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戰,你這個王八蛋,你竟然敢打我!”

鄭爽惱羞成怒,楚氏集團在南吳可是龍頭企業,身為策劃總監,走到哪裡都是眾星捧月,巴結的噴比比皆是,從來冇有人敢這麼對待他。

林戰冇理會鄭爽,來到葉心媚的身邊,把葉心媚從地上抱起來,看到她身上的傷痕,林戰心裡怒火中燒。

“過來,你給我跪下!”

林戰拎著鄭爽來到葉心媚的麵前,一腳踹在鄭爽的腿彎處,鄭爽噗通一聲跪在地上,一張嘴,又是一口老血噴出來。

“林戰,你個王八蛋,你竟然敢打我,信不信我,讓你在南吳冇有立足之地!”

鄭爽怒火中燒,眼看著他就要得到葉心媚了,冇想到林戰出現攪和了他的葉冇事!

林戰一聲冷笑,向前走了一步,俯視著,跪在地下的鄭爽。

這時候葉心媚已經醒了過來,淚流滿麵的躲在林戰的身後。

“鄭爽,不殺你,完全是看在楚董事長的麵子上,現在你立馬跟葉心媚,磕頭認錯,如若不然,強迫的罪名,夠你在大牢裡蹲幾年了!”

鄭爽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林戰。

讓他給葉心媚道歉,簡直是天大的笑話,要知道他可是堂堂楚氏集團的策劃總監,這麼愚蠢的話林戰還說得出口。

“林戰,你是不是冇睡醒?想讓我給這個女人道歉,簡直是白日做夢!”。

鄭爽又吐了一口血水,目光陰狠的盯著林戰。

他的助理馬雲,也在一邊幫腔:“就是,就是,我們總監怎麼可能給一個女人下跪!”

咣!

林戰一腳踹在麻雲的膝蓋上,真是有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的奴才,麻雲尖嘴猴腮的,一看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麻雲被踹得撲通一聲,跪在地上,膝蓋骨傳來哢嚓的響聲,麻雲立刻慘叫起來。

鄭爽怒視著林戰,他不相信林戰真的能把自己怎麼樣。

“林戰,你特麼的吃了雄心豹子膽,你敢打我,實話告訴你,葉心媚的父親的公司需要融資,如果你得罪了我,葉家彆想從楚氏集團借走一分錢!”林戰微微蹙眉,他還真不知道,葉銘瑄的公司出現危機,九轉金丹現再北方的市場已經打開,前幾天,梁柒柒就打來電話,告訴林戰,臨縣的葉氏公司的原料冇有及時供

應,工廠差一點停產。

林戰還以為這段時間天氣的原因,運輸出現問題,現在聽鄭爽的話,好像是葉氏集團的資金出了問題。

可是,葉心媚在南吳這麼長時間,隻字未提。

看到林戰不說話,鄭爽以為林戰是怕了,他立刻得意的笑了。

“林戰,你特麼的不是很牛逼嗎?不是喜歡打人嗎?你倒是再打我呀,有本事你再打呀!”

鄭爽一邊說一邊掙紮著從地上站起來,雙手掐腰,對著林戰叫囂著。

啪!

一個巴掌輪過來,直接打在鄭爽的臉上,同時,一隻腳踹向鄭爽,鄭爽立刻滾了出去,直到滾到牆角才停了下來。

“我操,林戰,你特麼的真敢還打我,葉家的公司彆想得到我們楚氏集團的融資了!”

鄭爽冇想到林戰真的敢打他,憤怒的大叫起來讓他看清楚,打他的人時一下子驚呆了。

楚傲天站在他的麵前,他在身後站著楚陽。

鄭爽再牛逼,他也不過是給楚氏集團打工的,如今楚氏集團真正當家作主的人站在他的麵前,鄭爽一下子懵了。

當保安隊長打電話給楚傲天的時候,楚傲天還有些不相信,便帶著楚陽來到酒店,冇想到讓他看到了,打臉的這一幕。

鄭爽是楚氏集團的元老,對於鄭爽的品行,楚傲天也是有些知道的,他本想著,自己創業打拚的時候,鄭爽對他不離不棄,隻要是不過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就算了。

可是今天,鄭爽都竟然對林戰的朋友做出這樣的事情來,楚傲天徹底憤怒了。

彆人不知道林戰的身份,楚傲天卻是知道的,那可是跺一跺腳都會讓這裡顫抖的人,鄭爽竟然敢對林戰的朋友下手,這不是作死是什麼。

“鄭總監,你的本事不小啊,楚氏集團什麼時候輪到你當家作主了?”

楚傲天黑著臉,對鄭爽說道。

楚傲天的出現,鄭爽的心裡湧出一種不好的預感,他臉色煞白。滾帶爬的來到楚傲天的麵前。

“董事長,你誤會了,我冇有彆的意思!”

啪!

初二天,一巴掌打了過去。

“鄭爽,事實就擺在麵前,你還想說誤會,你是把我當傻子不成!”

楚傲天破口大罵,他身後的楚陽早已按捺不住,過去對著鄭爽和麻雲兩個人連踢帶踹馬雲和鄭爽頓時慘叫起來。

“鄭爽,楚氏集團廟小,容不下你這尊大佛,今天起,你不再是楚氏集團的策劃總監,帶著你的狗腿子趕緊給我滾蛋!”

聽了楚傲天的話,鄭爽一下子傻眼了。

“董事長,千萬不要啊,我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你就放過我吧!”

鄭爽撲通一聲跪在楚傲天的麵前,連哭帶嚎的說道。

“去你媽的,你做出這樣傷天害理的事情還讓我給你機會,楚氏集團丟不起這個人!”

楚傲天怒不可遏,怒氣沖沖的喝到。

他身後的保鏢過來,拎著鄭爽和麻雲,不顧二人的鬼哭狼嚎,拖了出去。

林戰知道,鄭爽是被送去了警察局。

房間裡一下子靜了下來。

葉心媚還是有些害怕,躲在林戰的身後。

“林戰,對不起,是我錯了,讓你的朋友受驚,在這裡,我給你賠不是!”

楚傲天臉上帶著愧疚,林戰搖搖頭。

“楚董事長,這跟你沒關係,全都是鄭爽一個人的錯!”

林戰又不是不明事理之人,好在葉心媚有驚無險,楚傲天和鼎盛集團也有合作,他不能把事情做的太絕。

“葉小姐,我聽說,你父親的公司資金緊張是嗎?”

林戰不追究,楚傲天心存感激,心裡想著彌補。葉心媚點點頭,葉銘瑄不讓他告訴林戰,就是不想再給林戰添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