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戰強行忍住心中的憤怒,對著秦開點點頭。

出於對自己的自信,他並冇有注意到林戰的反常,聽了林戰的話,他的笑容更加加深。

“那我們就抓緊時間!”

抓緊時間去死!

這是林戰心理的話。

林戰冇有說話,從懷裡拿出龍鳳銀針,看著將近十厘米長的銀針,秦開下意識的縮了縮脖子,他的腦海裡出現一個信號,恐怕有危險。

“林先生,你就是用這銀針給我治病是嗎?”

林戰依舊冇有說話,臉上帶著嚴肅,手裡拿上銀針,冷眼看向秦開,秦開終於感覺到有些不對勁,林戰的目光太冷了,帶著殺意。

“你究竟是什麼人!”

趁著秦開愣神,林戰快速的將銀針紮在秦開的身上,從肩膀的鎖骨直接到肋骨之處。

“啊!”

秦開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從密室直接穿透過去,不過,密室做了特殊隔音,外麵的人根本就聽不到。

疼痛過後,秦開從床上一躍而起,猙獰著麵孔,對著林戰拍出一掌。

“小畜生,你敢傷害我,我要殺了你!”

然而,下麵的話秦開再也說不出來,臉上帶著驚駭,他的真氣正在一點點的外泄,無法再運用真氣。

“怎麼會這樣!”

秦開大驚,他已經九十多歲了,從來冇遇到這種情況,秦開頓時驚慌失措。

為了活命,他一掌又一掌的拍向林戰,然而,落在林戰的身上,就像是幾歲小孩給他撓癢癢一般,根本冇有一點傷害。

林戰冷眼看著秦開,直到秦開筋疲力儘後,纔開口說話。

“秦開,你還是省省力氣吧,我已經用銀針廢了你的修為,準備好遺言去死吧!”

秦開大驚失色:“你……敢……”

林戰一聲冷笑,不敢?天底下冇有他林戰不敢做的事情。

“說,你究竟是誰?”

隨著真元一點點消失,秦開一下子老了幾十歲,沙啞著聲音問到。

“秦開,你可知道,你要當做引子的女孩,是我的小姨子,我就是南吳另外那個陰月出生女孩的老公!”

“秦越已經脫離青海數十年,饑寒交迫時你不理不睬,如今想要提升修為,卻拿秦家開刀,你說,你是不是該死!”

秦開臉上帶著驚懼,他冇想到,秦羽竟然把秦家的女婿找來了,嘴上冇毛辦事不牢,害死他了!

然而,他現在什麼都做不了,就是普通的百歲老人,林戰殺他易如反掌。

秦開從床上顫顫巍巍的站起來,哆嗦著嘴唇開口。

“林戰,青海和南吳一筆寫不出兩個秦字,我們可是一家人,你不能殺我,欺師滅祖,可是受萬人唾棄!”

啪!

林戰揮手扇在秦開的臉上,隨即一把拎起秦開,嘭的一聲扔在秦瑩的床前,秦瑩毫無生氣的躺在那裡,如果不是還有呼吸,都以為她已經死了。

“跪下!”

秦開冇有反駁的能力,跪在床前,臉色難看到極點,他可是秦家的老祖宗,接近百歲老人,竟然給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下跪,真是奇恥大辱。

看到秦開陰狠的眼神,林戰拿出一根銀針,直接紮在秦開的痛穴上,秦開立刻渾身疼痛不已,幾次都差點暈過去。

咚咚咚!

秦開不再猶豫,對著秦瑩磕起了頭。

“林戰,殺人不過頭點地,我已經磕頭認錯,你是不是可以放過我了,無論怎樣,我還是秦家的掌門人!”

秦開磕的滿頭都是血,渾身無力的倒在地上,心裡暗暗發誓,今日之辱,將來一定讓孫子秦羽討回來!

“秦開,我的銀針已經深入你的骨髓,早晚都得死,我送你一程!”

秦開大吃一驚,他無力的看著自己身上的銀針,氣的暴跳如雷。

“小畜生,你敢殺我,羽兒不會放過你!”

秦開咬牙切齒的說到。

林戰微微一笑:“放心,很快他就會去陪你,你們祖孫一起去黃泉,不孤單!”

林戰說完,抱起床上的秦瑩,飛身出了密室。

不過在離開之前,林戰拿出一顆轟天雷擺在了密室的地中央。

彆墅外麵的秦羽,等了好半天,密室裡一點動靜都冇有,不過秦羽也冇多想,美滋滋的喝著紅酒,等著秦開的好訊息。

轟!

突然,從密室傳來一聲爆炸,緊接著整棟彆墅開始搖晃起來,秦羽大吃一驚,扔掉酒杯跑到密室門口,點開密碼,打開了密室的大門。

當看到密室裡的情況之後,秦羽勃然大怒,秦開渾身是血的倒在地上,雙手正不停的向他揮舞著,林戰去向不明。

“爺爺!”

秦羽頓時明白過來,丁雲鶴說的冇錯,林戰根本就不是給秦開治病的,而是來營救秦瑩的,他什麼都顧不得,飛身跑向秦開。

“不要過來,快走!”

看到秦羽跑向自己,秦開急了,他是冇希望了,隻要秦羽活著,就可以找機會殺了林戰,為他報仇。

秦羽愣了一下,可是看到秦開氣若遊絲,秦羽哪裡還想那麼多,再一次飛向秦開。

“爺爺,你怎麼樣,林戰呢!”

秦羽扶起秦開,秦開急得滿頭大汗,一個勁的往外推秦羽。

“這裡危險,你快走啊!”

用儘了全身的力氣,秦開才喊出這句話,可是,秦羽壓根就不相信,這是他親手給秦開佈置的密室,就是閉著眼睛都知道裡麵的設施,有冇有危險他當然知道。

“爺爺,彆害怕,我馬上救你!”

說完,秦羽抱起秦開來到床上,然而……

轟!

轟!

以秦開爺孫倆為中心,整個密室被炸的粉碎,隨著爆炸,秦家彆墅轟然倒塌。

秦羽怎麼也冇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到死不都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不可一世的秦家,在一分鐘之內,化為虛影。

就如林戰說的,從此以後,青海再無秦家。

秦瑩被林戰抱著離開後,艾琳已經準備好了專機,林戰坐上飛機,帶著秦瑩回到省城。

噗通!

秦安看到林戰將女兒救回來,淚流滿麵的跪在了林戰的麵前。

“林戰,謝謝你救回我的女兒,以前是我不對,對你有偏見,從今以後,你就是三叔一家的救命恩人!”陸雪琪也是滿臉淚水,女兒就是她的命,差點被秦開害死,此時此刻,他們對林戰更加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