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天晚上,林戰連夜離開省城,趕往青海。

去往青海,需要渡過吳江,林戰來到碼頭,正好還有一艘客船。

這是通往青海的最後一艘客船,開船的人想多等一段時間,這樣可以多賺一點錢。

“不用等了,我著急去青海,開船!”

艾琳拿出兩遝錢扔給開船的人,那人眼睛一亮,兩萬塊,這人也太土豪了,樂嗬嗬的啟動客船,向對麵的青海駛去。等到開船之後,林戰纔看清船內情況,一共有十多個人的樣子,林戰和艾琳滅龍三人並排坐在一起,他的對麵,坐著一個小姑娘,年紀也就十**歲的樣子,正忽閃著大

眼睛看著他,林戰衝著女孩禮貌的笑了笑。

“小哥哥,你好,我叫楊婷。”

林戰一上船,就引起了楊婷的注意,看到林戰對自己微笑,楊婷主動打招呼。

“你好,我叫林戰!”

林戰禮貌的迴應。

到達青海需要一個多小時時間,楊婷性格開朗,很快就和林戰熟絡起來。

通過楊婷的話,林戰瞭解到楊婷就是青海人,這次是和朋友到南吳來玩的,本來打算多玩幾天的,可是朋友的家人突然來電話,讓她快點回去。

“林戰哥哥,你挺有錢的,一出手就是幾萬塊錢!”

林戰剛剛給船家錢的時候,楊婷都看到了。

“時間倉促,我趕著去青海有事!”

林戰笑著回答。

“林戰哥哥,你去青海有什麼事,可以告訴我,我可是從小到大都在青海,對青海門清,說不定可以幫助到你哦。”

楊婷笑嘻嘻的說到。

聽了楊婷的話,林戰想到自己對青海確實不熟,要不是今天秦越突然提起青海,他都不知道青海還有個秦家。

什麼都不知道,他去了青海,也不知道秦瑩現在在哪裡。

“婷婷,真有你的,我就去了趟廁所,你就和人勾搭上了,不是告訴你了嗎,不要和陌生人說話!”

還冇等林戰說話,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林戰回頭一看,一個年紀二十左右的女孩款款走來。

女孩的模樣長得特彆好看,不知怎麼回事,林戰竟然感覺這人長得有點和秦柔有些相似。

最像的地方,就是女孩的高冷,幾乎和秦柔一個樣子。

楊婷趕緊把林戰三人介紹給女孩,林戰這才知道,女孩名字叫做秦煢。

林戰心裡一動,秦煢出自青海,難道是青海秦家的人?

“對不起啊,林戰哥哥,秦煢性格冷淡,不過人不壞,你彆在意。”

看到秦煢不冷不熱,楊婷羞澀一笑,對林戰說到。

林戰並不在意,在他的心裡,在乎的女人隻有秦柔,其他女孩對他什麼看法,林戰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林戰哥哥,你去青海,到底乾嘛啊?”

為了避免尷尬,楊婷主動聊起最開始的話題,楊婷是小女孩,她家在青海,人脈廣,說不定可以幫助林戰。

林戰隻是笑笑,人心隔肚皮,做事兩不知,林戰可不想驚動秦開。

看到林戰冇有說話,楊婷便知道林戰並不想說出來,所以也就冇再追問。

這時候從船艙裡走出來一個年輕男子,男子長得虎背熊腰,目光凶狠的在船艙的每一個乘客臉上掠過。

所有人在看到男子之後,臉上都露出恐懼的神色,也有人討好的站起身,點頭哈腰的跟男子問好,並給他讓座。

“文哥,你坐這裡。”

男子的眼神,看都不看一屁股就要坐下,忽然看到了秦煢,頓時眼前一亮。

他站起身來到林戰的麵前。

“起來,把這個位置讓給我!”

男子的話是說給林戰聽的,但是眼睛卻盯著旁邊秦煢身上。

眼前的男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秦煢皺眉,身子不著痕跡的往楊婷身邊靠了靠。

林戰冇有起身,冷眼看了男子一眼。

“你在跟我說話是吧?”

“你是瞎逼呀,我不跟你說話難道是跟畜生說話不成?年紀輕輕耳朵像塞雞毛了似的。”

文哥的語氣特彆囂張,他抬起手,用手指著林戰。

“彆特麼的跟我廢話,趕緊給我滾開,把位置讓給我,否則我把你丟到大海裡餵魚。”

周圍的人全部用憐憫的目光看著林戰,他們有好多人都知道文哥的來曆。

在青海和南吳之間,文哥是有名的地痞流氓。

林戰隻是淡淡的一笑,然後起身。

秦煢看到林戰的動作,誤以為林戰要給文哥讓座,臉上露出失望的表情。

他們家本來是古武世家,秦煢已經從林戰的身上感覺到武道的氣息,但是冇想到林戰麵對文哥時,竟然一點反駁的意思也冇有,真是個膽小鬼!

“哈哈,看來你小子還是挺識趣的。”

文哥得意的笑了,用手戳著林戰的胸口:“你就是一個窮逼,冇有福氣享受這麼漂亮的女人,趕緊給我滾蛋,彆打攪老子的好事。”

林戰輕輕的搖了搖頭。

“自作多情是種病,得治,我站起來可不是給你讓座的,你剛剛不是說了,要把我扔進江裡餵魚嗎?現在我就讓你品嚐一下!”

文哥冇想到林戰會說出這樣的話,稍微愣了一下,隨後他感覺到自己的腹部一陣疼痛,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後仰去,撲通一聲直接從客船上掉入江中。

“我**,你竟然敢踹我,你小子死定了!”

作為在青海裡長大的人都是會遊泳的,文哥在江裡撲騰了一會兒,露出腦袋,用手指著船上的林戰大聲罵道。

轟!

林戰懶得和這樣的人廢話,直接一掌拍向江中。

噗!

隨著江麵上巨大的浪花飛起,文哥也是直接飛起來幾丈之高後重新落入水中,隨後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船艙裡的人全部都驚呆了,冇有人敢上去阻攔。

一個時辰後,客船靠岸,林戰邁步上岸。

秦煢則是望著林戰的背影發呆,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先生,你等一等!”

船家從後邊趕上來,林戰轉過身看一下船家。

“先生,你攤上大事了,那個文哥是天王的手下,瘋狂的很,我勸你還是不要去青海,我一起返回南吳,回去的船費我就不要了!”

剛剛林戰已經給了他將近兩萬塊錢,船家看在錢的份上,忍不住提醒林戰。聽了船家的話,林戰忍不住笑了,天王不就是廖文華?廖文華他都不怕,他還能怕廖文華的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