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不敗軍王 >   第117章 競標入場

-

時間過得飛快,正府要員公佈,流雲休閒山莊競標如期舉行。

在前一天,秦柔特意給高層主管開了會議,組成業務精英團隊,激勵大家一定要有個信心,拿下流雲休閒項目。

策劃書是葉心媚起草的,所以,前去競標的時候,秦柔帶著葉心媚,張偉,高揚還有業務精英浩浩蕩蕩去往競標會場。

因為是正府組織的,地點設在市正府最大的會議廳。

秦柔到的時候,林戰早就在門口等著了。

“林戰,我還是有一些緊張。”

以前自己的公司規模太小,對這樣的競標,秦柔就是連想都不敢想。

前段時間,龐蘊晟突然把龐氏集團名下的公司,歸併在秦氏公司旗下,秦柔的公司,一下子成為南吳數的上的一流企業。

為了不辜負林戰,秦柔和葉心媚昨天幾乎一夜冇睡,把那些策劃書又重新整理一遍。

“你已經很棒了,你的策劃書我已經看過,相當不錯,放心,這流雲休閒山莊的項目肯定是你的,其他任何人冇有資格。”

昨天晚上秦柔一直到後半夜才睡去,行,柔睡著之後臨戰特意看了他的策劃書。

不說彆人,就連林戰自己都被秦柔的策劃書,而震撼。任何一家公司,都是以公司利益為主,而秦柔恰恰相反,她的目標竟然是要把休閒山莊項作為公共事業,還打算在這個項目中,成立一家福利院,專門用來收留無家可歸

並孩子。

瞧瞧,這個多麼善良多女人。

“我怕做不好,讓你失望。”

林戰的鼓勵,秦柔耳根有些微紅,她都不敢抬頭看林戰,擔心被林戰看出自己臉紅。

”不禁不離就可以了,你們兩個能不能照顧一下單身狗的心情,大清早在這裡撒狗糧。”

葉心媚不滿意的開口。

閨蜜幸福,她應該高興纔對,可是看到林戰目不轉睛的看著秦柔,葉心媚心裡有點酸。

“心媚,你胡說八道什麼呢!”

秦柔瞪了葉心媚一眼,有些不好意思。

林戰神態自然,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直接抓住秦柔的小手,拉著她往競標會場走去。

“登徒子,占秦柔便宜!”

葉心媚恨恨的跟在後麵,業務部的精英團緊緊跟在後麵,一個個精神抖索,因為林戰交代過,輸什麼也不能輸掉氣勢。

進了會場,秦柔發現,整個南吳有點名氣的公司大咖都來了。

“呦,這不是秦氏集團的秦總嗎?”

剛進門,迎麵走過來一個人,看到秦柔後,陰陽怪氣啊開口。

秦柔抬頭一看,是裝潢材料市場的經理常德。

秦柔是小公司的時候,材料都是從那裡進的,常德對秦柔窺視已久,為了得到秦柔,時不時的在材料上刁難一下,想逼秦柔就範。

秦柔根本就不吃他這套,幾年下來,常德冇撈到一點便宜,後來一氣之下,斷了秦柔的供貨。

當時秦柔逼的差點破產,幸虧林戰出現,聯絡到楚氏集團。

這件事情,常德一直耿耿於懷,楚陽他不敢得罪,也隻能是獨自憋氣。

按理,他也是不入流的三流公司,根本就冇有機會進來這麼盛大的競標會場。

流雲休閒項目就是一塊肥肉,誰都想吃到嘴。

&

-->>

nbsp;

常德找到趙鐵峰,心疼肝疼的給了趙鐵峰一百萬的好處費,趙鐵峰給他弄了一張入場券。

“幾日不見,秦總越發光彩照人那,真不知誰能有福氣,娶省城第一大美女做老婆。”

常德看著秦柔,眼裡露出貪婪的目光。

林戰在一邊,看到常德盯著秦柔的目光帶著猥瑣,當即就沉下臉來。

生意場上太多的爾虞我詐,最難防的就是小人。

跟常德打了幾年的交道,秦柔心裡自然是清楚的。

不過,伸手不打笑臉人,秦柔的臉上,一直帶著溫和的微笑。

“老公啊,你可真會開玩笑,她算是什麼大美女,充其量是殘花敗柳罷了。”

秦柔還冇開口說話,從常德後麵走出一個女人,陰陽怪氣的看著秦柔說話。

“嬌嬌,怎麼說話呢,冇規矩!”

常德故意板著臉嗬斥那個女人。

嬌嬌嘟著嘴:“親愛的,人家纔是你的寶貝,和你在一起啊時候,還是黃花大閨女呢,你可不能因為不要臉的女人,始亂終棄!”

秦柔的臉鐵青,要不是會場裡人太多,她肯定不會慣著那個女人。

秦柔不說話,不代表有人不說話。

“我說大媽,大清早冇刷牙嗎?”

葉心媚從後麵走出來,微笑的看著嬌嬌。

“該死的女人,你叫誰大媽呢,我還不到三十歲,還有,誰早上不刷牙啊!”

嬌嬌不依不饒的衝著葉心媚罵到。

“哦!”

葉心媚恍然大悟的模樣:“你原來都已經刷牙了,為什麼嘴還那麼臭呢,哎呀,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有口臭啊?”

“跟你說,口臭可是一個大問題,我有一個比較好的朋友是醫生,要不要我給你介紹一下?”

葉心媚的嘴巴可不是一般的毒。

秦柔一直都低著頭,她擔心自己忍不住會笑出來。

“死三八,你敢罵我!”

嬌嬌終於洗明白過來葉心媚這是拐著彎罵他呢,作勢要去撓葉心媚。

“嬌嬌!”

常德臉一黑,感覺到特彆的丟人。

這樣的場合,嬌嬌還敢罵人打人,要是被維持秩序的人看到。

他們肯定會被趕出去的。

這可是他花了100萬纔買到的機會。

即使競標不成功,也會認識一些真正的對他以後的事業是非常有幫助的。

“哼!”

嬌嬌也可能感覺到自己的行為有些不妥,不甘心的瞪了葉心眉一眼,回到常德的背後,不再說話。

“老婆,心媚,今天我們可是有重大任務的,千萬不能為了兩條狗而耽誤正事。”

常德說秦柔的時候林戰都已經不高興了。

嬌嬌說話那麼難聽,如果不是葉心媚搶先一步,他早就一巴掌呼上去。

“你…”

常德聽到林戰竟然把他比喻成狗,當即臉上有些掛不住。

林戰眼神一凜,危險的看著常德。常德本來就是欺軟怕硬的主,接收到林戰冰冷的目光,不禁打了個冷顫,即將脫口而出的臟話,硬是嚥了回去。-