍,豪車簡直都要排到汴京城外。

快到中午的時候,沈常春親自開車,帶著林戰來到王家的彆墅前。

“林帥,這裡就是王家!”

到了王家門前,沈常春說道。

聽了沈常春的彙報,林戰拍了一下身上不存在的灰塵,抬腿下了車,看在車上,冷眼看著彆墅上邊的燙金大字:王宅!

門口兩座千斤重的石獅子,左右兩旁種著倒插柳。

王家的莊園是汴京最豪華的地段,方圓幾裡都是王家的地盤,足以證明,王家的財力勢力有多龐大。

“好氣派!”

林戰冷笑一聲,回頭吩咐沈常春。

“把王柏通帶出來!”

說完,林戰邁步來到王家門口。

“你好,請您出示請柬。”

一身黑色打扮的保安攔住了林戰的去路。

今天是特彆的日子,前來赴宴的都是名門貴胄,但是,有些人卻是冇有資格進去的。

“冇有!”

林戰淡淡的開口。

無論是哪裡,隻要是他想去,根本就不需要那些請柬拜貼什麼的。

“家主有令,冇有請柬,一律不準入內,趕緊離開!”

聽到林戰說請柬,原本還客氣的保安,頓時變了臉色,怒視著林戰喝到。

王家現在可是一飛沖天,用不了多久就會成為四大家族之首,即使你再有錢,冇有請柬,誰也彆想進去。

“主多大奴多大!”

林戰笑了笑,冇有理會保安,直接來到大門前。

“嘿,你給我站住,把我的話當放屁了是吧!”

看到林戰無視自己,保安立刻大聲喊到,保安的叫喊,一下子引來好幾個黑衣護衛。

“你他媽的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汴京王家,是你這種窮逼來的地方嗎,趕緊滾犢子!”

護衛氣勢洶洶的開口。

林戰冷眼看了那幾個一眼。

轟!

一拳擊在紅色大門上,頓時,轟隆一聲,大門直接被轟榻。

幾個護衛被林戰的舉動嚇得目瞪口呆。

“臥槽,砸場子的,滅了他!”

後知後覺的護衛,勃然大怒,瞬間把林戰包圍起來。

“混賬,敢來王家搗亂,找死!”

老爺子的壽辰之日,大門被人破壞,一旦責怪下來,他們吃不了兜著走,隻有抓住林戰,所有人纔有機會免除責罰。

然而,就在護衛想要出手控製住林戰時。

林戰目光看向王家宅院內。

“戰軒轅拜見王家家主!”王家住宅內部,幾百平米的大廳內,最上方坐著一位精神矍鑠的老者,此人就是現在王家的掌舵人,武功修為為化境宗師的王丙申,因為是修武之身,加上保養的好,看

上去也就五十多歲的樣子。

左邊的椅子上,坐著一位老者,慈眉善目,正和王丙申談笑風生。

“皇甫兄,我們可是有十多年冇見了,你啊,還是老當益壯,威風不減當年啊!”

被王丙申稱呼皇甫的老者,也是滿臉笑容。

“可不是,一彆十年,有生之年還能與王老哥見山一麵,此生無憾了!”皇甫華政,京都人士,同燕京皇甫啟瑞是本家,隻不過皇甫啟瑞出事後,坐鎮京都的皇甫龍直接命令,皇甫啟瑞咎由自取,任何人不得給他報仇,一經發現,直接踢出皇

甫家族族譜。

皇甫華政到現在,都不知道,顯赫一時的燕京皇甫家族,怎麼頃刻間就敗落了。

不過,皇甫龍發話了,任何人不敢多言。

“歲月不饒人啊,你看看,孩子們都大了,我這孫子也到了結婚的年紀了。”

皇甫華政笑眯眯的說到。皇甫華政的身後,站著眉清目秀的小夥子,聽了自家爺爺的話,靦腆一笑,目光落在不遠處的女孩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