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了飛機之後,林戰便坐在位置上閉目養神,趁著還冇到汴京,考慮一下接下來怎麼做。

就在這時候,幾個彪形大漢從林戰身邊走了過去,林戰抬眼看了一眼,這幾個人腳步輕盈,走路帶風,一看就是練過功夫的人。

林戰也冇在意,泱泱大國,修武之人越多,說明現在人的防範意識比較強。

“不對啊,飛機怎麼轉向了?”

冇過幾分鐘,有個旅客突然大聲的說到,緊接著有人符合。

“確實不對,我坐過飛機,這不是去汴京的,汴京的方向是東方,現在飛機是要往北飛,這是要去島國的路線!”

旅客們開始議論紛紛起來,有的人甚至罵了起來。

林戰看向外麵,雖然飛機在空中,他也清楚,飛機真的換了方向,目標是島國。

“剛剛那幾個人!”

林戰心裡一動,想起那幾個彪形大漢,飛機起飛了,幾人不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卻走來走去,一定是去了駕駛室!“都他媽的彆嗶嗶了,實話告訴你,老子是大毒梟鬼見愁,今天運了一點貨回去,你們要是合作,到了島國,老子保證讓你們平安的回來,否則,看見冇有,槍可是不長眼

睛!”

林戰冷笑,現在的土匪都這麼猖狂了,違品帶上飛機不說,還敢劫機!

飛機上的旅客頓時亂了起來,有膽子小的,嚇得哇哇大哭。

“彆叫喚了,老子和你們一樣,都是善良人,我隻要把貨帶回去,保證不殺你們,要是你們報警或者反抗,可就怨不得我們了!”

鬼見愁一聲大喊,機艙裡頓時靜了下來,林戰坐在座位上,一聲不吭,他在等機會下手。

“把你們的手機都交出來,快點!”

代號鬼見愁的男子惡狠狠的命令到,同時用手撩了下衣服,林戰這才發現,鬼見愁腰裡還帶著炸彈,這要是不合作,就要同歸於儘!

鬼見愁的手下,開始挨個搜手機,到林戰身邊的時候,林戰冇有反抗,主動把手機交了上去,他想要向外發資訊,就算冇有手機,一樣可以。

就在這時,飛機突然震動了一下,左搖右晃,瞬間失去了平衡。

“他媽的,怎麼回事!”

鬼見愁爆了句粗口,看向機長室。

“老大,不好了,前麵有寒流,飛機不能飛過去了!”

鬼見愁聽了以後,臉當時就黑了。奶奶的,他冒著危險來華國搞貨,港口查的太緊,恰好機場有熟人,才矇混過關上了飛機,打算的好好的,劫了飛機,回到島國,自己的地盤就好說了,現在又遇上了寒

流,這人要是倒黴,放屁都砸腳後跟。

“怎麼辦,老大,機長說了,隻能強行降落,要不然飛機就要墜機了!”

鬼見愁的手下驚慌失措的大叫著。

“曹尼瑪的,慌什麼,不就是降落嗎,降落,降落!”

事情已經這樣了,是個人都怕死,鬼見愁也一樣,他要錢有錢要女人有女人,一旦嗝屁著涼了,便宜了他的那幾個老婆了。

得到鬼見愁的允許,飛機被迫在香水灣降落,這是個荒島。

“鴕鳥,你帶幾個人出去,劫輛車,我們翻過那座大山,就是島國的地盤,到時候就安全了。”

鬼見愁吩咐手下說到。

鴕鳥答應一聲,帶著人就要離開。

“裡麵的人聽著,我們是華國緝毒糾察隊,放了人質,馬上投降,否則格殺勿論!”

外麵突然傳來大喇叭的聲,鬼見愁嚇了一跳。

怕什麼來什麼,飛機剛停下來冇多久啊,怎麼還把緝毒糾察隊招來了。林戰混在人群當中,嘴角扯出冷笑,不錯,訊息就是林戰發出去的,他手上的戒指,即是儲物戒指,也是藍牙連接器,飛機被劫匪劫持後,林戰就通知了就近的糾察隊,

林戰早就猜測到飛機降落的大致方向,他把定位發給了那些人。

“擦尼瑪,手機不是都收上來了嗎,緝毒糾察怎麼會來!”

鬼見愁破口大罵,手下也是一頭霧水,他們特意數了乘客的人數,手機和人數是一樣的,怎麼就泄露了訊息。

“裡麵的人聽著,隻要你們不傷害人質,隻要要求合理,我們會答應你,但是,隻要人質受傷,你們將會受到華國法律的製裁!”

外麵的喇叭又響了起來。

鬼見愁一跺腳,拿起衝鋒槍對著外麵突突突就是一梭子,外麵一下子靜了下來。

看劫匪這麼囂張,林戰恨不到上去一巴掌拍死他,不過,鬼見愁有炸彈,有一點差錯,幾十個乘客就會有生命危險,林戰不能拿那麼多的生命做賭注。

“給我一輛大巴車,快點,不然我就跟他們同歸於儘!”

鬼見愁拿出話筒,對著外麵大喊到。

“隊長,劫匪要大巴車,我們怎麼做?”

緝毒糾察隊員李明浩來到隊長馮躍東的麵前說到。

“隊長,那個神秘人發來訊息,讓我們一切照做,剩下的事情交給他!”

情報員放下耳麥開口說到。

馮躍東拿過地圖,仔細研究著,好半天不說話。

他們不知道神秘人是誰,萬一信錯了,人質受傷,那他們這些人全部都得脫下製服滾蛋。

可是,劫匪在島嶼上,他們不知道裡麵的情況,時間長了,人質還是有危險。

“通知下去,準備大巴,先讓劫匪離開島嶼,我們再見機行事!”

馮躍東一咬牙下了命令。

不多時,一輛大巴車開到島嶼的邊緣。

“老大,車,車來了!”

鴕鳥向鬼見愁報告。

“押著人質上車,趕緊走!”

鬼見愁的命令一下,所有人質在衝鋒槍的逼迫下出了香水灣島,陸續上了車,林戰也跟著上了車,並且坐在了最前排。

十多個劫匪,一人看三個人,鬼見愁坐在林戰的前麵。

“開車,快點!”

鬼見愁的手放在腰間的炸彈上,惡狠狠的命令到,司機啟動油門,緩緩的向島國的邊界方向開去。

等到來到拐彎處,突然從旁邊竄出來一隻狗,司機嚇得一個急刹車。

嘎吱!

機會來了!

林戰心裡一喜,突然一躍而起,一掌揮向鬼臉愁。

“媽的,找死!”

鬼見愁聽到腦後有風,大罵一聲,向前一撲,直接倒在地上,還冇等他爬起來,林戰已經抓住了他的後脖領子。

嗖!鬼見愁直接衝破玻璃窗飛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